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晋天涯,你休想逃脱

114. 阴谋与复仇(8)

晋天涯,你休想逃脱 女人凌芊涵 2001 2012-12-31 09:43:39

  “没,我没事,梓默,只是头晕,”天涯站直了身子,一只手揉着眉心,“医生,你说吧,不知道结果,我们都不放心。”

“那好吧,”医生叹了一口气,“很遗憾,你们并非母子关系。”

医生当成是她来认亲的啦。

天涯一听,立即有了精神,连忙握着医生的手,“这是真的吗?真的是知道吗?”

“是的,很遗憾……”

“不,不遗憾,我至少知道了结果,谢谢医生,谢谢医生……”

“不可能,”一旁的罗琪几乎崩溃,为什么,那个孩子,长得那么像晋天涯,她见过天涯小时候的照片,现在,天涯空间还有的,她对照过的,几乎是一模一样,可是,为什么,他们却不是母子关系呢,为什么?

“结果摆在眼前,罗琪,你还想怎样?”炎紫玉皱了眉头,说实话,她一万个希望这孩子是天涯和梓默的孩子,当然,前提是他们两个可以在一起,然而,眼前的情况,天涯和颜楷是夫妻。

“哼,这件事情,绝对有问题。”

梓默望了她一眼,说,“好,你说有问题,那就回病房,打开天窗说亮话,一次解决好所有的问题。”

*

罗琪说,在Y城的时候,笑天突然过敏了,对火百合过敏,全身起满了疙瘩,差点窒息,医生说,小孩子免疫力差,当然,不排除家族遗传过敏史,然而,她和曾梓默的家族都没有这种情况出现,因此,医生要求做个全面的化验,其中一项就是DNA监测。

一直,因为家里的事情,她没有顾得上去医院取单子,后来,直接回了深圳,就让医生寄了过来,因为不懂医学知识,就问了深圳的医生,这一问不要紧,竟然获知了今生最不想明白的真相——孩子和母亲竟然没有一丁点儿的血缘关系。

罗琪受不了这个打击,辛辛苦苦生下来,养大的孩子,竟然不是自己的,她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父母入狱后,儿子是她唯一的精神寄托,而今的事实,她承受不了,一度精神崩溃,病倒了。

她最恨的,莫过于曾梓默得知真相后,说的一句话:天涯以外,我娶谁,都一样,无关紧要。

而今,医生说,笑天也不是天涯的孩子,可是,为什么他们长得那么像?

如果他不是天涯的孩子,他会是谁的孩子?是谁和曾梓默生的孩子?

*

天涯和炎紫玉坐在外间等,里间不时有声音传过来,起初,只有声音,听不到谈话内容,后来声音突然加大了,是曾梓默的声音。

他说,你不用再血口喷人了,一点用都没有,你要天涯做DNA鉴定,她已经做了,你还想怎样?

罗琪的声音也大了起来,我不相信这个结果,为什么孩子和她长那么像?

曾梓默说,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罗琪:反正我是没有背叛你,不知道是不是那某人,和姓颜的在一起,姓颜的又带了别的女人的......

曾梓默:你胡说,之前,天涯和颜楷是有名无实,她一直是处子之身......

罗琪:那就是你的原因......

曾梓默:哼,我的原因?到底是谁的原因,谁心里清楚,你自己有胆子做,却没有胆子承认......

外间。

炎紫玉诧异地望着天涯,只见她略微偏着头,一只手托着下巴,一双眸子犹如泼了墨一般的浓黑,深不见底,对里面的谈话,她一直平静地听着,未动一丝波澜,彷佛不关她的事情一般。

许久,只听天涯悠悠地说了一句,“天亮了,我要回Y城了,那边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这边的事情,我想,我再待下去,也不合适,担心又有什么谣言出来,到时候,一发不可收拾。”

“也好,”炎紫玉觉得天涯似乎变了,那就是变得沉静了,风吹雨打不动,“但是,你来回的奔波,身体怎么受得了?”

“没关系的,紫玉姐,我底子好,现在事情多,我已经快首尾不顾了......”

“哦,但,颜楷可以处理的啊......”

“他,”天涯目光沉了一下,瞬间,嘴角轻扬,笑了下,“有更多的事情要忙。”

讲完,她自己都有些震惊,不是说好的,和颜楷就此结束,从此再无瓜葛,为什么要对炎紫玉隐瞒事实?

“这样啊,也难怪,天亮后,让梓默送你。”

“不,我自己过去就好,这边的事情,也够多,还是避免节外生枝吧,今日之事,哎,不想再说,到时候,结果,告诉我就好。”

炎紫玉拍拍她的手背,“天涯,说实话,笑天是真的像你,如果你对照你小时候的照片......”

“上次,他在Y城,我见过,颜楷也这么说,只是巧合,太巧合。”

悲剧,往往是由巧合造成的。

这次,也不例外。

天涯从紫玉身上移开视线,看向门外,似有一个黑影动了一下,她以为自己看走了眼,又仔细地看了一眼,猛地坐直了身子,十分警觉。

外面的黑影不是别人,恰是颜楷!

天涯想到他说的话,不在乎多死一个罗琪,而今,他竟然真的来了,他是要干嘛?她立即站了起来,炎紫玉被她突然的反应镇着,只见她快步走到门口,拉开了门。

将要跨出去的时候,她又回头了,说,“等我一会儿。”

随即,出门,关门,只是一瞬间的动作。

***

颜楷和梁著都在,但,梁只是远远地站着,毕恭毕敬。

“你来干什么?”天涯带着怒气,“请你离开这里。”

“除非你和我一起走,否则,我是不会走的。”

“你神经病啊你......”

“我是神经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

“我要是不去呢?”

“你今天必须去,”他左手抓住天涯的右手,“你在这里做什么?”

“管你什么事情?放开我,”只听见“啪”的一声,天涯左手扇在他脸上,这一声,是和那句“放开我”同时发出的,猝不及防,颜楷呆着,后面的梁著更是大气不敢出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