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晋天涯,你休想逃脱

110.阴谋与复仇(4)

晋天涯,你休想逃脱 女人凌芊涵 3087 2012-12-30 10:31:50

  “爸爸,爸爸!”

双胞胎立即跑了过去,天涯早将纸飞机放回颜行口袋,站起来,见颜楷没事人一样地抱着孩子,亲了又亲,她看的眼睛生痛,心也痛。

“其实,我不想这样,但是,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我不是棋子,不是。”

“嗨,老婆,今天回家吧,说好的。”

“好啊,我都收拾好了,走吧。”

正说着,天涯父母和双胞胎从各自的房间出来,和小双又逗玩了一会儿,说要他们白天再回去,但,颜楷说,白天没有时间接,就趁今天吧。

一家四口,天涯开了保姆车前面走,颜楷开了自己的车,后面跟着,今天的事情,他只想当做没有发生过,这样,至少,天涯也少些心理负担,从前的事情,他会解释,所有的事情,他会给她一个交代。

他们需要一场有效的沟通。

***

“哦,是双胞胎回来了,真好,来,让太爷爷太奶奶看看,有没有长高啊?”

老先生和老夫人,见到双胞胎,乐的合不拢嘴,一人抱了一个,放在腿上坐着,颜行一见太爷爷,立即问开了。

“太爷爷,你会玩纸飞机吗?”

“当然会啦,要不要太爷爷教你啊?”

“要。”

“那太爷爷立即给颜行折个纸飞机……”

“不用折,我有纸飞机,”颜行立即从胸前的大口袋里拿了纸飞机出来,“看,这是我的飞机。”

“好,我们放飞它,”老先生接了纸飞机,“哦,上面还有字啊,是你爸爸的字迹。”

天涯走进来,淡然地望着眼前的一切,紧随其后,颜楷也进来了。

“这不会是什么文件吧,”老先生将纸飞机拆开,“颜楷,是你的字迹。”

“我的?我在家很少写字。”

“真的是你的,我认识,”老先生展开纸,对着上面的字,念了出来,“《约法三章》,第一条,今日起,不可以和施俊岩以外的任何无血缘关系的男性,距离小于50厘米……”他念着念着,声音轻了下来,后来,以至于完全没有了声音。

颜楷呆住,进而,望着天涯,她回望过来,对着他,微微一笑,他无话可说,这是天涯今天做的第二件事,故意刺激他。

“管家,带双胞胎去楼上,其他人,都去楼上,不准呆在这里。”

老夫人没有吭声,她知道,事态很严重。

管家和小婉立即过来,将双胞胎抱走了,其他人也立即撤去,他们知道,老太爷要发火了,关于那张纸上的内容。

“颜楷,你过来!”

颜楷闷声不响地走了过去,他有什么好解释的,这确实是他当年写的东西,他当天就撕掉了,没有想到,天涯一直保存着,难道,这些年,她一直在等这个机会吗?她一直都是在骗他?

“啪”,老爷子一巴掌扇在颜楷的脸上,因为发火,恼怒,老爷子的脸通红,“颜楷,这些,都是你干的事情?我怎么就教出你这样一个不争气的?你简直丢光了颜家的脸。”

老爷子将那张纸给老夫人看,只见上面赫然写着:

约法三章

今日起,不可以和施俊岩以外的任何无血缘关系的男性,距离小于50厘米;

凡是要求你参加的宴会,随叫随到;

和我结婚之前,必须保持完璧,否则,那两亿四千万,我是要立即还的;

和那曾梓默断绝关系,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除我女儿以外,你不能有其他的孩子;

你不许干涉我的感情问题;

你的任何朋友,都不准到我的家里;

在我的祖父母面前,不准提这个协议,不准提这件事,包括但不仅仅限于此。

甲方:颜楷乙方:晋天涯

时间:2007年9月6号时间:2007年9月6号

“颜楷,我太失望了,”老夫人痛心疾首,“威逼利诱,各种,你都用上了。若我当日,知道是这个原因,绝不会同意这门婚事,你这是什么?你害了天涯,也害了你自己,你以为,有钱,什么都可以买来吗?那是不可能的,颜楷,你大错特错了。”

颜楷噗通一声跪在祖父母的面前,“对不起,让你们费心了。的确是我逼她还债,嫁给我,我不但让她还债,甚至,她家公司亏损,债主上门围堵她的家人,都是我做的,她和曾梓默分开,也是我做的,一切有关她的事情,主谋都是我。这些年,我威胁她不能告诉你们,如果不是今天的巧合,也许,这件事情,爷爷奶奶永远都不会知道,对不起。”

“颜楷,这不是一句对不起,就可以解决的,你以为所有的对不起,都可以换来一句没关系吗?不可能,”老夫人越说越生气,“颜楷,没有想到,三十多年,我们看着你长大,结婚生子,竟然,一点也不了解你。”

天涯见状,转身离开了,去了楼上,看到此,已经够了,再呆下去,她要穿帮的,目的已经达到,效果正是想要的。

看来,暂时,第三套方案,是没有机会露面了,至少,祖父母在世的时候,她不想让他们也遭到牵连。

***

天涯让小婉带着双胞胎回了婴儿室,她则回了卧室,这里,她已经有两年多没有住过了,虽然,每天都有人打扫,时常更换寝具,但,久不住人,还是缺了很多人情味。

这间卧室,颜楷住了很多年,这里,他娶过王宇茜,还抓过王宇茜和李方卓***,后来,还娶了天涯。

颜楷回来,猛地关上门,望着天涯,脸上还有红红的手指印,眼神深不见底,一张脸,写满了无奈和心酸。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你自己不是说了嘛?”

“那,王宇茜呢?”

“我只是顺带着帮助你们破镜重圆罢了,你不感谢我吗?”天涯也不怵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回望他,“花送出去了吧?”

“你根本就是在场?”

“没错,我就是在场,非但如此,我还亲眼看着王宇茜坐在位置上,亲眼看见是进门,不要这种眼神看我,我不是你的王宇茜。”

“天涯,你变了,心机重重……”

“跟你学的,谢谢你这位好师傅……”

“哼,呵呵,”颜楷冷笑,“对此,我无法可说,我欠你的,你都一次拿走好了,反正,你在我身边,做的这些事情,无非就是报复我,哼,什么老了和我去种地养小动物,那只不过是你诓我的幌子,可悲的是,我居然深信不疑,以为你爱我,他妈的,你全都是在骗我的,为了达到目的,你什么谎都可以讲,你就那么爱他吗?好,好,好一个至死不渝,晋天涯,今天,我算是见识了一个女人的长情。”

天涯不吭声,摆出一副你随意,我奉陪到底的神情,颜楷更是恼火,恨不得一把掐死她。

“你不是爱他吗?我成全你。既然,我可以让罗家身在要职的七位成员落网,也不在乎再加一个,你要她死,都可以,正好遂了你们的心,从此,恩恩爱爱,白头到老。”

“那我就不客气了,再见!”

天涯打开门就出去了,到婴儿室,一左一右抱着双胞胎,就往外走,看到卧室的门还在关着,她要小婉转告颜楷一句话,“很遗憾的告诉你,我和王宇茜没有任何的亲缘关系,至于她后辈有没有女孩子,你比我清楚,不是吗?她刚好有个十一岁的女儿。”

讲罢,她头也不回地走了,双胞胎压根儿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抱走了,到了楼下,她朝祖父母下跪,磕了一个头,说,“你们想双胞胎的时候,随时可以去看他们,但是,我绝对不会将孩子留在这里,我想自己抚养,天涯谢谢爷爷奶奶的成全。”

祖父母点头默许了。

车就在大门外,都没有来得及停到车库,天涯将双胞胎放好,开着车就离开了,路上,颜行问,“爸爸怎么不来呢?”

“爸爸有别的事情做。”

“哦,那爸爸以后会来外婆家看我们,陪我们玩吗?”

“会的,宝贝。”

“哎,我猜想,妈妈肯定和爸爸吵架了,”至阳明显早熟很多。

“胡说,没有的事情,爸爸明天要出差。”

“真出差,还是假出差,我就不知道了。”

“当然是真出差。”

“好吧,算是真的吧。”

天涯的眼泪流个不停,你以为我想这样吗?我不想,可是,我恨你欺骗我,颜楷,我走了,反正,此事已经和爷爷奶奶挑明,你扫除了障碍,以后,你可以和王宇茜在一起了,再也不用有任何顾忌了。什么狗屁的今生今世,生则同衾死则同穴,全是在放屁,我居然傻傻地信了你,还真以为你数年来,真的爱我,我好傻,还流了那么多的眼泪,好讽刺,这只不过是你的策略罢了。

电话突然响了,天涯脑中突现一个名字“颜楷”,但,拿了手机看时,却是个陌生号码,是深圳的,她惊讶,会是谁?

“你好,那位?”

“是我,曾梓默,天涯,你今天,来一趟深圳,立即赶过来,好吗?”

“怎么了?”

“我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告诉你,这件事,不能再拖了,时间紧迫,你立即赶过来,来了,再给你解释。”

“那,好吧,等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