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晋天涯,你休想逃脱

123.骨肉亲情(3)

晋天涯,你休想逃脱 女人凌芊涵 2128 2013-01-07 09:38:44

  那天,秦剑岩和夏天走的时候,天涯像是知道了什么似的,死命地哭,哭的他们心都要碎了,然而,因为赌气,因为尊严,两人硬下心肠,丢下孩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件事情,当时闹得很大,但,因为众宾客知道孩子生病去医院,两天后,两人就出家了,因此,都猜测那个孩子夭折了,他们是因为深受打击才遁入空门。

后来,秦筱悦和晋驰结婚后,将家安在离H城最近的Y城,带走了天涯,因此,除了颜楷,江小涵和秦家的人,还没人知道天涯的身世。

每年有数次,秦筱悦会带着女儿来这里拜佛,他都是远远地看着,起初,秦筱悦是想用天涯触动他还俗,可是,没有一点成效,渐渐地,她放弃了,再带天涯来,只是想让哥哥多看看自己的女儿。

天涯越来越像他,他担心女儿长大后,会发现自己的身世秘密,因此,他甚至告诉妹妹,不要提前他的一点一滴,更不能讲他在这里。

那天,天涯来庙里为姑姑祈福,太突然,他完全没有准备,她就走到他的面前,抽了一支签,让他解签。他惊慌失措,躲不及,只好低着头给她解签,好在她一直比较粗心,得到答案,就开开心心地走了。

*

天涯和颜楷离开了寺院。

父亲说,答案一天不出来,他都不会离开寺院,很坚决。

这里到Y城,要三个小时的车程,一路上,天涯坐在后座,一句话都没有说,,颜楷着急,猜不到她在想些什么,她越是安静,就证明事情越大,都在心里藏着,一旦爆发,指不定又干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

“天涯,和我说说话呗。”

“我在想我妈的王冠。”

“王冠?”

“是的,我以前不知道,所以,把它当结婚礼物送给江小涵了。”

“啊?你送给江小涵了?谁让你送的?”

“我不知道要送什么,奶奶要我送我最珍贵的物品,我就想到,小涵很喜欢王冠,于是,就送给她了。”

颜楷疑惑,“奶奶让的?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我怎么知道?”

颜楷不再说话,将这些日子的事情连起来想了一遍,罗琪找天涯,然后,天涯电话向江小涵求证一些事情,同时,江小涵坦白了当年短信电话勒索他的事情。

“看来,和这件事情有关,”颜楷想,“但是,奶奶呢,她是如何知道这件事情的?”他清楚地记得,天涯说,江小涵因为她的真心相待,将所有的资料都毁了,这也是后来他再也没有收到勒索电话和短信的原因,“真心,是能够换来真心的,天涯不知道奶奶为什么要那么做,但,确实拿了她最珍贵的物品给江小涵。看来,奶奶才是藏得最深的啊,她什么都知道。”

“天涯,要不,你将那王冠要回来……”

“哪有送出去的礼,再要回来的道理?”

“不是要,是换回来,做一个一模一样的,把那个给换回来。”

“干嘛要换回来,多麻烦?”

“当然要换回来,那个对你来说,意义很重大……”

天涯低头不语,片刻后,说,“物品,只是一个象征,我想要的,是我爸妈能够重新回到我身边。”

颜楷心中一紧,说,“会的,我一定会让他们重新回到你身边。”

***

炎紫玉在外间的电脑上网,戴着耳机看电影。

里间,崔博士的首席助理周建森医生为罗琪做检查,不小心碰到罗琪的ru房,这位27岁的年轻医生,本来皮肤偏白,这会儿,红彤彤的。

他是很喜欢这位曾夫人,但,他们之间,不会有任何的机会,他有自知之明。

“没有关系,你是医生,”罗琪温柔地笑着,“周医生,谢谢你每天为我做检查。”

“这,是我应该做的,”他腼腆地笑着,“曾夫人,你没有多大问题了,多休息就好,我走了,你休息……”

“嗯,好的,周医生,对了,你过来一下,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

“不要客气,曾夫人,”周建森俯身等着她说问题,“你讲。”

“能再近一点吗?”

周建森愣了下,头又低了一些,“请讲。”

“是这样的,我呢,现在想说的是,”罗琪伸手揽了他的脖子,将他拉近一些,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这个。”

周建森惊呆了,几乎忘了呼吸,他没有想到,这些天,魂牵梦绕的女子,原来,对他,也有心,太开心,太不敢相信刚才的一切。

“周医生,谢谢你,希望,以后给我检查的人,只能是你。”

“嗯,”周建森一脸的腼腆,笑说,“我刚才是在做梦吗?”

“不是做梦,周医生,我会让你知道,这不是梦。”

“……”

“对了,每天中午10点半到1点的时候,我是一个人呆在医院,这个时候,她出去吃午饭。”

“……”

“周医生,明天见。”

“明天见。”

周建森拿了检查记录,朝罗琪点头示意,便离开了,外间,他和炎紫玉打了招呼,简单说了罗琪的情况。

“曾梓默,是你逼我的,你和那姓崔的合在一起骗我,那孩子和晋天涯长那么像,怎么可能会没有关系,你当我是瞎子是傻子吗?我告诉你,这件事,我绝对不会就此罢休,我难受,你,晋天涯,颜楷,炎紫玉……你们所有人,这辈子,都别想好过。”

***

依照计划,天涯和颜楷去了夏天出家的尼姑庵,她法号静心。

夏天说,这个法号很讽刺,师傅希望她能够静心,可是,这么多年,也没有一心能够静的下来,过去和现在的种种,她做不到不关心,不在乎。

这里,天涯也来过,她知道“舅妈”在这里,曾经,她问“舅妈”,“你在这里,那舅舅在哪里?你们有孩子吗?你们的孩子呢?”这些问题,夏天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只是哭,吓得天涯手足无措,从此,夏天告诉秦筱悦,不要再带天涯来,她看见天涯一次,就心痛很久,她承受不了。

所以,后来,天涯记忆里,和“舅妈”的会面,只有长大后的几次,一个手都可以数的过来。

颜楷不便进去,一直在庵外等着天涯,顺带着追问老师,关于天涯母女的这种案例,讨论的结果怎样等等,总之,他不放弃任何一个机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