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晋天涯,你休想逃脱

122.骨肉亲情(2)

晋天涯,你休想逃脱 女人凌芊涵 2213 2013-01-07 09:36:19

  寺院还是那座寺院,但,这次的心情,却不再是从前的心情。

每次,和妈妈或者爸爸来,都是为了祈福或者还愿,就是那种善男信女的虔诚,这次,却是紧张,沉重,又喜悦又担忧,百感交集。

颜楷和天涯到大雄宝殿跪在佛像前跪拜,随后,颜楷问了点香的小师傅。

“小师傅,请问,德赟师傅可在寺里?”

“在的,施主,德赟师傅从不出寺门一步。”

“麻烦小师傅通报一下,说,秦天涯施主要见他一面。”

“好的,请稍等。”

颜楷之所以报天涯的真实姓名,意在告诉她父亲,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瞒不住了,这样,他不得不见她。

德赟,很明显,德,文武兼备,是个全才,颜楷想,二十四年间,秦剑岩双亲辞世,他也没有离开寺院,设了灵位,念经超度。二十四年,从三十而立到五十知天命,他没有离开过这所寺院一步,可见,当年的事情,对他的打击有多大。

天涯很紧张,不知道,见面后,第一句话,该说什么好,这两天,她一直在想这件事情,想了好多见面问候语,但,从跨进这个门的那一刻前,全都忘光了。

“施主,请跟我来。”

小师傅双手合十,讲完话,又转过身,颜楷和天涯互看一眼,心理都好紧张的,这种场合,木鱼一声声地响着,就像心跳声,越来越快的感觉。

这座古寺十分有名,从古至今,有近千年的历史,从前的古典建筑保留的完好,环境也非常幽静,走在院子里,心的浮躁,全无。

“倒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颜楷想,“哎,岳父大人,我一定会找到破解的方法的,不论要我花费多长的时间,我绝对不会放弃的,我一定要知道答案。若不找到答案,大家都不开心。”

天涯紧张的手心冒冷汗,但,这里是佛门净地,她都不敢碰颜楷一下,怕亵渎了神灵,只希望自己快点平静下来,不然,到时候,可能会不知道说什么。

“到了,两位施主。”

小师傅在一间禅房的门前停住,“师傅,施主到了。”

“请他们进来。”

干净利落的男中音。

小师傅开了门,“施主,里面请,”他在天涯二人进去后,又关上了门,独自离开了。

天涯们进去了,很大一间房子,有书桌,椅子,书柜,还有方桌和长凳,很有古代的感觉,再往里,他大概就是休息的地方了,里面有大大的禅字,还有床榻。

一位师傅盘腿坐在禅字前面的蒲团上,着黄色衣服,外面是红色的袈裟,背对着天涯的方向,没有转身的意思。

颜楷停下了脚步,示意天涯继续朝前走。

*

“是天涯来了吗?”

秦剑岩突然讲了一句话。

“是,”天涯很紧张,讲话都在发颤。

“你姑姑还是告诉了你!纸,到底是包不住火的。”

秦剑岩起身,不得天涯反应,他就转了过来,或许是就入佛门,早就看淡了滚滚红尘,因此,对着世间的俗事,见到亲生女儿,竟也是没有太大的悲喜情绪。也是这佛门净地,少了许多的勾心斗角,没了烦恼,容颜也不易改变,他相貌竟看不出真实年龄,给人的感觉,不超过四十岁。

天涯见她父亲,愣了一下,好熟悉,是因为如颜楷所说,我们长得很像吗?还是?

“我们已经见过的,不是吗?”父亲先开了口,“07年4月26日,你来给你姑姑祈福,我给你解了签。”

天涯恍然大悟,她那天来寺里给妈妈祈福,因为妈妈要做手术,她来这里,遇到一个解签的帅和尚,她回去的时候,还给好友讲过此事,顿时大叫,“原来就是你,那,这样说,杨一的卦是对的。”

“杨一?”

“我的发小,她给我算卦,说,这天,我会在寺里遇到我爸爸,我当时等了好久好久,都没有等到,没想到……”

“没想到,说的是我?”

“是的,为什么那个时候,我就没有看出来,我和你很像呢?为什么我才发现呢?”

“你姑姑说的没错,真像她,话很多。”

这个她,是天涯的亲生妈妈。

天涯不好意思地笑笑,挠挠头,只一瞬,马上又说开了,“既然我们认识,那我们算是老朋友,我就不紧张了。”

秦剑岩微微一笑,缓缓走来,眉头却又皱了起来,“天涯,你有去看她吗?”

“没有,我和颜楷计划,明天去。”

“也好。24年不见,不知道,她现在什么样子……”

“那明天,和我们一起去吧……”

“不,我曾发誓,永不出寺门,永不会见她。”

天涯急了,“如果,那件事有了答案呢?你也不出寺门吗?你也不见妈妈吗?”

“除非答案出来,否则,任何言语,对我都没有意义。”

“爸爸,”天涯噗通一声跪在父亲面前,“是的,我知道你的决心,但是,女儿想告诉你的,女儿现在遭遇了和妈妈一样的情况,怎么办?女儿女婿是不是也要出家,才能证实自己的清白?”

秦剑岩愣住,不敢相信地望着天涯,“不,怎么可能?”

“事实就是这样,他,”天涯指向身后的颜楷,“你的女婿,是医生,他可以告诉你,这是可能存在的。”

秦剑岩猛地看向颜楷,向他询问答案,似乎是想劝说自己相信,这样的事情,再一次有了可能。

“爸爸,”颜楷走过来,“是的,几乎一模一样的情况。但是,请放心,我一定会找到答案的。”

“好,好,”秦剑岩望着眼前的颜楷,淡淡一笑,“我等着这个答案。”

随即,他低下头,扶起了天涯,“24年来,作为人父,我却没尽到养育职责,天涯,爸爸对不起你……”他无法再讲下去,将女儿抱在怀里,上一次抱她,是1988年12月29日,是她出生102天的时候,而今,她已经做了母亲。

“爸爸……”天涯哽咽了,“你没有对不起天涯……”

颜楷转身,悄悄拭去眼泪,他想到自己,最后一次被父亲抱在怀里的那天,也是父母的忌日,至今,二十年了,每每想起,总是心痛难忍。

他和天涯有太多相似的遭遇,他父母双亡,变成孤儿,由祖父母带大,天涯父母健在,却让她成为实际上的孤儿,由姑姑姑父带大。还有那个12月29日,像是对他们施了魔咒一样,1988年12月29日,天涯父母出家,1998年12月29日,天涯左小腿骨裂,2000年12月29日,他从树上滑下来,左小腿骨裂。这就是所谓的命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