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晋天涯,你休想逃脱

135.人若犯我斩草除根(4)

晋天涯,你休想逃脱 女人凌芊涵 3510 2013-01-17 10:19:40

  梁著正安安稳稳地开着车,突然看见观后镜里出现惊人的一幕,不知什么时候,左侧路边杀出一辆银白色的豪华轿车,直直冲向他车后方,他一惊,加速前进,和那车拉开了一段距离。

小婉和顾兰吓得叫了一声,双胞胎却觉得好欣喜,拍着小手叫好。

“妈的,那个不长眼的醉鬼,这会儿估计要撞到栅栏上了,八成车毁人亡,至少也是撞伤。”

梁著想了想,将车子开向路边,停了下来,说,“我还是去看看吧,万一出了事,岂不是可惜?你们都不要下车。”

“好的,知道了。”

颜行不依,他嚷嚷着,“梁叔叔,我和你一起去。”

“不行,我必须将你们安全送到外婆家,都不准下车。”

梁著下车,关好车门,朝车后走去,现在路上的车辆不多,那辆银白色的轿车还横在路中间,一动不动,也没有熄火,他快步跑过去,到了车子旁边,他朝里面看了一眼,那司机稳稳地坐在椅子上,侧脸倒是有几分眼熟。

“嗨,兄弟,你没事吧?”梁著拍了拍玻璃。

那人听见声音,转过头,梁著诧异了一下,怎么是他啊?

车窗摇了下来,那人望着梁著,疑惑地问说,“你是梁著?”

“是的。”

“颜楷在车上?”

“没有,我们少爷陪少奶奶出去办事了。”

“那车里是谁?”

“双胞胎,送他们去外婆家。”

“好,我知道了,快走吧,你们被跟踪了,就你对面的那辆车,不要看,就当做什么也不知道,余下的事情,交给我了。平时出门,警觉一些,最好转告颜楷,引起重视,还有,先不要告诉车里的人。”

“好的,谢谢解围。”

梁著快步离开,有些后怕,竟然会被跟踪,所幸,有人施与援手,只是,完全没有料到,会是他,这件事,若是说给别人,绝对是没有一个人相信。

“还是先过去吧,以防万一。”

***

罗琪通过在Y城的剩余人脉,间接打听到天涯姐妹团节假日在Y城的活动地点,而且半数以上会带上孩子,这最好,颜楷不在的地方,更容易下手。

辗转又是两周过去了,哥哥那边也打听到周六上午,颜楷和天涯的固定活动范围,但,很不走远的是队伍有壮大的趋势,现在,有晋天涯的双胞胎弟弟,还有一对青年夫妇,年龄长于晋天涯夫妇,具体年岁和身份不详。

罗琪要哥哥拍一张照片传过来,当收到那对夫妇的照片的时候,她看了许久,觉得两人都眼熟,又都陌生,眼熟的是那男子和晋天涯的相似度实在太高,还有就是那女子,美的不可方物,似乎见过,还有一些残存的记忆,可是,仔细去想,却是想不出来,好痛苦。

正一筹莫展之际,听见客厅里的曾梓默惊叫一声,罗琪更是惊讶,除晋天涯外,还有事情可以惊动曾梓默的心,真是令人称奇。

罗琪轻声走过去,耳朵贴在门上,听见电视里的声音,“遁入空门24年的影后夏天,近日和她的老公、秦氏的大公子秦剑岩,出现在Y城,起先大家还不相信,后来,有人拿了当年的海报和杂志,各种跟踪对比......人都说,时光是把杀猪刀,刀刀催人老,但,似乎,这句话,在我们的影后夫妇身上失灵了......以上关于晋天涯与夏天夫妇的关系只是猜测,但,记者从晋天涯生日挖到内幕,证实了大家的猜想,今日的晋天涯,确是当年夏天夫妇的独生女......但,问及影后夫妇当年为何突然遁入空门,二人却是转移了话题,不愿提及,只说一切都过去了......”

罗琪几乎站不住,她刚刚失去了相处24年的父母,相反的,晋天涯和失散了24年的父母团圆,这个时候,她更觉不平衡,她过的越来越差,而晋天涯却是越来越得意。

“原来,那两个人,是你亲生父母,怪不得那么眼熟,晋天涯,晋天涯,凭什么你处处都比我好,和你一起走在校园,大家都只和你打招呼,去买衣服,店员都围着你,把我晾在一边,一点存在感都没有,每次都被你抢了风头,现在,又要虐我......”

“我不能放过你,绝对不能......”

罗琪拿手机给哥哥发了个信息,“所有我失去的,我都要晋天涯眼也失去,眼睁睁地看着,却无能为力,父母,兄弟,爱人和孩子,一切都结束掉,这边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交给我。”

*

天涯的父母渐渐融入了外界生活,现在一切都恢复正常。

颜楷上班,天涯在家养胎,每天早上给双胞胎穿好衣服,送他们上车,其他时间,呆在家里和祖父母聊天,看书,为了交流心得,每人列出五十本没有看过的书,然后,再找出重合的书名,列出表,再一起看,用来交流,剩余的,都自己安排。或者是父母那边,再或者就是徐悠骅家里和施俊天玩,她一直在家看孩子,多数时间,她会叫上汪念念。

据说,目前,只有她们三个在家做主妇。

一日中午,天涯在父母家,刚吃过午饭,颜楷带着双胞胎匆匆忙忙过来,原来是他加拿大的姑爷爷去世了,他和祖父母要去参加葬礼,下午就出发。

祖母说,天涯有身孕,不宜参加葬礼,因此,她不去加拿大,留在家中。

颜楷参加完葬礼就会回来,祖父母要在那边停留一段时间。

他走的时候,特别交代,天涯外出的时候,和保镖一起,不可以单独行动,尤其不能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出去,照顾不了的。

梁著告诉他,那天送双胞胎来,被跟踪了,幸好李方卓堵住了那辆车子,他才得以脱身。颜楷交待他和另外的两位保镖,只要天涯他们出门,必须跟在左右,而且,不能将这件事情讲出去,免得引起不必要的担忧。

*

天涯坐在沙发上翻小时候的相册,双胞胎一左一右地依着她,父母坐在对面,翻着另一本。

现在,只要有机会,姑姑都将和天涯相处的机会,留给她的父母,这么多年了,也算是慰藉一下他们的心灵吧。

“妈妈,妈妈,这个是谁啊?”

至阳指的天涯三岁的照片,那个时候,她开始像爸爸的,很突然的转变,将妈妈的影子都变没了,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爸爸让姑姑不能提起他的一分一毫,所以,才得以隐瞒24年之久。

“这个当然也是妈妈了。”

“不对,和前面的妈妈不一样。”

“长着长着就变了,都是妈妈就对啦,哎,为什么你们长得都不像我呢?一个像爸爸,一个像奶奶。”

秦剑岩温柔地笑,“不是每一个孩子都和妈妈长得一样,很正常,至阳和她的奶奶,就是典型的隔代遗传。”

“嗯,我明白,长得像她奶奶倒真不错,哎呀,你们不知道啊,颜楷他妈长得超美,据说是上海第一美女,是他爸爸到上海负责工作的时候认识的,两人都是初恋,特浪漫,就像你和妈,只是可惜,颜楷13岁的时候,他们就车祸去世了。我只是见过照片,家里只剩下最后一张了,还是颜楷偷偷留下来的,其他的都被烧掉了。”

“老夫人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看着肯定难受,烧掉也好,此事不提也罢,”夏天望着颜行,“这颜家的男丁,可都是一个样子呢,基因还真是顽固。”

“就是,不但长得一样,性格还一样臭屁,颜行一点不差地遗传了臭屁性格。”

“我没有放臭屁,”颜行不乐意了,“反正不是我。”

大人们都笑,天涯刮了他的小鼻子,说,“没有说你放臭屁,哎,颜行,妈妈问你,爸爸和妈妈,谁厉害?”

颜行张口就说,“当然是妈妈厉害,老欺负爸爸。”

“看,我就知道是这个答案,他们都向着颜楷。”

“小孩子嘛,谁愿意妥协,接受他的条件,他就向着谁,”夏天笑着,眼中却掠过一阵忧伤,这个年纪的女儿,他们都错过了,这是今生最大的遗憾,她又翻了一页相册,问,“这个男孩子是谁?也是你的朋友吗?我们怎么没有见过的,长得真好。”

秦剑岩也看过去,天涯和几位朋友的照片,那男孩子站在天涯的右侧,高高的个子,带着温柔的笑容。

天涯没抬头,只是说,“那是曾梓默,上海人,现在在深圳,管理这郜氏财团。”

“哦,怪不得,”夫妇再细看曾梓默,发现,他的目光是侧重天涯这边的,身子也侧向她,这样的目光,这样的姿势,是恋人之间才有的,夏天故意问了句,“是你曾经的男朋友吗?”

天涯诧异,他父亲更诧异,为什么讲起他?

“妈,”天涯的头低的更狠了,“是的,是我初恋男友,不过,很久以前就分手了……”

夏天看了下面的日期,2006年8月26日,仅比天涯与颜楷的婚礼相差了半年多时间,现在想来,那个时候,天涯是不愿意嫁给颜楷的,因为那天,天涯听到颜楷早上送来了婚纱,她一张脸就拉了下来,当时只以为是要做新娘子,太担忧。

“嗯,这就好,相信我女儿最终选择的,一定是最优秀的。”

天涯诧异地望着母亲,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秦剑岩笑笑,将相册又翻了一页,“过去的事情了,不要再提起,不论怎样,你现在拥有的,就是你最应该珍惜的,颜楷做我女婿,我倒是满心欢喜。”

“没得选择嘛,”天涯不悦,她心里却说,既然娶了我,就要对我的一切负责到底,别想逃避,我赖定你了……

“妈妈,你怎么有小哥哥的照片啊?”

颜行指着一张天涯四岁的照片,那时候,她和俊天他们嚼泡泡糖,施俊岩吹泡泡的时候,将泡泡糖吹到她头上了,然后就开始用手弄,但,越弄越糟糕,几个小孩子着急的不得了,最后,天涯的妈妈不得不将她头发剪成了短发,然后,爸爸给她拍了短发的照片留念。

颜行提到的小哥哥,就是曾笑天,天涯看那照片,真的,太像了,几乎是一个人,顿时,她心情无法平复,那天,她想问颜楷,如果那个孩子是她的,怎么办,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以后,怎么办?罗琪会好好待他吗?等他长大了,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会不会恨她给予的私生子身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