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青春不韶华

144章 不会放过你

青春不韶华 哈利波特2 2567 2013-01-19 15:00:00

  慕翎,再见了!我将永远的,淡忘你!

思绮转过身,忧伤的眸子分不清是雨还是泪,深吸口气,她说:“铭盈,我会离开他的!永远永远!”

李铭盈的心头闪过一种异样的情嗉,她低垂着眸,道:“思绮,对不起!都是我害的,我不该跟伊雪打那个赌!才让你……”她的声音有些哽噻。

“不……不关你的事,其实,我与他的相遇,始终就是个错误,只是……”思绮闪了一下落满雨水的睫毛,她垂下眸。“只是,我始终无法放开!”

“不过现在……”她看着李铭盈凄凉的笑了一下,“我是真的放手了!”

在这句话听来,李铭盈实在是听得太多了!不过这次……她看了一眼思绮,好像很认真。

她自己也实在是太无法相信了,照理来说,她想,她的推测应该是没有错的,可是为什么慕翎……

思绮说,她会离开慕翎的!可是……在一个学校,要想不碰面,似是不太容易!如果再一见面……她真有一种惧怕。

李铭盈突然摸了摸额,感觉一阵痛疼袭来。

原来她们在雨中已经有些时了,全身都湿淋淋的!

思绮?

李铭盈迅速把目光投向思绮,她的身体刚刚才恢复。

“你不能再淋雨了!”她近距的对着思绮说,准备伸手拉着她回家。却发现,她的脸色早已苍白了起来,嘴角似是,还噙着一抹凄凉的笑厣。

李铭盈知道,她的心,此时一定很痛。

我吻过你的脸/

你双手曾在我的双肩/

感觉有那么甜我那么依恋/

每当我闭上眼/

我总是可以看见/

失信的诺言全部都会实现/

你已经不在我的身边/

我还是祝福你过得好一点/

断开的感情线/

我不要做断点/

只想在睡前再听见你的/

蜜语甜言/

…………………………

繁华的街市,飘雨的陪伴,漾起一首首伤感的音乐,瞬间,淌过心头,划过指间。悲凉戚心。

雨中的少年,全身湿透了,他的心,落寞而又无助!

望着路上的行人,竟恍如隔世。

此生,他没有命!

有的只是,一幅没有灵魂的驱壳!

他的心,只痛得起,却爱不起!

一次次的想远离她,却又一次次的放不开!他恨!恨自己给不了她快乐,给不了她幸福,却又放不开她的手!

每次只要接近她一次,伤害她一次,他的心,也就跟着狠狠的痛一次!

“为什么?——”

“为什么我会是慕榕风的儿子——”

“为什么?——”

“哥哥,你回来了。”慕翎一进门,脚就被一双小手紧紧的抱住,纭儿仰起小脸,眼睛干巴巴的望着慕翎,“哥哥,你生病好了吗?”

慕翎冰冷的脸上,顿时起了厌烦之色,他冷声道:“孽种,滚开。”

纭儿仰着脸,抱着慕翎脚的小手更紧了,她眼神可怜莎莎的看着慕翎,没差一点就要掉下泪来。

慕翎更加的烦色,脚步向前一用力,纭儿便顺势的倒在了地上。两行清泪从眼眶处落下来,抽泣着声音看着慕翎上楼的背影。“哥哥……”

少妇刚从外面打麻将回来,一进门,便看到了坐在地上哭的纭儿。迅速扔下包包,走到纭儿面前抱起她,轻声问道:“纭儿怎么了?为什么坐在地上哭呀?”

纭儿被少妇抱在怀里,她轻触的躲过目光,哭泣也适时的停止了。

她害怕提起哥哥,她怕妈妈又会伤害哥哥的。

纭儿轻声说:“妈妈,我一个人在家害怕。”

少妇的眼神怔了怔,她望着纭儿心疼了起来。何嫂走了以后,她出去打麻将,就会将纭儿一个人丢在家里的。

如此想来,真是有点……

“那以后,妈妈就尽量少打点麻将好不好。”少妇在纭儿额头上轻轻的亲了一下。

纭儿盯着她的妈妈看,要是她也能这样疼哥哥就好了。

为什么一提起哥哥,妈妈就会生气,就会骂哥哥,伤害哥哥?

慕翎一回到房间,便看见了放在桌上的一个信封!

他挑了一下眉尖,便顺手拿过,撕开一看——

【翎儿,可怜的孩子!请允许何嫂这样叫你一回吧!何嫂对不起你!更对不起你的母亲!何嫂没有照顾好你,何嫂太没用了,每天看着你难过、伤心,何嫂的心里痛啊!可是何嫂却是一点忙也帮不上!翎儿……如果有一天见到了你的母亲,你就跟她说,何嫂没用,何嫂没有办法完成她的托付!何嫂对不起!孩子,何嫂走了,记得以后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自己!

——没用的何嫂】

慕翎抓着信,被狠狠的握成一团。他的眼里,散发着一道冷冷的光。

“唐慧美——你这个贱人——”

慕翎冷冷的来到了客厅,一眼便瞧见了坐在客厅中央的少妇。他走上前,狠狠的捏住少妇的脖子,语气冰冷道:“何嫂是不是你赶走的。”

少妇被这样一个措手不及弄得没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喉咙一阵生痛。

“说——”

少妇目光冷然的盯着慕翎,显然是窝着一团气。

“是……是……又……怎……样……”

慕翎冷冷的勾起唇角,“是又怎样?那你就试试——”他的手又狠狠的用上了一道力,少妇的脸顿时变得非常难看,血气通红。

“你这个贱女人,心肠竟然如此歹毒——害得我们一家人变成了这样子,你现在居然连何嫂都不放过,她一个人,你让她一个人能去哪里?”

“能去哪里?——”慕翎越来越恼怒。

少妇觉得喉咙越来越痛,连张嘴都不能。

慕翎冷冷的松开手,“请你祈祷何嫂的安全,要不然……”他狠狠的睨了一眼少妇,“要不然,我是不会像这样轻易放过你的。”说完,便走上了楼。

“思绮,妈的乖女儿,你怎么突然变瘦了这么多呢?!我记得两个星期以前还没有这么瘦呢?是不是学习上又有了什么大的压力啊?”祝母边往思绮的碗里夹菜边心疼的问道。

祝父也停下吃饭的动作,眼里充满担心的看着女儿,等着她能够道出原因。

思绮听罢,拿着筷子的手猛然一滞,她低垂着眼眸,用着极小的声音说道:“可……可能……可能是吧……”

思宇在一边默默的吃着饭,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心里始终塞着一团东西,另他非常难受。

祝父祝母互相看了一眼,她们都觉得思绮今天似乎有点反常,感觉怪怪的。

“思绮,你跟妈说实话,真的只有这样吗?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原因啊?你可不要吓老妈呀!”祝母索性放下碗筷,眼睛直直的看着思绮,眸心里布满了担心。

思绮心里开始着慌了,她缓缓的抬起眼睛,看着她老爸老妈,勉勉强强的才能够扯出一抹笑。

她努力的保持着平静。“爸,妈,你们不用担心,我真的没事。”

“真的吗?”

祝母心里始终难以放心,一双眼睛依然盯着思绮看。

“丫头啊,有什么事你一定要说出来,可千万不要憋在心里啊!你上中学的时候还没有像这样呢!虽然老爸知道中学不同于高中,但是不知为什么?老爸感觉,自从你进入了兴誉高中以后,整个人就变得忧郁了起来,似乎心里总是装着什么事?你能够跟老爸好好的交交心吗?把心里的不愉快,通通的说出来。”

祝父说出了自己心里一直装着的疑惑,他想知道女儿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才会变得像这样?做父母的,看着孩子这样,心里总是难以舒坦。

思绮的笑,霍然间,僵在脸上。

她的心,慌恐又难安。这种交心?这种问题?这种回答?叫她何以作答。

她垂下眼睑,原来自己的这些变化,都被父母看在了眼里。

她与他的事,真是被上苍捉弄的够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