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情是何物

婚姻附属物

情是何物 随园居士 2186 2012-11-04 15:17:36

  可是赵若怀说:“不许伤自尊啊!搞搞清楚,这是赵若怀娶老婆。虽然我不是什么门阀,也没别人有钱,但这点钱还出得起!”

陈春梅说:“那就还是若怀出吧!该若怀出!再说了,你俩现在都是一家人了,又有文若,那还分个啥彼此?心仪的钱也就是若怀的钱,若怀的也是心仪的。我们两个老的也就吃点饭,那能要得了多少钱?赵羽自己有钱!她不存在找若怀要钱,若怀不找她要钱就算好!”

陈春梅这话唠叨的!我不得不皱眉了,质问赵若怀说:“赵若怀你怎么搞的?你还存在找赵羽要钱啊?我给你说,任何时候,没这道理啊!要钱你向我要,我现在是你老婆。咱们以后呢,有多少钱做多大事,没钱就不做事。有钱就多吃,没钱就少吃,这是我的观点!”

舅舅杨木打圆场说:“没有的事!春梅也就随便说说。都是自己人,两姊妹,什么钱不钱的?”

赵若怀说:“我啥时候找赵羽要钱了?以前为建那山上的房子,赵羽是说过借钱给我,不过那是借,是借!妈你搞搞清楚,她有钱是她的,关我啥事?妈你说这些话,嫌赵若怀不够丢人怎么的?”

陈春梅还不知趣,她说:“我说说这话怎么啦?说的是实话嘛!你放心!我们两个老的有赵羽呢,赵羽说了,她养活我们!”这话说得,那是相当气粗啊!

老傅说:“嫂子,这话你可说远了。赡养老人天经地义。我这丫头是那小气到不赡养老人的人吗?她桑榆的那几个学生,她还说要对他们实行终身负责制呢,何况是你们?再说了,根本不到你说的那一步嘛,就赵若怀和丫头这经济状况,你们吃点用点算个啥?”

陈春梅说:“快别说那些学生了!心仪就是对那些学生太好了!她是跟她们亲!那个李春花、钟诚这些人,赵羽说在店里,比她还行事(方言,厉害的意思)。赵羽倒要听她们编排呢。反正我是爱管闲事,你们都嫌我。可是这当妈的,哪有不担心后人的?心仪,你那火锅店,那天赵羽也说了,得有若怀一股账!做个那什么股东,他毕竟要去管人呢,他不是股东怎么管人嘛,你们说是不是?”

说着看看老傅、杨木,意思是让他们帮腔。

赵若怀责备说:“妈,你能不能少说两句?我说过要做股东吗?那店本来是人家心仪的。”

“你们看看!看看!又嫌我多嘴!我现在,是不管说什么你都顶我的嘴!我是你妈!我还说不得一句话了吗?”陈春梅生气了,眼泪花花的,“那是心仪、赵羽、陈忆三人的店,这不你也在里面做事帮忙吗?你要不加入进去,那店能做到现在这么大、这么多吗?我是说你去管人家,你没个那啥股东身份,你怎么管嘛?”

我舅杨木说:“吃菜吃菜!吃饭的时候不谈生意!”遭到陈春梅一个白眼后,他住了嘴,然后转向了傅文若,“文若,吃什么?告诉舅公,舅公给你弄!”

杨柳妈和我对对眼,对她的软弱的严重俱内的哥哥表示了遗憾。她想发言,被我抢了先,我微笑说:“舅妈,你多虑了!真多虑了!那火锅店,去年我就说过送给赵若怀,是他自己不要。现在整个的火锅连锁企业,都是赵若怀在操盘。”然后转向赵若怀,“赵若怀,我现在就授权给你,任何时候,你有把自己增设为股东的自由。”

回到房间,趁赵若怀在另一套房间里和陈春梅、杨木说事的时候,杨柳妈说:“丫头,你看到没有?这结婚证一领,陈春梅态度又变了。”

我点头说:“嗯,气粗了不少!我刚才正总结这事。我是太小看那个红本本了,那红本本一领,很多事情都变化了。陈春梅今天好几个意图呢,为赵若怀争取独立的财产,只是其中一个,她同时想向我证明身份,她现在是我正式的婆婆妈了。”

老傅说:“那又怎样?让她证明呗!你又不和她住一处,最多是今天这样,多听她唠叨两句,你就当是耳旁风!让赵若怀成为火锅店股东,这要求也正常,不算过分,依了她就是!”

杨柳妈说:“我就看不惯她那态度。”赵若怀牵着文若推门而入,也不知有没有听见这话。他微笑说:“我妈就那样,啥也不懂,还爱管闲事,你们别和她一般见识,对了,心仪,我妈刚才说,你该改称呼了,应该叫她——妈!”

“那就恕难从命了!怪只怪她身份太特殊了。改称她为妈了,我舅怎么办?我舅辛辛苦苦养了你,养父也是父啊!可如果我改称舅为爸了,那不就同时有三个爸了吗?现在的情形是,柳源、杨木、傅良玉这三人,一同出现的机会还不少,三人同时在场,我这爸来爸去的,不就乱套了吗?我自己的亲生父亲傅良玉同志,我还几十年如一日地称呼他老傅呢,一个称呼哪那么讲究!”

老傅在原地踱来踱去的,一边搓着手,说:“这个…这点……丫头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关键是情况特殊。”

傅文若在一旁不耐烦说:“唉!你们大人好麻烦!心仪妈你不知道,刚才奶奶在那边流泪了,哦,对了,原因好像是爸爸不听话。”

我对傅文若说:“不是大人麻烦,是人性太麻烦!你还太小了……”

话没说完,傅文若接嘴说:“哦,我知道了!太小的人就没人性,所以不麻烦!”

一屋子的人都笑了,赵若怀笑着掐掐文若的脸,说:“你知道个啥呀你知道?尽胡说八道!”

老傅得意说:“还是我这外孙女好!你是外公的开心果呀!好了,文若,跟外公外婆旁边房间去。”

听说去旁边房间,杨柳妈的脸上瞬间掠过一抹不悦,就那一刻,我意识到,不顾及她的感受,把这二老和陈春梅硬塞在一个套房里,那也是不人性化的!是啊,陈春梅那么一爱唠叨的人,自己都是避之唯恐不及,凭什么要让杨柳妈受这罪?

于是说:“对了,赵若怀,你那妈妈,你可能得打打招呼,你们也知道,我傅心仪一惯奉行乐观主义精神,一点家庭琐事动辄就泪眼婆娑的,这日子还过不过?想当年你妈非逼着你去浙江、和我断绝关系的时候,我一个人在云岫怀着文若,那种状态下,我朝谁泪眼婆娑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