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情是何物

不可侵犯的男性尊严

情是何物 随园居士 1829 2012-11-10 13:44:22

  进门布谷介绍说:“我同学傅心仪,大学老师。”当中一人说:“傅小姐,今天下午我们还说起你,早听说渝都的姑娘漂亮,果然不得了!了不得!魏处长,你们俩……真就只是……一般同学吗?”现场立即配合了笑声,有人接口:“是呀,就没有点故事?这么漂亮的女同学,换了是我,我就是不要命了,我也……整他点故事出来!”大家就哄笑了。布谷莫测高深地笑着。我原打算就统一敬敬,最多三杯走人。哪知布谷说:“服务员,满上满上!都满上!我这位同学,一向以大气、豪迈著称,包括喝酒。”都这样介绍了,我还有啥话说。只好喝呗。

依顺序敬下来,每人说几句席间常见的废话,每人耽搁也就三两分钟,哪知到了倒数第二人的时候,他妈的碰上个酒疯子,早已喝得面红耳赤,醉眼朦胧。他一手拉布谷,一手拉我,问:“傅小姐,你说句实话,我们的魏处当初有没有追求过你?”布谷说:“我们学校那追她的人,排成了长队,像我们这些跑得慢的,根本排不上号。”那人说:“魏处!这就是你不对了!排不上号也得排呀!你们那圈子不是流行一句话吗?有条件要上!没条件制造条件也要上!魏处,我是个生意人,没多大文化,我说的你们别笑话,你说我们这男人,挣钱图个啥呀?不就图个抱得美人归吗?”这过程中,三杯酒都已经下肚了,可是不行,根本走不掉,那人仗着酒疯,拉着我们,根本不让走,口口声声“你们就这样走了,那就是看不起我。”接着开始摆谱、摆阔,言下之意,他是差点文化,但是不差钱!生意做得大!人际关系好得不得了!全国各地都有达官贵人是他的兄弟伙。这样吹到后来,布谷实在受不了,拉着我的手,准备强走,那人也伸手拉住我,说;“看看吧,魏处心疼了!我就说嘛,魏处和傅小姐,不可能没有故事!”

这样赵若怀就进来了,他看见我的一瞬,我正处于双手分别被两个男人拉着的状态,和他一同进来的,还有一位服务生,怀抱一件红酒,和我们正喝着的同一个品牌,说:“这位先生已经把单买了!这是他要的红酒!”

布谷立即释放了我的手,神情掠过一抹瞬间即逝的尴尬后,他说:“赵若怀,你这……这……你买什么单嘛?”然后给大家介绍说:“这位是赵总,也是我的朋友,做房地产的!”现场有人漫不经心地说着场面话:“是呀!买什么单嘛?说好我们安排的。”酒疯子愣了一下,在那里摆着手,结巴着徒劳地喊:“你买什么单?轮不到你买!这单……是我……我的!必须……是我的!”

赵若怀从容地微笑着,大气地说:“魏处是我多年的好朋友,你们是魏处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朋友之间,谁买都一样!来!我和我老婆一起敬大家一杯!今天幸亏有大家帮忙。”然后把我拉到了他身边,悄悄说:“怎么,你也不介绍介绍你老公?”那手很是用力。我微笑说:“各位首长、各位大人,来,我们夫妇俩敬大家一杯。今天给大家添麻烦了!”

当即有人乘着醉腔说:“原来傅小姐是有老公的!魏处,怎么没听你说起呢?害我们差点犯错误!”

那顿饭花去了二万多元,当晚我回忆着我们那满桌的没怎么动过的名贵海鲜,肉疼不已。当然了,赵若怀买单的事,几位长辈是不知道的,这几人要知道了,那还得了!尤其陈春梅,那不得心疼死才怪。

当晚在阳台上享受海风时,我责备赵若怀说:“你至于吗?那些人又不是吃自己的,吃的是公家的,这时候你客气什么嘛?”他说:“这就是男人的尊严!”我说:“问题是你这样,完全是费力不讨好嘛!布谷当时那表情,多别扭,你没看出来吗?那些政府官员,也一点没有要因此而感激你的意思,他们那神情上,只有两个字:多事!”赵若怀毫不动容,说:“我觉得值!他别扭怎么啦?我就是要让他别扭!他以为他谁呢,把我敬酒的权力都剥夺了!哦,我只能在这边干坐着,不许动!他带着我老婆去应酬,我是个男人!男人!”说到后来,声音很愤急。我微笑着摸摸他的脸,说:“是!你是男人!男性特征相当明显!没说你是女人。好!有血性!我喜欢!”

“真喜欢?不怪我得罪了你的布谷同学?”

“真喜欢!就是有点肉疼。老公,早知道这钱是我们自己出,我哪怕强忍着那海腥味,也得把那些海参吃完,可惜了……”

“不可惜!不就钱嘛,只要你乖,听话,老公我给你挣!相信我!赵若怀不是吃素的!接下来,我就去实现我第二个人生目标了。”

“第二个人生目标?”

“对!第二个人生目标!放心!我不会输给孙思!不会输给林风!不会输给你们班的四公子!我得对得起你的厚爱呀!将来你就算不能挥金如土,那至少也得是——进进大都会这种地方,吃吃今天这样的宴席,那是毫不皱眉!”说这些话时,赵若怀的神情非常坚定,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我从那眼神里,感受到的却不是振奋,而是淡淡的隐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