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情是何物

细雨湿衣看不见 闲花落地听无声

情是何物 随园居士 3872 2012-11-23 13:14:22

  我抬头看去时,果然有两结伴而行的女老师,在孙浩三米处站定了,正朝孙浩说话,孙浩扭过头来,一脸的不驯顺,但他手上的钞票,这会儿已经转移了,没看见了。老师被身旁的同事拉着走,于是加大了声音,这样我们就听见了,这次说的是:别忘了明天请家长的事!老师朝我们的方向转过身来时,连上还一脸的生气。我追出两步,出了孙浩的视线,这才微笑上前,说:“老师好!刚才听老师让孙浩请家长,他在学校又犯错了吗?”

“你是?”

“我是他父母的朋友,刚好来接自己的孩子。”

“正好!你给他父母传个信,明天必须来学校一趟!他那个妈也不知怎么回事,电话都打不通。小小年纪,学会下/暴了,硬逼着别人交钱……”

“老师,这里面会不会有误会?孙浩本性不坏,再说了,他应该不缺零花钱……”

“唉呀,家长同志,我给你说,我自打教书以来,就没碰见过这么调皮的学生!胆子又大得很,啥都不怕!太头疼了!哦,对了,还有多动症。你让他原地站着,根本不可能。你分明把他站在教室左边的,一会儿功夫,他就神不知鬼不觉,不知怎么到教室右边了……”

“他妈妈最近没有到学校来吗?”

“来了,我想想,前天来的,前天我刚让孙浩请过家长,可就在昨天,他又下/暴了,他还说是声张正义。一个女同学的文具盒被旁边的男生弄掉地上了,摔坏了,放学路上,孙浩就邀约了几个高年级的,把那男生堵在路上,非逼着人家拿出钱来。你说这什么性质?你批评他他还理直气壮的,说他是主持公道。”

“那下/暴来的钱到底交给了女同学没有?”

“交啦!女同学不敢要,交到我这里了,我这才知道了这件事嘛!你说这事轮得到他做主吗?”旁边的女老师急着要走,拉了拉她的同行,我微笑说:“两位老师,实在对不起,再耽误两分钟。我刚才从路边的小摊贩那里,打听到一个情况,据说孙浩经常性地请刚才那些同学吃东西,据说那些同学里面,有些是高年级的,不知这情况老师您知不知道?”

“哦,这事我不知道。不过,这已经出了学校大门,他要请人吃东西,这事我们有什么办法。”

“我的意思,那些高年级的同学,都是些什么样的同学,会不会存在……他们强/迫孙浩请客……”

老师很不以为然地一笑,打断我说:“不可能!他不强/迫别人就谢天谢地了!哪里轮得到别人强/迫他?”

“可是孙浩,毕竟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呀!”

“好了,家长,我们还有事。你既然说起了,这事我还真得调查调查,他哪来那么多钱,天天请客,没准下/暴来的钱也不一定。”

回到原来的地方,赵若怀傅文若等候在车上,孙浩的一群人已经散了,行进途中,我把刚才和老师的谈话告诉了赵若怀,赵若怀说:“就你多管闲事!你这等于是在老师面前,又把孙浩告了一状,孙浩恨你就算了,明天袁英知道了,还得恨你!”

“你说这袁英,难道孩子放学都不来接啦?”

傅文若回应说:“我那天问过孙浩了,袁阿姨在麻将馆,麻将馆要六点才下班,所以不空来接,让孙浩自己跟同学一起回去!”

“这个袁英!这样下去,如何得了?文若你听着,孙浩的事,有妈妈管,你不用出面去和他说什么,学校见了面,和他打打招呼,鼓励他好好学习就可以了。”

赵若怀补充说:“他要约了你去哪里玩,你可千万别去!”然后把话头指向了我,“我先送你们回家。今晚我有一个应酬,可能要打打麻将。这样,你就有机会和孙思倾心长谈了。”

“又要打麻将?赵若怀,近来你的应酬好像有增多的趋势。哦,对了,我有事和你说,刚才孙浩这么一岔,我想想……”

我把魏无忌的事情说了,赵若怀听到一半,反应就上来了,我不得不提醒他谨慎开车。

他说:“你怎么搞的?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不第一时间告诉我?你不知道我一直等着那地吗?三百万就三百万,我要了!”

“三百万现金,短期之内,你到哪里去筹?还有,我观察布谷的表情,他基本没给我什么商量的余地。我觉着这里面另有文章,或者是他自己看准了那地。”

“对!就是这样的!这个滑头!你想想啊,三百万现金,螳螂一百五十万,他老婆一百五十万,他自己还另有事,也需要钱,想提前从公司支钱。换句话说,他魏无忌要那地,最多需要现金一百万,而我们要那地的话,那就是现金三百万。这什么逻辑?他自己不怀好意,把螳螂和黄少游给排挤出去了,还让你给保密,不能让他们知道,甚至不能让他老婆知道,现在还打着不能在老婆面前暴露这事的旗号,在楼盘尚未决算的情形下,向你提前支取二百万。”

“是啊,明显霸权主义,他今天又拿江城的人情说事了。”

“他就是吃准了你的善良。你明天就去告诉他,赵若怀这里,也需要先支付一百五十万封口费,不然,事情从我这里,也是会泄露的!”

“算了,那样一来,不就等于撕破脸了吗?看在江城的份上,我……”

“就你好说话!那行,我就不跟他计较封口费的事了,你去告诉他,说不用麻烦他到处去找人了,那地,赵若怀要了,三百万,我借!我贷款行了吧?”

“若怀,真有必要吗?房地产这流程,太长了!资金渠道这块,咱们……我的意思,你就做火锅,不行吗?火锅做好,够一家人过日子,就行了!”

“不行!你忘了你同学马蜂,当时说到火锅时那轻蔑的神情了吗?你忘了在陵水,魏无忌介绍我时,全场人那轻慢的神情了吗?你忘了孙思……算了,不说这个,总之,你必须把地给我拿过来!”

晚饭桌上,杨柳妈问起了赵若怀,说:“丫头,前天晚上,赵若怀是几点钟回来的?”

我扒着饭,回答说:“大约二点吧!也是打麻将。估计打夜麻将的人,正常下班就在两点左右。”

“丫头,你就没打算管管?上次在火锅店,孙思说的那话,你就一点没放在心上?”

我微笑说:“杨柳妈,想哪里去了?没有的事!这年月的男人,在外面打打麻将,那是相当正常!”

杨柳说:“就你好说话!还相当正常!依我看,拿了结婚证后,赵若怀就变了,他以前可不这么晚回家。”

“这话说对了!男人不都这样吗?所以我当初就说,证拿不拿无所谓,可是你们二老,可是力主要拿那证的!”

老傅说:“杨柳、丫头,瞎琢磨什么呢?你们不了解赵若怀。赵若怀有野心啊!野心还不小!他要干大事业,当然得在外面多结交人。”

“就是,不许你们说老爸坏话!”傅文若嘟着嘴说。

“这小丫头片子!我们啥时候说你爸坏话啦?”我斥责着,边给傅文若夹菜——她爱吃的鱼香肉丝。

“老爸说了,他要挣好多好多的钱,然后供我去外国念书,对了,他还说了,到时我们大家一起去,心仪妈,外公外婆,都可以一起去!”

“外婆才不去呢,那外国有什么好?好了好了,大人说话小孩听!文若,好好吃饭!”杨柳妈说。

“让外婆再给你盛点汤。把碗里的饭吃完!吃完练琴去!”吩咐完毕,喝完碗里最后一口汤,搁下筷子,我把视线转向了老傅:“爸,这学期开学后,琴行的生意怎么样?”

“哟,丫头,怎么想到关心起我的琴行来了。”老傅搁下酒杯,饶有兴趣地问。

“我可是一直都关心琴行。我没那么大野心,我倒是觉得,琴行赚钱虽少,但是生意做着最踏实,关键一条,收现钱!而且也没有这部门那部门见天上门吆五喝六。”

“有道理!丫头,做生意,老傅我倒是觉得,平稳二字最重要!”

“对!一平一稳,足矣!老傅,合适的时候,把这观念给赵若怀灌输一下!咱不用和人较劲!”

“丫头,你的意思,你现在已经说不上他的话啦?”杨柳妈问。

我和老傅相视一笑,说:“杨柳妈,同样的话,不同的人说出来,效果是不一样的!这道理老傅懂的!”

老傅说:“嗯,我这女婿,我心里有数。丫头,你们是不是很久没去看过柳咏啦?”

“还真是的!最近太忙了,把这事给耽误了,柳咏有进展了吗?”

“已经出院了,柳源说这两天已经在健身房帮忙了,啥时候抽空去看看!吴家平要怪怪她的,柳咏到底是赵若怀的弟弟呀,咱不能拿话给别人说!”

“这话不对!他还是我同学呢!在我的观念里,柳咏首先是我的同学,然后才是赵若怀的兄弟。是该去看看了!干脆这样,就今晚去!那健身房,是九点钟才关门的。我让钟诚来陪我去,顺便给钟诚交待一些事情。”

等钟诚的当儿,我给布谷打了个电话,措辞为:“信陵君,关于那地,就不用麻烦你再去找人了,赵若怀正想法筹集那三百万……”

“你不说他想不到办法吗?这会儿又能筹钱啦?”

“说起那地,当初拿下来的时候,他还帮过不少忙呢,他是不甘心就这样落入他人之手,所以,现正全力想办法,反正三百万嘛,你卖给别人也是卖,卖给我们也是……”

“傅心仪,这你可将我军了!”

“我将你军?”

“不瞒你说,要那地的人,是我们领导一个熟人,我已经答应他了。”妈妈的,我二人的合伙生意,你单方面答应他了!

“魏处啊,你不说就连你做过生意的事,你们领导都不能知道吗?现在又让他知道你手里有地……”

“就是啊!就是不知道他怎么知道了,我也正琢磨这事。”

“魏处啊,无论他是怎么知道的,这时候把地转给他,都是正宗下策啊!他有可能只是怀疑,地这么一转手,不就坐实了吗?如果……”

“行了行了!我们那圈子里的很多问题,不是你能够想像的,也不是你用分析就能解决问题的!你的意思,这面子你不肯给?”

“魏处,这不只是单纯的面子问题吧?你老婆的话,你不能不听。赵若怀现在是我老公,他的意见我也得适当采纳。”

“傅心仪,赵若怀是你老公,那是最近的事情,合伙生意开始的时候,赵若怀还是别人的老公呢!咱俩合伙生意的事,你最好别把他搅进来!”这下我是真有点生气了。

“布谷,当初要没赵若怀和晁建阳两人,那地咱们根本拿不到!我和赵若怀的意思,那地不转则已,如果你坚持要转的话,那么同等情形下,我应该有优先权呀!”

“我这不是想着为你解决螳螂的事吗?你既然不主张转让,那就先拖一拖!至于螳螂的事情,现在看来,你家赵若怀能想到办法的!”

于是这一回合,又以魏无忌的胜利告终。钟诚已经到了,孙浩那事情,说来话长,何况现在,在我心里,对于孙思的感觉,已经和先前发生了质变。现在要不要再管他的事情,说实话,心里都有些纠结了。既是这样,今天是没那时间了,改天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