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情是何物

谈判

情是何物 随园居士 2764 2012-12-04 14:06:41

  离开枇杷园时,赵羽的车被钱大有的弟弟开走了,四个男人和我们告辞了,钱大有上到我们的车。赵若怀开车,直接把车开去了南山别墅。

正不知他意欲何为,赵若怀在别墅门前停下车,打开车门,用手指点着下面那片通过张扬从吴家平手中接过来的地。那地去年已经动了工了,开了个头,因为资金跟不上,停了。赵若怀介绍几句后,钱大有说:“转一圈吧!刚吃完饭,走走也好!”

借助昏暗的灯光,钱大有饶有兴趣地参观起来,赞叹说:“赵若怀,干得漂亮!真有你的!这片地真开发出来,你也就上路了!这手续方面,没什么问题吧?”

赵若怀说:“没问题!就是我先前那公司买下的地,后来吴家平进了公司,想方设法挤兑我,我趁势走了人。然后想了点办法,就把这地买过来了。”

赵若怀这样说着的时候,我胸前的某个地方,对,就是赵外婆所赐吊坠所在的地方,突然一阵刺痛,剧烈的痛,我拿出那吊坠看了看,依然完好,没什么问题,那就不是吊坠的问题,罢了,人可能是这样的,偶尔这儿那儿地痛一下。

赵羽说:“就是差点钱,不然,去年这房子就立起来了。”

钱大有说:“差钱怕啥?贷款呗!做生意哪有不贷款的?”

“哪那么好贷款?你以为像温州啊,那么多商会呈会啥的。”赵羽说。

“那就找银行啊!做生意,你首先要把银行的关系搞好!银行关系搞好也不难,简单!你找那真正管用的人,贷出一百万你给他个三十万……”

“我的钱姐夫,一百万送出了三十万,百分之三十没了,贷款利息还得照给!吃饭喝茶的钱还得照花,做什么生意那么高利润?”我说。

钱大有说:“我给你说实话吧,心仪,具体事务中,一百送五十,我们都做过,没办法呀,你差钱,不这么怎么行呢?”

赵羽说:“扯远了扯远了!钱大有,找银行贷款,我带你到这里来干什么?我饭吃饱了!”

这个赵羽,这什么话?

钱大有说:“我那里的钱,也不是我一人说了算,那是公司行为!不是我说借就能借的!”

我笑笑说:“赵羽,你的好意,我和你哥心领了。我说这大半夜的,你们怎么带钱总来逛植物园呢?原来这样!赵羽,就不要为难钱总了。”

赵羽说:“他为难?他当然为难,野女人多了,都要去当家管事,所以他就为难了。”

赵若怀斥责说:“赵羽,怎么说话呢?”

我说:“钱总目前那处境,确实比较困难。既然已经有她们为难钱总了,赵羽,咱们就不要再添砖加瓦了。”

赵羽说:“他啥处境呀?怎么就那么困难呢?”

我微笑说:“啥处境?三妻四妾呀!这不够难吗?”赵若怀就带头大笑起来。钱大有愣了一下,也跟着笑。我继续说:“赵羽,谁让你是老大呢?自古以来,这发扬谦让精神的,真正关心老公、在意老公身体的,一般都还是老大!你得看在儿子的份上,我们呢,得看在小钱同志的份上,为老钱同志保重龙体呀!”

几人又一阵大笑,赵羽笑着说:“嫂子,这你说到点上了,老大最吃亏!那些个女人,一天想到的就是弄钱。”

“对!这除老大以外,排名靠后的,一般侧重点都一个字——钱。可惜呀,天下的男人们,他们就是不醒悟!”

钱大有说:“嫂子,我们醒悟了的!在我们心里,都还是记着老大的!念着老大的好!赵羽,别生气了!你永远是老大!”

赵羽说:“假兮兮的,老大好!老大好找你借点钱你都不借。这还有儿子呢,你都这样。”

我玩笑说:“赵羽呀,我们刚说到排名靠后的人弄钱的问题,这种证明观点的关键时候,你怎么能够提钱呢?”

钱大有噗哧一笑。

赵若怀说:“老婆,这我要纠正你一下,别人是弄,我们是借!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赵羽立即附和。钱大有说:“我说过不借吗?我是说那钱是公司行为,赵若怀知道的……”

赵若怀说:“对对对!一整套程序!那不是随便想拿就拿的!没关系,不急,两三月之内,我自己还能应付的!”

赵羽说:“钱大有,你刚才在餐桌上怎么说的?你让嫂子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

钱大有说:“我那话主要针对的是服装生意,嫂子,你要愿意加盟,我一定大开绿灯!”

赵若怀说:“看见那房没有?除了我和心仪之外,从没有外人涉足,进去喝喝茶!边喝茶边聊!”

我说:“这都多久没来过了?一个尘封的房间,钱总可是大人物,会不会怠慢了?”

赵若怀说:“放心!定期有人打扫的!老婆,我知道你对清洁要求高!赵若怀办事,你放心!”

房间里果然整洁异常,显然刚被打扫过。枇杷园吃火锅、夜逛植物园、看地皮、别墅喝茶,这一系列活动,显然是一个套餐,早在赵若怀的计划之中。

带着赵羽、钱大有楼上楼下地转了一圈。赵若怀还算人性化,我和他的那间曾经下榻的卧室,不在参观之列,这就好,不然就这个赵羽,回去陈春梅面前,还不知怎样饶舌呢。

之后赵若怀安排赵羽、钱大有在二楼阳台落座。吩咐我去厨房清洗茶具。洗茶具只是托辞,他自己一人洗着,嘱咐我说:代理费基本不给,最多表示个意思,三折拿货,可以调货,退货,这就是今晚喝茶聊天要达到的效果!他的意思:赵羽负责直接提出要求,我负责美言矫饰,他负责敲边鼓,就像刚才那样。他赞叹说:就刚才在下面那种谈话方式,那就很好!

我打趣说:“算你识货!”

他说:“不是识货,是识宝!赵若怀最大的幸运就是识了你这宝,咱俩夫唱妇随,定会……”说到这里,忽然就变了脸,多云了。“不过,你真的不适合商业应酬!太不适合了!你就适合藏在家里。所以,没我在场的情形,绝不容许你像今天这样去和别人谈生意,包括这个钱大有!你记住:你不得单独和他交谈!”

“搞错没有?不容许我和别人谈生意,你拿下人家的服装代理干啥?你自己一人干呀?”

“场面上的事,我应付!你负责幕后、负责培训员工。服装行业的员工,都是女人为主,这是我替你选择这个行业的原因。”

“你干脆把我送去尼姑庵得了!那里安全!”

“那不行!尼姑庵风险太大了!谁能保证没个把和尚串门?我想来想去,你只能在我眼皮底下晃悠,这是唯一的办法!”

赵若怀那神情、语调,太逗了!我大笑起来。笑着在他脸上摸了一把,亲了一下,撒娇说:“老公,你太可爱了!我就喜欢你这无理取闹的样儿!”

“真的?”赵若怀旋即搁下手中的茶具,拉着我就走,说:“去卧室!”

我以手拉门,负隅顽抗着,说:“什么人呀?这么经不起夸奖!你妹妹妹夫在呢!”

“没事!我们干我们的!让她们坐会儿吧!”

“你没事我有事!这种情况,我进入不了状态。生意!生意要紧!放手!再不放,我就喊赵羽了。”然后直着脖子喊赵羽,他才松了手。

我给钱大有煮茶,问:“钱总,不是说你们公司要上市的吗?怎么样,有把握了吗?”

“哪那么容易?那有多难、多复杂,你们想都想不到!我有一整套班子在攻这件事,这些人啥事不干,就攻上市这一件事情,已经两年了,行不行的,现在还难说得很!真有把握了,就赵羽、你们,哪里还用这么辛苦地做事?我就直接让你们把钱投我那里,买点原始股,下半辈子就坐吃不愁了。”

“钱总……”

“心仪,别叫我钱总!就叫姐夫,或者你和赵羽、赵若怀一样,就叫我大有。咱们几个人,随便一点!”

“那就大有!大有,我说的,今天说的,你的公司早晚会上市的!到时记得通知我们买原始股哟!来!祝贵公司早日上市!干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