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情是何物

行走在消逝中

情是何物 随园居士 2203 2012-12-01 14:59:46

  赵羽自己没开车,说是她的车被钱大有开去了。说钱大有等三人是坐飞机过来的。

坐在车上,我和赵若怀都不说话,沉默着。想是后面那‘心里有人没鬼’的话,又把他冲撞了。赵羽自然沉默不住,她说:“怎么啦?嫂子,真生气啦?”

我微笑说:“赵羽,我们见面才几分钟,你说了好几个生气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有多小气呢!没生气!就是刚才差点被狗咬了,所以谈兴不高!”

赵若怀旁边说:“那肯定是母狗招惹了它,不然,它是不会无缘无故咬人的!”

赵羽说:“无缘无故咬人的狗,也不是没有吧?这无缘无故咬人的狗,一定是……”

“不用猜了,赵羽!这无缘无故咬人的狗,那一定是疯狗!”我接口说。

赵若怀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着把视线旁落,警告地狠狠地瞪我两眼,我很知趣,配合着抖了两下。他说:“怕啦?”

“怕了!”我漫不经心地说,然后开始背诵:“那赵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我怕得有理!”

赵若怀又哈哈大笑。赵羽说:“哥,没见过你这么脸厚的!骂你是狗你还笑,搞错没有?”

赵若怀说:“赵羽,心仪在背课文,这是阿Q正传里面的名句。不过,姓傅的,这话好像是出自一个狂人,一个疯子,你这……”

我说:“怕啥?狂人总比疯狗强吧?不对!这转念一想,这狂人和疯狗较高下,还真没什么价值。谁优谁次的还真难说!算了,我收回!赵羽,问你一个问题,这‘又见前夫’是一个什么感觉?”

赵羽说:“什么什么感觉?嫂子,我又不是文化人。我才没你们那什么感觉呢!我就知道,生意不成仁义在!不是夫妻了还是朋友、熟人嘛,对不对?何况他还是儿子他爸呢!”

“赵羽,你这种对待前夫的态度,相当正确!值得推广!”

赵羽说:“什么态度不态度的?你以为我是稀罕他人呀?才不是呢!对他客气点,也就是指着,从他那里多弄两个钱过来!不弄白不弄!不弄还不是被别的女人弄走了。儿子还得养呢,不找他弄找谁弄去?”

“赵羽,太耿直了!耿直得吓人!”我揶揄的语气让兄妹二人都笑了,我自己也配合了笑声,随即说:“赵羽,我在你身上,悟出一种生活的哲理。”

“哲理?什么哲理?”

“要想活得轻松,活得容易,就得没心没肺,对任何人,不得动真情!这一点,对男人、女人都同样有效。所以,你们看眼下这世界,爱情消亡了,或者说行将消亡,为何?就因为现代人都追求方便、追求快捷,大家都不愿付出,都只想简单。于是婚姻商品化了。男女在一起,考虑的首先是房子、车子、票子,你跟他谈爱情,他会笑得满地找牙。当然了,虽然在嘴上,他们仍然把爱字挂在嘴边,但那只是一种形式,一种促销自己的手段。我一个学生,跟我说他看上了一个女孩,我说那就追呗!三天下来,他的女朋友搞定了,带到我面前,看后我说:“不对呀,不是你说的那人!”他说:“当然不是,换人了。先前那个,追了两天,她一点反应都没有。她一个耍得好的朋友,倒有点反应,就这样勾搭上了。傅老师,这年月,身边其实就缺那么一个人,至于那人具体是谁,这不是很重要!”

“那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赵若怀旁边问。

我摇头说:“没意思!当然没意思,我当时听了他的话,死的心都有了!这就是年轻的一代!懒!追个女人他都懒得追了!闲时我看那动物世界,动物们的求偶活动,都比现代年轻人的爱情真挚、感人。长此下去,这就是一个完全没有意思的时代!”

赵羽说:“该是嘛,嫂子,我哥够意思吧?他可是追了你那么久。”

“你哥太够意思了!你哥那孽绩,那简直就是罄竹难书啊!对了,你哥近来又新增一个爱好——喜欢开着窗户东张西望。赵若怀,别怪我没告诉你啊,这开窗户的习惯可不大好!不管男人女人都不好!话说潘金莲当年……”

赵若怀已经在旁边笑开了。

赵羽很感兴趣地问:“嫂子,继续说呀!潘金莲怎么回事?”

赵若怀说:“赵羽,你嫂子的话,我懂就行了,你就不用多问了!”

赵羽说:“唉呀,说说嘛,潘金莲我知道,武松打虎里面的。她怎么啦?”

赵若怀说:“潘金莲当年开窗户,窗帘掉楼下去了,砸着了西门庆。”

眼看赵羽还要打破砂锅问到底,我只有另外发问了:“赵羽,儿子呢?和他爸在一起吗?”

“在家的,没让他来!”

“这怎么行呢?钱大有来了,儿子不来……”

“昨天钱大有去过家里了。一起吃过饭了。嫂子,今天不只是吃饭,主要是谈生意,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钱大有他们知道这上山的路吗?需不需要去接一下?”

“有本地人陪着的。”

到了枇杷园停车场,赵若怀吩咐赵羽先上去,说是在最高一层。然后走进我说:“今天感慨不少啊!爱情消亡了,你心里已经没赵若怀了……晚上回去我再审问你!”

我顿时火起,止步在一旁说:“马上收回你说的话,并就今天的事给我道歉!态度过关,我就上这梯子,否则,我立马掉头走人。我还不信了!先是魏无忌命令我,对我发号施令,再是赵若怀胡搅蛮缠、无理取闹。老虎不发威,你们以为是病猫。”

“好好好!我道歉!夫人,我错了!这厢有礼了!”说着开始作揖。我刚开始迈步,他又说:“不过说清楚了,我这个道歉,是基于对你的爱和包容,我可不认为我有什么错。”

我对他怒目而视,然后掉头就走。赵若怀一把抓住我,厚着脸微笑说:“老婆,你今天已经好几次怒目相向了。太酷了!我给你说,你发怒的样子,那也是自成风格,要不考虑大局的话,我宁愿让你多生会儿气。”

“去!魔头!天下最不讲道理的人,我估计就是你。悔恨难啦!我怎么就爱上你了呢?”

“后悔啦?晚了!我告诉你:请神容易送神难!别东想西想的,好好跟我过日子!”说着扭住我,开始往楼梯的地方连拉带拽。一边叮嘱说:“记住:今天晚上,你是以赵若怀夫人的身份出席,高兴一点,老公的面子要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