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情是何物

山抹微云秦学士,露花倒影柳屯田

情是何物 随园居士 3793 2012-12-08 13:30:02

  第二天去学校的路上,少游打电话来了,接通电话他说:“还能听出我的声音吗?”

久违的声音!少游表面平静的语调之下,似有暗流涌动。我也一样,听着那声音心跳明显加速了。

“少游!少游你好吗?你没事吧?”

对方沉默了,短暂沉默后,他说:“我和自己苦斗了两月,就你刚才这一句话,两个月的辛苦全白废了!”

然后又是沉默。我也不知道说啥了。少游说他花了两月时间想要忘掉我这个人,结果刚才一句话,一切都化为乌有。我能怎么说?搭理他不对,关心他不对,不搭理、不关心他,似乎也不对。

“两个多月时间,你竟狠心不给我打一个电话,这会儿才记得问我好不好。”少游说话了,恢复到以前的调侃状态。

“少游!我很矛盾,我不确定该不该打。我怕黄莺和你在一起。我怕影响了你为之努力的事的效果。还有,这段时间为螳螂老婆筹钱,我确实比较忙碌。同时我也怕你和黄莺也问我要钱。”

“上次在你的茶楼,我俩聊天那次,临别时你说还有一事相告,你还记得吗?”

“记得!我当时想把合伙企业仍是由我和魏无忌在合伙的事情告诉你。他本来不让说,但我不想瞒你。”

“我猜就是这样。就刚才,我和螳螂通过电话了。你现在是在哪里?”

“我在去学校的路上。今天三四节有课。”

“你开着车?”

“嗯!昨晚黄莺给我打过一个电话,约了我今晚七点在我们茶楼相见,你俩没什么大问题吧?”

“好好开车!中午再聊,行吗?”

“好,上完课我就给你打电话。少游,尽量开心一点!”

今天的课安排的是婉约词鉴赏。来的人还比较多。容纳二百人的阶梯教室,大约处于半满状态。上这种大课,学生是没有固定坐位的,根据到来的先后顺序,想坐哪里就坐哪里。所以,教室的学生就呈现出不规则的点阵分布。本次课主要涉及四位词人,李煜、柳永、晏殊、秦观。而以秦观秦少游为主。有关少游的词作,重点赏析了《满庭芳?山抹微云》和《踏莎行?雾失楼台》。做这课件很费了一些功夫,有我本人的配乐朗诵,也有本人所设计的郴州旅舍‘雾失楼台,月迷津渡’的凄迷景色的图像展示。大雾笼罩下的渡口、大雾笼罩下的孤馆、贬谪天涯的落魄文人、哀啼的杜鹃、血色残阳、郴江与郴山,远处奔跑的信使、影影绰绰的驿站,所有的景像与时推移,交替出现在画面之中,搭配着江南丝竹的绵绵情致。原本只能浮现于头脑中的意境,通过多媒体教学设施,直观地呈现在了学生面前。文学、音乐、美术三种艺术交织一起,我想感觉再麻木的学生,也不能不为所动。

艺术这种东西,真正投入进去的人,那神经一定是兴奋的!关键时刻,你再戛然而止,那受众一定是意犹未尽。提前五至十分钟下课,这是在学校允许范围内的,具体实践中,老师往往好拖堂,絮絮叨叨个没完,这样的事我是不做的,见好就收。这上午的四节课下课,是学生奔饭的重要时刻,这时候拖堂,不但不人性化,在有些学生眼里,甚至就是缺德!是要被骂娘的。

提前十分钟,我宣布下课,学生还处于美滋滋的意境之中,呆愣了一下,一个个才想起了奔饭的事,于是拔腿往饭堂跑,一边还兴奋地议论着。

收拾好投影仪、电脑、U盘等教学设备。提着包正准备出门,发现教室后排端坐一人,笑盈盈的,竟是林风!

“林风,又来听课啦?”

“师姐,你好过分!我都坐这里两节课了,现在才发现我!”

“唉,你看,这么大一教室,学生星星点点乱七八糟地分布着,我哪里看得过来?”

林风站起来,伸伸腰,做一个深呼吸,美滋滋地说:“师姐,听你的课太享受了!学校规定每老师每学期听课四十节,我全用来听你的课算了。”

“还不去吃饭?等着师姐请你吃呀?行,我请你吃!本来已经说好是回家去吃的,我打个电话。”

“师姐,等一下再打!看情形,你特别欣赏秦观秦少游,为什么?与你那同学黄少游有关系吗?”

“何出此问?不过黄少游这名,和秦少游确实不无关系。黄少游他爸特别喜欢秦少游,所以将儿子取名黄少游了。你这样一说,我倒是觉得,这黄少游和秦少游,还真有不少相似之处。”

“师姐,你喜欢黄少游?”

“搞错没有?林风,不可以这么八卦的!我喜欢赵若怀,这你是知道的。不过,赵若怀和黄少游,算是一类人,在很多方面有相似之处。”

已经站起来的林风又坐了回去,并且招呼我说:“师姐,坐!通融几分钟,试为我简要分析一下秦少游这人。”

“课堂上不分析过了吗?”

“课堂上分析的是秦少游的词,我现在说的是人!你为什么欣赏他?核心在哪里?”

“沈雄《古今词话》说:“子瞻词胜乎情,耆卿情胜乎辞,辞情相称者,唯少游一人耳。”在沈雄看来,古今最足称道的词人,就这三人,苏轼苏子瞻,柳永柳耆卿,秦观秦少游,而这三人之中,沈雄认为:以少游为最!少游是辞情相称的!我非常赞同沈雄的说法。我认为,文学除了内容外,形式也很重要,形式和内容的辩证关系,这里我就不阐述了。我想说的是:我非常在意文学作品的形式,在意它的语言。语言优美、结构整饬,音韵和谐,读之朗朗上口。不瞒你说,我不喜欢汉大赋,但我喜欢骈体文。六朝华美的文风,虽然是后世评论家多有贬抑,说他们只重形式,不重内容,但我喜欢骈体文,非常喜欢!你由此可以知道,我对文学的形式有多在意了。在我看来,秦少游就是那让文学形式和内容达到完美结合的、集大成的婉约圣手!你看这一首《踏莎行?雾失楼台》——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对仗何其公整!内容何其深蕴!而且极富哲理。时间关系,现在说秦少游这人。在所有的词人中,少游算是我最喜欢的偶像级词人了。就我今天分析的这几位词人,李煜,太懦弱无能了。柳永,到底是生活在勾栏瓦肆之中,格调高不到哪儿去?晏珠,虽然写下过‘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等名句,但到底是太平宰相,日子过得太好了,没了那份沧桑,作品自然也就深不到哪儿去。苏轼,词确实写得好,但我以为:正如沈雄所说,在情方面,苏轼比之他的学生秦少游,稍逊了一筹,苏轼虽也写过‘十年生死两茫茫’等颇富感情的篇章,但说到底,这人应该归结为一个硬汉。太硬了!不够浪漫,不够多情。少游就不同了,既有义气放达,敢作敢为的大丈夫的一面,又不乏浪漫温婉的侠骨柔情。我喜欢少游这样的男人。秦少游写了《满庭芳?山抹微云》,苏轼笑话他说:山抹微云秦学士,露花倒影柳屯田。苏轼将少游与柳永相提并论,有戏谑他的学生太过多情的意思。但我认为,这完全不影响少游的形象,非但不影响,少游恰恰是因为这点,因为这多情的一面,更能赢取女人的认同。王国维《人间词话》说:‘词之雅郑,在神不在貌。永叔、少游虽作艳语,终有品格。’由此可见,少游征服的,绝不仅仅是女人。”

“那我呢,我和秦少游,就没有一点相似之处?”

“有!但是差了辈了,你算是秦少游的侄儿辈了!”说着戏谑地笑起来。林风呆愣在那里。我说:“好啦!走啦!还是想想今天中午吃什么吧?念你听课有功的份上,师姐犒劳犒劳你,允许你狠狠敲诈师姐一顿。”

“师姐,我好后悔!”

“后悔什么?”

“我应该改岁数!先把年龄改大几岁,我再来结识你。”

“林师弟,别说傻话了!看你说的这——稚气未脱的话。你再这样,我还得继续降你的辈份。”

一个短信进来了,是黄少游,他说:“我在教室外面,出门左拐。”

这就不好办了!我面有难色地说:“师弟,这个……这个……我恐怕又要食言了,对不起你小人家了!”

“为什么呀?”

“我另一个熟人,他家里遇着点事儿。说好晚上见面的,可是他等不及,这会儿已经等在外面了。”

“那就晚上。晚上一起吃饭!”

“今晚真的不行!那事比较棘手。今天之内估计都不一定能解决,明后天吧?明后天尽量安排,怎么样?”

“师姐,什么类型的事呀?看你慌的!”

“我慌了吗?不是我慌,是人家慌,急事!”

“他在哪里呀,大门口吗?那行,我送你到大门口。”

“不用啦,林风,赶快找地方吃饭!”

“不急不急!送送你,还可以再多说几句话。”

这下麻烦了,这个时候让他看见了少游……眼看是遮不过去了,我只有把林风拉到与少游相背的一个角落,老实交待说:“林风,实不相瞒,正是我那同学黄少游等在那边。黄少游及其老婆,都是我的大学同学,那媒还是我亲自做的。现在是婆媳之间有点误会,家里闹得不可开交。我呢,与少游的妈比较谈得来,说好是晚上去的,我也不知道少游这时候等在了外面了。”

这么解释之后,林风还是坚持跟着我走。于是两人自然就照了面。林风微笑着招手:“黄总好!又见面了!”

少游微笑着朝林风拱手,说:“不好意思,师弟,我想单独……”

我接过说:“林风只是送送我。”然后朝林风挥手,说:“明后天我给你电话。”

告别林风,少游说:“合着你这师弟就这样啥也不做,见天阴魂不散地跟着你?”

“哪里哪里?他来听课的。坐在后排,我也没注意到他。这是纯属巧合!对了,你怎么来了呢?”

“我不可以来吗?你还真是眼大!我在教室后面已经坐了大半节课了。我摸进教室的那会儿,你嘴里正说着少游,我以为你叫我呢,差点就应了。结果你说的是:少游是情辞兼具的,将词的形式和内容都发展到极致的婉约圣手。我就知道是秦少游不是黄少游了。能共进午餐吗?就在这附近。”

“当然能!你到了我的地盘,正值吃饭时间,焉有不请你吃饭之理?你那短信,要是稍稍早那么几分钟就对了,我约了林风吃饭,结果当场食言。”

“怎么早得起来?我得听你分析秦少游啊。”

“啥?我和林风的对话,你也都听到啦?”

少游微笑着,郑重地捉弄地点头。“都听到了!而且,短信晚到几分钟,也让我明白了:在你眼里,黄少游毕竟还不是一点份量没有。”

“这话见外了啊,想吃点什么?少游,瘦了!明显失神!”

“就上次那家咖啡馆吧,你吃饭是重环境的。”

“今天不行!我知道一家鸽子汤,环境也还凑合,跟我走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