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情是何物

为离间魏无忌巧打时间牌 争主动赵若怀智赚岳父母

情是何物 随园居士 2801 2012-12-22 10:22:24

  回到家里,三人已经在吃着午饭了,我的饭也已经盛上了,摆放在桌上,赵若怀指指饭碗,指指他旁边的位置,示意我坐下吃饭。杨柳说:“赵若怀说你分明到了楼下的,你又去了哪里?”

“随便逛逛!”我回答说。

“吃饭时间你随便逛什么逛?”杨柳责备说。我才发现今天的杨柳,不但脸上有怒容,语气也是很不耐烦。

老傅说:“丫头,昨天赵若怀说了,这事既然要办,就得办得像样才行……”

“啥事啊?”

“啥事?这么大的事,就剩下一个星期时间,她竟然问啥事!”杨柳看看老傅,更加生气地说。

老傅说:“丫头,态度端正一点!我知道你不讲究这些俗套,可是你舅舅舅妈,好像还是比较看重这件事。剩下几天时间,把外面的事推一推!”

“老傅啊,世界是运动变化着的!赵若怀昨天认为该办的事,今天不一定仍然认为该办!总之,有关我和赵若怀的事,我是真不希望你们二老掺和进来。”

赵若怀一本正经地说:“没有啊!昨天和今天没什么不同吧?我没认为不同,真有不同,那也是你认为不同……”

杨柳彻底来气了,斥责我说:“我们怎么就不能掺和?你好意思说昨天和今天不同?傅良玉你看看,这就是你惯出来的丫头!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喂,杨柳妈,我怎么就不像话啦?无缘无故的,你可是批评我好几句啦!就算我是你的丫头,你也得讲道理,不能无缘无故批评人!”

“我无缘无故批评人?赵若怀等你买东西,等了你几天了,你推三阻四的,是个啥意思?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跑那么远的地方去干什么?还喝那么多酒!喝得啥都不知道!你是有女儿有家室的人,像话吗?那个魏无忌请客的事,你推了不就行了吗?”

“你说得轻巧!推了不就行了,你知道江湖水有多深吗?你知道这社会是如何运行的吗?人在江湖,有些酒是不得不喝的!好了,我吃饱了!你们慢吃!”说着站起来走人。

“这才开始呢,怎么就吃饱了呢?回来!再吃一点!”赵若怀说着,已经在往我碗里盛汤盛菜了。不管是神情还是刚才的语调,都非常和蔼。老傅杨柳看在眼里,都动了容。

杨柳更气了,眼泪都快出来了,说:“傅良玉你看看!你听听!我还说不得她一句了,说了她几句,她就使性饭都不吃了!喝酒就是不对嘛,还讲些歪理,不得不喝,我肯信了!你不喝他还端着来灌?”

“妈,别生气!身体要紧!”赵若怀一边劝说着,一边把盛好的饭菜挪到了我面前,说:“来!把这碗吃了!”跟哐小孩似的。

我说:“瞧瞧!非常感人的场面!相信现在的二老心里,一定是盛赞女婿,而认为女儿不是人!”

杨柳、老傅被逗乐了,杨柳笑了很短的一瞬,就强行忍住了,同时责备老傅说:“别笑!笑什么笑?她就是想逗我们笑了,然后就想蒙混过关,今儿必须把事情说清楚!”

赵若怀说:“妈,先别急!让她先把这碗饭吃了!吃完再说!”

杨柳还真住了口,只是一脸严肃地望着我。老傅也是一脸严肃,用手势示意我赶紧吃饭。

“哟嚯,瞧这三人严肃的!我有个啥事想蒙混过关呀?还必须说清楚!杨柳妈,我有啥事情是你们不清楚的?说!现在就说!这饭一顿不吃,饿不坏!而且,我还就不习惯被人监督着吃饭!”

杨柳脾气又上来了,“不吃就不吃!饿的又不是我们!她犯了错,还说不得她了!”

“我犯错?犯了啥错?老傅,你来说!直接一点!来个痛快的!”

老傅说:“你昨晚到底是和谁在一起喝了那么多酒?”

“在琴行我不跟你说过了吗?魏无忌升了官,昨晚请客,我自然是和魏无忌的客人在一起喝的酒。”

杨柳忍不住了,说:“还不说实话!人家魏无忌说,你根本没和他们在一起吃饭!他说不到六点你就溜了!”

我比较明白了,如果是六点钟开溜,那么就多出来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差,赵若怀现在想问,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我都做了些什么?

我看看现场三位,问:“那你们是相信魏无忌还是相信我?”

杨柳说:“魏无忌多好的人呀!就这点事情,他犯得着说撒谎吗?”

老傅说:“是啊!他犯得着撒谎吗?他也是一片好心,他是打电话来问你到家了没有?”

“他什么时候打的电话?”

赵若怀翻了翻手机,说:“八点五十,他说你早该到了,我才让文若打你的电话。

八点五十,昨晚我给魏无忌发的短信,是在八点四十二,早猜到是他告的密,可是万万没想到,他还给我增加了这么一点内容。反正昨晚参加吃饭的,都是他的人,我和赵若怀,平时也没机会碰到那些人,那就没了对证,而且他也知道,我是不会无聊到要去找那些人对证的!就只有任由赵若怀误会我了,不只是误会我,还让赵若怀去深恨黄少游。

“老傅,魏无忌打的那电话,是你和杨柳亲自听到的,还是由赵若怀转述的?”

赵若怀说:“你什么意思?”

“赵若怀和魏无忌两人之中,反正有一个是撒谎那人。”

赵若怀气了:“你……你……你!就这点事,你都不相信我?”

杨柳说:“丫头,我们现在是在说你撒谎的事,你怎么说到别人头上去了。”

我看看赵若怀说:“不被人相信的感觉,不好受吧?”又看看杨柳说:“要相信自己的丫头!在这个复杂的世界上,也就是你丫头我这样的人,还能凑合着叫做老实人。我再重申一遍,我和魏无忌一行共十人,在东泉吃的晚饭,大约六点开始,八点结束,昨晚进到这个家门之前,我都是清醒的!昨晚我喝那酒,是魏无忌给我设计的,五粮液和茅台的混合酒,那酒是以后醉力见长的,这你们也都知道。好了,交待完毕!信他还是信我,你们自己随便吧!”

杨柳说:“我不信!魏无忌多好的人呀!他喝醉你干什么?对他有什么好?”

赵若怀自然是懂事的,他自然不会有杨柳这样白痴的疑问,他看了看杨柳,跳过了这个话题。他说:“黄少游也是一起去喝升迁喜酒的吗?”

“这说来说去,还是落脚到了黄少游头上,你说你们这何必呢?我早就说了,直接一点!”

“丫头,你严肃一点!”老傅说:“夫妻之间赌赌气,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不让赵若怀接你,你去惊动人家黄少游干嘛?黄少游是有老婆的人,你就不怕黄莺有意见?”

杨柳说:“你要赌气,你不好意思直接开口喊赵若怀接,你也可以通过文若,通过我们喊嘛!喝了那么多酒,坐到人家车上,这传出去,算个啥事嘛?丫头,我今天把话说这里了,你和黄少游现在是各有家室的人,不适合再来往了!今天,你当着我们的面表个态——和他断了往来!”

这杨柳,她还越说越来劲了!二老今天这态度,肯定与赵若怀有关。姓赵的,你居然——倒打一耙!不管了不管了!把他和那女人的照片说出来,让老傅杨柳看看他的真面目。但此情此境,在他已经预先告了黑状的情形下,口说显然是不行的,口说无凭,照片呢?证据呢?这样一想,我就傻眼了!看看赵若怀,他正十分可恼十分可恨地看着我,胸有成竹的样子,嘴角有一丝轻笑,也有一丝捉弄。他显然已经看清楚我想干什么。这会儿心里,正偷着乐吧?奶奶的,上了鬼子的当!到手的一大包照片,多好的证据!我居然——就这样让何宴转给了赵若怀。目的是不想效仿妒妇行径,不想重复妒妇通常的搞法,同时向赵若怀传达一种大度,传达一种心照不宣的智慧,同时也看看赵若怀的反应。却不曾防备,他就势来个将计就计,将那些照片笑纳了、截获了!再也回不到我的手,我也因此失去了所有的证据。他再撺掇老傅、杨柳,就黄少游的事大做文章,给我来个三方会审,可气!太可气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