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情是何物

前世今生

情是何物 随园居士 4257 2012-12-30 16:50:51

  接通电话孙思说,张先、韩磊要一起来参加婚礼,我说这怎么好意思,帮忙回了吧,你要是忙,走不开,你都可以考虑不来,我都不知道他们已经请过你了,就几个亲戚,来不来都无所谓。孙思笑笑说:“我怎么能不来呢?其他的啥都不说,我在赵若怀家出入了好几年,就看你舅舅、舅妈的面子,我都得来!”

“孙思,这段时间,我确实比较忙,孙浩那里都没怎么过问。”

“忙?你怎么总说你忙呢?你们哪来那么多事?你让赵若怀多做点!”

“是和魏无忌他们合伙生意的事,赵若怀帮不上。确实没抽出空来,对不起啊!”

“我妈这段时间上去了。孙浩就那样了,坐不住,喜欢惹是生非,他自己还说是行侠仗义。学习肯定不可能好到哪儿去了,除了这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坏毛病,我妈她们说不碍事,我看她们也没当回事情。心仪,你现在在哪里?赵若怀在旁边没?”

“没有!他们正喝酒,我在边上的。”

“那头疼病,最近没犯吧?”

什么头疼病?没告诉他我有什么头疼病啊。我沉默着,他又继续了:“心仪,有病千万不要硬撑着!该治就得治!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少做一点不行吗?”

一定是赵若怀说了什么。想到这里,我支吾说:“这段时间还行,没什么大的问题!”

“心仪,为了你的身体,我可是电话都没敢给你打。你要是为别人的事累出好歹来,我可不答应!”

“我知道!”

“心仪,我送你点什么好呢?在这方面,我完全不懂,干脆你说吧!你要什么我就送什么。”

“真要来的话,你就送……保障吧!说实话,我心里没底,梁阿满现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安全这块还真……只有你来了我才能放心!”

“心仪,这是真心话?”孙思的声音里有明显的惊喜、感动。“你就不怕我来捣乱?”这后一句,明显又变味了。

“你不会捣乱的!哥哥的侠义精神,我从来都没怀疑过!”我采用了一种半玩笑半认真的口吻。

“心仪,这段时间我走遍了江城的大街小巷,只要是以前我俩一起去过的地方,不管拆迁与否,我都重回原地去坐过了。我还在这里碰到过晁建阳,也碰到过郑元直,都一起喝过酒了。那个郑元直,你也知道,我以前根本没把他看在眼里,就因为他也认识你,他向我问起你,我就邀约韩磊他们一起请他喝了酒,喝酒的时候,谈到过去的事。心仪,以前真好!”孙思的不无感伤的话,带领我一起回到了从前。

“心仪,你怎么不说话?”

“是啊,从前真好!”

“心仪,这段时间我想通了。赵若怀说得对,你夹在我俩中间,太难了!只要你过得好,我认了!”

许久以来,我一直都希望,能够从孙思的嘴里说出这句话,当这话真正来临时,我才知道那感受,绝不只是单纯的惊喜和放松那么简单,我落泪了,那是感慨的泪、感伤的泪。

“心仪,还在听吗?”

“在!谢谢!谢谢理解!”

“你跟我说谢谢?听着怎么那么怪呢,谁让你喜欢的是他呢,只要他对你好,真心对你好,只要你幸福,我认了!不认不行啊!”

少游的电话已经第二次打进了,我对孙思说:“同学打电话进来了。那就五一见吧!”

“我提前一天回渝都,到时候有啥要帮忙的,你尽管说!我把张先、韩磊、小向都带上,婚礼的安保问题,就由我负责了!”

想着给少游回电话,不知不觉中,我又往前走出了好几米,这就走到餐厅的东头了。

少游急切地说:“我想见你!就现在!让我见见你好吗?”

“黄莺那里有新情况吗?”我怯怯地问,生恐在这个时候黄莺整出什么大动作来。

“与黄莺无关。就是我想见你。”

“少游,淡一点!你别这样!行吗?”

“你为什么要哭?赵若怀欺负你啦?你们打架啦?”

“妈哟,这个魏无忌,嘴可真够快的!他不是不怎么搭理你了吗?就为了这事,他还专门给你打个电话?”

“都传到蓉城去了。螳螂打电话给我说的。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少游,我没事!你也不分析分析,赵若怀怎么会欺负我呢?”

“你让我见见你!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撒谎?”

“少游,你这种表现,会中了魏无忌的圈套!昨晚八点五十分,就是我给他发了短信,他回给我电话之后,他给赵若怀打了电话,问我到家了没有?他说那个时候我早该到家了,他说我没在东泉吃饭,六点钟就和你一起离开了。”

“他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转移赵若怀的视线啊!把矛盾聚集到你身上。”

“所以我得来呀,我这就来给赵若怀解释。”

“少游,这种情况,你解释得清楚吗?越解释越麻烦!最好的方式就是置若罔闻,置之不理。算了,我也不瞒你了,就为了这时间差,我和赵若怀吵了几句,现在早合好了!现在是柳源带了柳咏一家,我们两家人在一起吃饭。”

“你们在哪里吃饭?我就远远地看看你!远远地看看就走!求你了!”

“你不能这样!你这样我真的很不放心你。你现在的精力,要放在黄莺那里。老黄家的子嗣问题,那不只是你的事,那也是我的事!我做的媒,我这心里愧得慌。”

“婚礼的事,为什么要瞒我?为什么螳螂他们都知道,就我最晚知道。”

“婚礼我本来是真没打算麻烦同学们,是赵若怀不小心,在琴行给张扬听去了,所以就传出去了。赵若怀现在,准备办成一场音乐会。少游,我是在距餐桌二十米左右的地方打电话,之前已经接过一个电话了,饭局还进行着呢,我得回去了。”

“明天!明天让我见见你!”

“好吧!明天再说!少游,听话!为了我的幸福,你和黄莺一定要好好的!”

饭局解散后,张扬要带柳洪儒回张家去了。赵若怀吩咐一家大小,去琴行排练。柳源让柳咏先送张扬母子,再到琴行接他。然后找了一个琴室,单独召见了我。追问今天我和赵若怀吵架的事,问起赵若怀头上那包的来源,问我为什么改了称呼。

他说:“刚才张扬在,我不好说话,你要知道:我一向很看重你!看重文若,看重赵若怀。赵若怀能够碰上你,这既是他的福气,也是我柳家的福气。你这个人,在我看来,就是一个传奇!上次发生在你们家书房里的那传家宝的事,你看了传家宝,昏睡过去,嘴里叫着柳咏的名字,结果他妈妈就打电话来了,你就这样唤醒了柳咏,事后赵若怀不让我问你,但就是那件事情后,我更加坚信,你不是一个平凡的人,你和我柳家颇有渊源,很多事情,根本就是天意!迷信一点地说,说不定就关涉前世今生的问题。你和赵若怀,可千万不能再扯皮呀!这要有什么变化,不要说赵若怀接受不了,就是我……我们也都接受不了。我也知道你一向大度。你们俩刚吵了架,这边还说笑话劝柳咏、张扬,难为你了!但这只是表面,我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啊!他们说这越是平时大度的,不斤斤计较的人,真生起气来,就越厉害,越不好收场……”

“爸,别担心了!我是考虑到柳咏他妈,觉得在柳咏、张扬面前,称呼上适当调整一下比较好。赵若怀头上那包,是他自己撞的。过程你就不要追究了,不是什么大问题。”

“赵若怀到底是我儿子啊!虽然没有生活在一起过,我对他,还是有所了解的。他对你的感情,我敢保证:那完全没有问题!你俩的主要问题,应该就是孙思和你以前的那些同学。比如你刚才离开餐桌去接电话,一去就那么久!那阵子,我就观察他了,他显得相当烦躁不安。不时地回头去看你。打电话的过程中,你好像还流了泪。打后来那个电话时,你走得更远了。这些现象看在眼里,那都是会产生看法的!男人嘛,在这件事情上,肯定都会很在乎的!没有人能够大度得起来!你以后是不是应该注意一下!”

“爸,这都是历史遗留问题。他们都帮过我,不能说断交就断交的!再说了,我和他们真的没什么,就是说说话。可赵若怀,他就是不相信我!所以,他活得真的很累!所以我也多次劝过他,今天还在劝!或者我这个人,真的不适合婚姻,不是什么理想的老婆人选。”

“这……这……你怎么还越说越远了呢?还说没扯皮!你俩经历了那么多波折,好不容易聚到一起,又有文若,多好啊!现在应该想的,是今后怎样避免一些矛盾,怎样生活得更幸福。都这时候了,你怎么还说‘不适合婚姻’这样的话?莫非……你真变心了?”

“爸,我没有。我真的是不希望他那样累。我知道你要说,不希望他累就和那些人断了呀,可是我断不了!这就是我和赵若怀之间,永远的不可调和的矛盾!”

“你和他们真的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你打个电话,避开那么远干什么?尤其后一个电话,你都退到餐厅墙角了。就这事,就我这眼睛看来,我都不会相信你刚才说的那‘什么都没有’的话。你让赵若怀怎么信你?”

柳源这质问还真是言辞激烈呀!我无言以对了。是啊,少游那个电话,我在不知不觉中,自觉地自发地前进了好几米,这在当时,就是一种潜意识!这种潜意识,难道不足以说明我心中有鬼吗?

柳源观察着我的神情,把谈话内容又推进了,向着纵深的方向,到底是曾为厅长啊!这个号称是柳公权的后代、擅长柳体书法又颇懂传统文化、曾奔赴过寒烟山庄的知青,他还真不是吃素的,到底是有些见识的!牛皮真不是吹的!

“在我们老一辈人的眼中,你这样的一个人,说实话,真的不是寻常人家合适的老婆人选。这么说吧,不是相当有自信心的人,或者相当有势力的人,他是没有那份魄力和胆量,敢娶这样的老婆回家的。不瞒你说,九一年,我俩在蓉城会仙茶楼的初次见面,我当时就是这种想法。你和柳咏的事,你们大学的时候,我都已经知道了。当时我和他妈一样,不怎么服气,想我柳源,一个堂堂厅长,我柳家那样的家世,柳咏那样的模样,她何方神圣呀,凭啥就看不上呢?简直岂有此理,不识好歹!在会仙茶楼看到你,我也就明白了。我当时甚至暗自庆幸,庆幸你看不上柳咏。我当时的想法,这样的姑娘,天生就是祸水!哪是家户人家养得住的?所以我那时,根本不认为你是真心喜欢赵若怀。我想,柳咏生在这样的家庭她都看不上,又怎么会看得上生在寒烟山庄的赵若怀呢?我当时认为,你就是对赵若怀的身世感到了好奇,感到新鲜……好了,话收回来了,说现在。现在你和赵若怀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你们俩再也不能扯皮了!你们只能并肩往前走!文若经受不起,赵若怀经受不起,我们大家都经受不起。赵若怀这边,我劝劝他,尽量大度一点,但是你自己,也要遵守你刚才说过的话,你得保证你和他们确实什么也没有,就是说说话这么简单。”

“爸,我以后尽量注意一点。柳咏和赵若怀今天的表现,你别往心里去。这有个过程,一些情况你不知道,我客观公正地说,就今天赵若怀这表现,已经算是不错了。”

“今天这事我没有怪赵若怀。总的来说,我觉得两兄弟的表现,还是有进步。柳咏已经很久没像今天这样开怀一笑了。出来走走,还是有好处。”

“张扬那里,柳咏到底是什么态度?”

“他没有明确表态,但我觉得,没以前态度那么坚决了,他想考验考验张扬、磨磨她的脾气吧!张扬是问题不少!我们当大人的考虑再三,还是想让他俩合好。毕竟有儿子嘛!再说了,柳咏现在这情况,女方条件太好的,又怎么看得上他呢?”

“爸,婚礼的事,你请了你的朋友,柳咏妈那里,会不会有什么看法?她不会再生事的吧?”

“放心吧!我有数!现在不是过去了!她一个退下来的老婆子,还能翻得起多大的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