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情是何物

小插曲

情是何物 随园居士 2310 2013-01-01 13:29:31

  魏无忌被三个人陪伴着,正派头十足、一本正经、字句铿锵、字斟句酌地打官腔,手上还配合有相应的手势。一个稳重、事故、干练、果决的魏无忌展现在我眼前。少游曾说,官场的魏无忌和现实生活的魏无忌是有较大出入的。可这些年下来,我竟无有机会见到他在官场中的面孔。想到这里,我躲向一个角落,暗自观察了几分钟。几分钟的观察,真让我受益匪浅,几分钟的观察我就明白了:魏无忌之所以能够成为今天的魏无忌,在三十五、六的年龄坐上现在的位置,他实在是有他的道理的呀!

凭借其他三人恭恭敬敬、唯唯诺诺的态度,他们当是魏无忌的下属或是有求于他的人。魏无忌以言简意赅、滴水不漏的语言,对那几人做完了指示,派头地打发了三人。三人退去时,他以政治人的敏锐,习惯地扫视全场,这样我就在他视线中了。

他并没有站起来迎上来,而是深深看我一眼,随即悠闲地靠向后边的椅背,以欣赏又不无捉弄的眼神打量着已经走到他面前的我,有居高临下、劝耍的味道,也有钓鱼的味道。

我掏出需要签字的文件,恭恭敬敬地摆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然后掏出盛有烟、糖、巧克力的喜包,直接放到他手中,示范了一个向后抛洒的动作,说:“左后方吧,没人,尽量四十五度角抛,适当用点力,这样才能确保直接进入江中。”

他向后面看了看,皱眉说:“四十五度角,难度系数太大点吧?算了,不抛了。这不有玉溪吗,可以将就着吃吃。来,给我点一根喜烟!”

“魏总,麻烦把字签了,我还有事呢,烟你就自己点一下吧!”

“叫布谷或者无忌!你看看你这表情!我俩有那么陌生吗?”

“我这表情怎么啦?恭而且敬的表情。倒是你这表情……”

“我什么表情?”

“其实也无可厚非。就是用错了地方。如果是在怡红院或是渭水边,这表情就十分到位。”我煞有介事地说。

魏无忌先是忍俊不禁,跟着就哈哈大笑起来,笑过说:“嗯,很有观察力!你到底是懂我的。坐下说话!躲在那角落里偷看多久了?”

“就三两分钟。”

“有何收获?”

“哦,目睹了官场版的魏无忌,引发了一点小小的感慨。”

“说来听听!”

“很像华山派掌门岳不群。当然了,比岳不群更精明更能拿捏语言。”

“魏无忌在你眼中,真有那么虚伪?”

“算了,非肺腑之言!刚才真实的想法是: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魏无忌之所以成为今天的魏无忌,实在——良有以也!好了,马也拍了,字可以签了吧?”

“前面的话听着还行,可是后面……就那么着急?陪我坐坐不可以吗?如果坐在这里的是黄少游,你还会这么急着走吗?”

“喂,注意语言!刚才那用语谨慎、字斟句酌哪儿去了?”

“我要一直都像刚才那样,我不得累死呀?一直都像刚才那样,生有何趣?魏无忌也是人!刚才那只是手段,真正想要的是眼下这样的生活——眼下这样,沐浴着阳光、江风,有佳人坐于对面,说笑话也行,顶嘴抬杠也行,要是能够温柔一点,自然更好了……眼睛好像是复员了,不再像昨天那样,不过昨天那样,那又是另一种风情。对了,前晚你喝成那样,坐到黄少游车上去……哦,错了,不是你坐上去的,有人看见他把你抱上车的。黄少游有没有乘人之危呀?那种神志不清的情况你都坚持要溜,是不相信我,相信他呢?还是宁愿送给他也不送给我?”

“姓魏的,说够了没有?你到底要戏耍我到什么时候?我忙!”

“我给你说,现在人前人后,已经很少有人敢用这语气这表情跟我说话了。包括我老婆,她从不敢这样跟我说话。你是个特例!不过,我还就喜欢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倔劲儿!说说看,你是怎么判断一个人的?黄少游,他怎么就比魏无忌可爱呢?”

“到底签不签?不签我可走了啊!耽误了事,反正受损失的也不是我一人!”

“签!签!给我把喜烟点上,我就签!新媳妇点喜烟,这在咱俩共同的家乡江城,那是天经地义的呀!这风俗你都忘啦?”

“妈哟,新媳妇,听着太讽刺了!一地鸡皮疙瘩。好!点烟就点烟,我就看在江城时期你慷慨相助的份上,伺候你一下!打火机呢?”

他就挪了挪身子,亮出裤兜来,说:“在里面,你自己摸吧!”

我伸手摸出打火机,去掉香烟外包装,把烟递到他嘴边叼着,打着了火,准备给他点烟时,他伸手拿下烟来,说:“你给我点!点着了再递给我!”

我于是把那烟搁于茶几上,悬出半截烟嘴来,用打火机的火去点那烟,在江风的吹拂下,竟然屡点不着。

魏无忌戏弄地看着我,摇头说:“傻丫头!烟有这样点的吗?你得叼在嘴里,边点边吸。”

“那就不好意思了!我不吸烟的,一下都不行,有所为有所不为。”

“看在江城的情分上,为我破一次例不行吗?”

这时一个短信进来了,林风发的,他说:师姐,该过来啦!我知道你在哪里,我也知道你正干着什么。你再不过来,我可就过去了啊!

这怎么行呢,这种时候,让林风和魏无忌碰头,那绝对是大大的败笔。由于魏无忌身份的变化,林风他爸,现在是魏无忌的直接上司呀!这个时候出来个林风,魏无忌会认为我故意给他难堪,会认为我是搬起天牌打地牌,他这一不高兴,没准就使出什么阴毒的招数。而且,林风这时候的出现,直接就昭示着林风和我非比寻常的关系,魏无忌要是把这信息,作为讨好的筹码,拿去透露给林风他爸,我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不行,得立即走!

我对魏无忌说:“我有事!文件签好后,今天之内送去公司办公室,搁到我屉子里!”然后来不及看魏无忌的表情,头也不回地走了。

走出不过五米,林风果然从旁边串了出来,我连忙示意他回头转身,和我保持距离,做出陌路人的姿态。为防魏无忌发现,林风和我一前一后地走着,目不斜视地径直走进了一个相对隐蔽的茶楼。林风立即电话招呼师弟们换茶楼。然后示意我入座,说:“师姐,你好大胆!这么重要的事,竟然想瞒着我们,还不从实招来!”

“啥重要的事啊?有啥好招的?地球没什么事吧?踩上去挺正常的嘛!”我玩笑着。

“我看见你给那人送喜包了。我还看见你给他点烟。怎么样,尚有何话可说?”

于是婚礼的客人,还得增加一桌师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