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情是何物

趣集

情是何物 随园居士 2717 2013-01-05 12:47:44

  离开/房间的时候,孙思说:“心仪,放松一点!任何时候,有我呢……孙思是不会让别人白白欺负你的!只要孙思还在,这个世界上,任何欺负你的人,她都必须付出低价!”这话说得——柳源、赵若怀那叫一个别扭。当时赵若怀背对着孙思,却面向着我,我清楚地看到,他痛苦地闭了闭眼……但很快……他又转过身去,平静正常地说:“对了,孙思,一会儿你们喝完酒就去酒店吧!那里有专人负责接待,说我的名字就可以了。打牌唱歌都行。明天早晨九点前,酒店都有早饭供应。上午的仪式是从十点半开始。”

我补充说:“房间反正是安排好了的,不住白不住!张先、韩磊、小向,你们几个住酒店,孙思可能应该回家去才对。但你可以先陪他们那里玩会儿。仪式虽然是十点半开始,但你们几个,可能应该适当早点。明天早晨电话联系吧!”

在过道里,我给赵若怀叮嘱说:“刚才的事,同学们面前暂时不提。敌不现我不现。如果那人真在里面,我想,他自己都会露出马脚来。魏无忌、马蜂等人说话,现在都比较大套,你就担待点!今晚有人找你拼酒,你可千万不要接招。我可能得在里面多坐一会儿了,三两杯之后,你先撤退,文若那里,还有这整个的场子,都交给你了!一会儿出来后,记得向钟诚要点东西吃,千万注意身体。哦,对了,让钟诚亲自做!一步都不能离开,免得又被别人钻了空子。还有你这被蛰过的手,该买药买药,尽量想办法处理一下!”

赵若怀说:“我敬完酒出来,就安排钟诚来给你送吃的。千万要吃!还有,别为刚才这事影响了你的心情。”

“我知道的!我再问你一句,陈忆这人,你真有把握吗?他不会再被梁阿满利用或是被她威胁什么的吧?”

“百分之百,十足把握,我还真不敢说了!但应该——还是不至于吧?柳咏呢,你有把握吗?”

“没有!柳咏我真没有把握。在主观动机上,我们似乎不应该再怀疑柳咏了。但柳咏就是个秧子。我刚才冒天下之大不韪,说出姓梁的那句话来,就是想让柳源回去给柳咏提个醒,同时也是针对陈忆。但孙思、林风、黄少游、螳螂这几人,我现在是有绝对把握的!”

“不包括魏无忌?”

“不包括!但刚才这事,他应该还不至于,他不会想到要去祸害我的脸呀!我已将蜜蜂之事告诉林风,关键时刻,他能做个证人也是好的!”

“果真如你所说,林风和你的关系在你可控之内,对他客气一点还是很有必要的!一会儿我再去师弟们的房间敬敬酒。但你要记住,林风方面,千万把握好距离!”

“放心吧!他最近几月的表现,不已经足以证明了吗?”

进到房间时,好些同学——尤其是女同学都已经吃好了,搁筷了,坐着闲聊,但男同学,喝得正起劲。应扬正往里面送酒水,我吩咐他收集一下客人意见,再加菜来!

见我露脸,同学们就责备开了:“傅心仪,你们终于来了!”“傅心仪,你岂有此理!现在才来!”“傅心仪,你太不够意思了!结识新朋友,忘了老同学。”

我拿过一个话筒,开始罪己:“黄教授、师母、各位同学,我们来晚了!大家见谅!”

马蜂立即说:“不见谅!不见谅!这时候才来,见什么谅?”

我把视线转向马蜂,却也看不出什么特殊的内容,于是继续说:“教授、师母,全体同学,你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非——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你们给足了傅心仪面子。傅心仪,赵若怀,在此深表感谢!活动安排是这样的:这里吃好喝好之后,我们会去到位于南滨路上的目前本区唯一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在那里打牌唱歌喝茶喝酒都行。明天早晨七点半到九点期间,都可以在酒店餐厅用早餐。婚礼仪式将从十点半开始,在酒店六楼大厅举行。届时我们全家,会在我们琴行部分老师的友情协助下,给大家奉送一台相当凑合的节目。请大家准时参加!明天中午吃过午饭后,是赵若怀为你们提供的渝都半日游。明日三餐,都是在酒店解决。明晚晚饭之后,是赵若怀为大家提供的渝都特色的两江游。两江游回来,继续下榻同一酒店,后天的活动,明晚我再给你们讲解。”

女同学议论开了,“五星级酒店呀?情歌王子真舍得!”

“还有半日游、两江游。”

“还有节目!妈哟,这一趟划算。”

严寒掰着手指,找茬说:“同学们,我总结一下啊!吃、喝、赌这三大件都有了,那么——这里面——你们说——唯一还缺点啥呢?傅心仪,你家赵若怀反正都那么慷慨,可不可以干脆凑齐算了?”

赵若怀微笑说:“可以呀!别急!一会儿进到房间,会有骚扰电话打进的!到时麻烦你自己谈一下。不过心仪说了,为了力所能及地保障全体同学家属的利益,本次活动,嫖——是自费项目!”

同学们一阵哄笑。我说:“来!大家举杯!这杯我和赵若怀敬大家!感谢各位赏脸!”

黄教授说:“傅心仪,基本的程序还是要的!当全班同学的面,介绍一下咱班的这位杰出的特殊的女婿。”

有同学附和说:“对啊,说了半天,还没介绍呢,这是你什么人呀?平时你怎么称呼他呀?”

我在人群中寻找着,玩笑说:“这是哪位同学呀?当我小学生呀,这么弱智的问题也拿来逗我?教授你有所不知,这个赵若怀,同学们都认识的!至于称呼,那可多了去了,因时而变,老公、夫君、若怀,都有可能。不过,最通常的称呼还是(随即瞪起了眼,改成凶狠状)——姓赵的!”

严寒在笑声中插嘴,适时配合以女人的姿态、腔调,“没有说完!还有‘死鬼’、‘坏人’、‘恶魔……’身子还一扭一扭的,把女同学们笑得捧腹。

马蜂说:“同学们,傅心仪刚才这样的介绍,你们满意吗?”立即有喽罗跟风,“不满意不满意!”马蜂继续:“反正我不满意。什么都没有介绍嘛!性别、年龄、职业,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性别差不多就是外表所见的大家公认的性别吧!不存在造假!出生在1967年春天。云岫桑榆一个传说中的世外桃源。”

马蜂说:“详细!再详细!”

“再详细?赵若怀,请允许我帮你低调一点!”

赵若怀满不在乎地说:“千万别客气!想怎么损就怎么损!”

我微笑说:“那就详细点!以下是我替赵若怀作的自我介绍——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勉强糊口于治世,不求闻达于情场,心仪不以我卑鄙,三顾臣于草庐之中……”

全场人包括赵若怀都笑了,部分笑得东倒西歪、打颤。螳螂佝偻着身子,捂住肚子,拼命忍住笑,说:“妈哟,这还低调?你家赵若怀,啥时候成了‘亮’了呢?”

“回总编大人!我家赵若怀在我心中,他比‘亮’更亮!”

严寒笑着站了出来,说:“妈哟,这《出师表》精彩!比诸葛亮那个更精彩!傅心仪,真没想到啊,原来你竟如此主动,真的是三次亲自送到草庐之中?”听众当然又只好拍着桌子大笑了。我没笑,对严寒挥挥手,语重心长地说:“低调低调!”此语又引发新的笑声。

魏无忌站了出来,说:“各位同学!你们平时是怎么看问题的?抓重点!黄教授没教过吗?这几句话,最耐人寻味的其实是这句——‘心仪不以我卑鄙’。这一句空间很大!你们可以就此切实展开联想。”

又一阵哄笑,好几人跟着一起点头,严寒说:“对对对!太耐人寻味了!相当耐人寻味!咱班当年这四公子,因何而败呀?因何呀?我估计,就是这‘卑鄙’二字上,没有做够文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