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情是何物

傅文若悲音解倒悬

情是何物 随园居士 2599 2013-01-08 11:43:00

  我知道赵若怀快发狂了,逼近崩溃的边沿,于是跑过去,在他胸口上拿捏着,安慰说:“别急!别急!我脑袋没有坏掉。我知道分析问题。”赵若怀一把拉住我,说:“心仪,你一定要相信我!一定要相信!这就是一个连环计。”

与此同时,听到孙思一声大吼:“哪里走?小向,这三人给我看好了,事情没弄清楚之前,不能就这么走了!”

傅文若泪流满面,跑过来抱住赵若怀的双腿,说:“爸爸,我怕!爸爸,你别走!爸爸,你答应过我,不跟那个坏女人走的。”

赵若怀抱着女儿亲了亲,说:“乖,别怕!爸爸不会走的!”

回过头时,我接触到孙思嫉妒的目光。孙思意味深长地看看赵若怀,又发话了,孙思的特色在于,他不用扩音装置,但能达到我和赵若怀使用扩音装置相同的传音效果。

他说:“心仪,赵若怀,别急,我给你们主持公道!”然后面向了来人:“三位要认清形式,这里不是你们信口雌黄的地方!你不说赵若怀搞大你肚子了吗?孩子呢?孩子在哪里?”赵若怀面色铁青,呈高度紧张的状态,我能分明地感到他身体的颤抖。有那么一瞬间,我已经断定!今天的局面是孙思导演的,那个孩子已经客观存在了,成为了一个孙思将要出示的铁证,但是很快,情形变化了,那姑娘迟疑一下,说:“孩子……孩子自然是在我肚子里!”

孙思说:“证据?证据呢?”

赵若怀正了正身子,把文若转移给周围的老傅,然后调整调整胸前的扩音装置,走到了孙思的前面,说:“对不起,这位姑娘,我不认识你!”声音相当有底气。刚才的紧张,全没了!人群再次大哗,赵若怀继续侃侃而谈:“赵若怀刚才看在大喜日子的份上,不跟你一般见识,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请现场的观众朋友们记下今天这个日子,这位姑娘说,她肚子里有赵若怀的孩子。空口无凭,鉴定为证。赵若怀现在要说的是:姑娘,赵若怀就算想要儿子,也麻烦不到你的头上。”

妈妈的,前后两分钟时间,这人突然就底气成这样?为何?是了,至少最近这段,赵若怀是真没动过这人了,真没和这人再发生男女关系了,所以他这么有底气?那先前为何怕成那样?是了,以前和这姑娘,毕竟有过一段,他也拿不准,有一个李念的前车之鉴,又有吴家平的跟踪迫/害,再有梁阿满的穷追不舍,这么些年下来,他被人整怕了,他是怕那个用心良苦的背后黑手,很久以前就开始策划了。

姑娘委屈了,号啕大哭,边哭边骂:“赵若怀,你个没良心的,你敢说不认识我?”

孙思立即抓住,附和说:“赵若怀,你到底认不认识她?”

我的同学群中立即引发了新一轮嘈杂的热议,因为这一群人中,应该是有人认识这姑娘的,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感觉比较面熟,需知当日在晁建阳酒楼,我和赵若怀在渝都重逢时,赵若怀当天带着的,正是眼下这姑娘,当时少游、螳螂、黄莺、白灵、布谷等人,都曾和赵若怀、和这姑娘同桌吃饭,安能不面熟?

魏无忌坐在同学群中喊:“傅心仪,你真不认识这女人啦?你记性有这么差吗?同学们,田文卫、黄少游,你们呢,也都没印象了吗?三、四年前、晁建阳酒楼的那次同学会……”

姑娘从包里掏了掏,向空中挥挥手,照片就在过道附近的几张餐桌上,飘飘撒撒起来,那附近的几张桌,都被赵若怀老家来的客人们占据着,赵姨妈负责收集着那些照片,并不让她的亲戚们向旁边我的同学桌上传阅。我走过去,向赵姨妈要了几张,太熟悉了,应该就是上次用快递寄送我的那套照片的一个翻本。有了这些照片,我更加确信了那个背后黑手的存在。

柳源说:“照片也有假的!电脑上都可以合成。大家别信!”

同学群中有人高喊,说:“让赵若怀说话!到底认不认识?到底什么关系?”

我意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赵若怀怎么说话?他怎么说?真把这姑娘逼急了,她真来个寻死觅活,今儿个该怎么办?这时候只能是我说话了。

我站了出来,站到了所有人的前边,旁边的少游、螳螂两人,立即向前挪动了几步,一左一右地靠住了我。

我尽量平静地说:“大家安静!惊扰人家了!给大家说声抱歉!大家今天到这里来,是来参加我和赵若怀的婚礼…”说到这里,语气自动调整为揶揄状态:“可是这年月,办点事难呀!竞争竟是如此之激烈!”现场立时全面哄笑。

我面向着三位不速之客,抑扬顿挫地继续:“这位妹妹,首先,我很佩服你的勇气!就今天这种场合,就你刚才那些惊人之语,说实话,非寻常女性所能出口。你的为人,据此可见一斑!”

说到这里,姑娘以比先前更大的声音咆哮说:“你是什么好东西?你被别人睡过!赵若怀说,他根本就不喜欢你!他就是来报复你的!”

急火攻心加上义愤填膺,我已经有些站立不稳,好在旁边有二人护着,正强撑着要继续开口,这时,后面传来老傅、杨木、傅文若紧急呼唤杨柳的声音,不好!我奋力扭头,拔腿想奔杨柳处,但不知怎么搞的,偏偏就有那么不争气!这次是真没坚持得住,这次眼前一黑,就真的掉下地去了,但被人挡住了,倒在谁的怀里了,只觉得头晕目眩,全身有气无力,想说话,但发音艰难,想睁眼,但感觉很费力,只有一个强烈的意念:不服气!不能就这么算了!我得把话说回来!于是强撑着,这样的结果是:部分感觉仍在,部分听觉仍在。

然后就听到各种各样的嘈杂的声音,先是少游、螳螂的惊呼,然后是赵若怀的声音,他说的是闪开我来。然后在我身上拿捏起来,然后是孙思大声的威严的发狂的声音,孙思说:“张先、小向,给我守住这三人,一人都别想走!”也有傅文若的哭声,老傅悲怆的安慰声,然后又有人喊闪开,我好像就被人抬高了,信手拾起来了。但很快,又被放下了,转移到另外的人手里,继之而起的,竟然是两人过招的,拳打脚踢的声音,对,过招,是孙思和赵若怀!边过招还边吵架,孙思说:“我怎么跟你说的?你又是怎么做的?对不起,我俩以前的约定全作废了!”赵若怀说:“这是别人在陷害我!你动动脑子!今天这种场合我怎么能让你把她带走呢?就算要去医院,那也只能是我!住手吧!心仪的安全要紧!”孙思说:“我现在发现,她只有在我手中,是安全的!”

周围喧闹一片,议论劝架之声,响彻房间。好些人杂乱地喊着别打了,救人要紧。

再然后是傅文若大声的带着哭腔的命令声:“别打了!你们住手!老孙,文若求你了!”然后又是:“老孙,师父,文若喜欢你!佩服你!可老赵他是我爸爸呀,文若想和爸爸妈妈在一起。老孙,求求你了!”再然后就是傅文若的哭声,我的眼角,好像也流下泪来,有人很快又替我擦拭了。

声音就渐小了,又有人在我脸上、头上几处按了按,我就又能看见周围的东西了,就是有点虚弱,旁边孙思、赵若怀、林风、螳螂、少游、老傅、杨柳、文若、柳源……孙思的手仍在我脸上按着,显然刚才,是他把我按醒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