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婚姻险恶,不行就撤

番外一:珍惜眼前人(八)

婚姻险恶,不行就撤 临水界 989 2012-12-16 00:16:01

  多亏了郁谦的药,颜语睡了一觉起来烧就全退了。作为感谢,颜语一大早起来借了客栈的厨房做了一碗素面送到了郁谦房里。

然而站在郁谦的房门口,她又踌躇了。

隔着素面散发出的腾腾热气,颜语素来清灵的眸子似是罩了一层雾,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些违背自己性格的事情来。

似乎从昨晚开始,就都不一样了。

本来她的生活很简答,除了画画就是瑜伽,偶尔看看报纸听听广播,在别人看来或许单调甚至落伍,她却觉得很好——她讨厌复杂的东西,越简单越得她欢心。

所以她把自己的生活也操持得如此简单,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没有电视,她照样过得很好。

她一个人,简简单单的,二十三年了,一直很好。

没什么不满意的,也没什么需要忧愁的。

可是可是,从昨晚开始她却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沼泽,越挣扎陷得越深,至于那沼泽的名字,她却不知道——只知道这和郁谦有关,因为她只接触过他。

在这么敏感的时刻,她应不应来找他呢?答案当然是不应该,可是毕竟是托他的福让自己的病好了,再怎么说也好好好感谢下。

可是……可是……

就在颜语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的时候,门却“吱呀”一声自己开了,探出了郁谦那张脸上明显写着睡眠不足的脑袋。

其实按说像郁谦这样的夜猫子,应该是晚睡晚起的,才早上八点,绝对不是他起床的点。那他怎么会这么早就起了呢?他自己也不知道……打从昨晚见到颜语那昙花一现的笑之后,他就整宿整宿的脑子里全是她的身影,就跟魔怔了一样。

直到天空大亮,才微微有些睡意,可是肚子却又开始闹腾了。瞌睡虫与咕咕叫斗争了一个小时后,饥饿战胜了周公——他索性爬起来去吃早饭,却没想到一开门就看到了一碗散发着香味的面。

睁着朦胧的睡眼,郁谦从屋里伸出一双手端起面就往回走,“滋溜”吸了一口才有声音穿过半掩的房门传到颜语耳中。

“今天很自觉啊小丫头,放心吧,下一本书里绝对有你的角色。”

隔着房门,颜语愣了愣,瞬及明白郁谦把她当做韶韶了。

颜语微微蹙起了眉头,自己费了那么大力气做的事就这么轻易地归功到别人身上了?有些气恼地瞪着空气瞪了一会儿,颜语为自己的小家子气感到微微的羞赧。

将托盘放到郁谦的门口,便牵着裙摆踩着绣花鞋悄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一个早上就这么在心神不宁中度过。中午时分,颜语下楼吃饭,见韶韶杵着脑袋趴在柜台上看动画,状似无意地问起了郁谦,却被韶韶当场刺破。

“颜语姐姐,你的随便问问真是问得很刻意啊……”韶韶摇着脑袋,“你真的二十三岁了吗?怎么听你说话那么像小孩子啊,一点技巧都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