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婚姻险恶,不行就撤

番外一:珍惜眼前人(十三)

婚姻险恶,不行就撤 临水界 1056 2012-12-21 03:30:00

  “病人已经醒了,但是不能受刺激。”护士从病房出来,如是嘱咐郁谦。

米米宠因为情绪太过激动,已经被宣少明架走了。郁谦捶着自己的脑袋,骂自己不是人。他最终还是伤了她,虽然他本意并非如此。

如果当初自己可以再心狠一点,会不会,事情就不会发展到如此无法挽回的地步。

他怎么可以因为一时心软就娶了她,娶了她又不给她应有的爱应有的疼爱和关注——这两年,他究竟做了什么?!

迈着沉重的脚步推门进去,郁谦不敢去看颜语,他怕在她眼中看到恨。

他怕极了,如果她恨他,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然而,等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看去的时候,却发现颜语眼中什么都没有,空空如也,黑黝黝的大眼睛,与他对视——是空洞的,荒芜的——就好似青青草原被一把火烧过之后,什么也没剩下一般。

郁谦慌了,慌得手脚冰凉,脑袋一片空白。

“医生告诉我孩子没了。”颜语面无表情地说道,说完却忽然诡异地冲郁谦一笑,继续说道,“真好,解脱了。”

郁谦疾步走过去,蹲坐在床边,他握着颜语没有吊点滴的手放在自己胸口,整个人都在轻微地战栗,他几乎是哆嗦着嘴唇说完完整的一句话。

“颜颜你别吓我,难过你就哭出来,我在这里。”

“我为什么要哭?”颜语的脸上显出了疑惑的表情,褪去了尖锐的笑意,水眸缓缓浮上一层雾,那表情像极了孩子,“反正哭了也没人看,我为什么要哭?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人,不管我是开心还是难过,都没有人会在乎,那么我为什么要费心思让自己伤心还是快乐。”

呼吸一滞,郁谦才发现自己给她的关心竟然如此之少。当初他或多或少能猜到颜语执意要嫁给他的原因,所以私心想着如果没有爱情,就给她亲情吧。可是他却没有做到……他为任若馨的结婚和婚后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而愤怒,回到家就把自己关到书房写小说宣泄纾解情绪,有什么话也只对网上的朋友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颜语出远门取景的时间单位从小时延长到天,到周最后到月,如此明显的变化他竟然一点也没有察觉,而是自作聪明地以为颜语长大了,独立了,不用再依靠自己了。

可他怎么就忘了,再怎么长大她也是只是一个二十四岁的小姑娘。

她把她的一切奉献给了他,他却给了她破碎的,荒芜的未来。

颜语转了转眼珠,望着陷入沉思的郁谦,动了动被他握住的手,慢慢抚上他的脸,一点一点仔细地描摹着他的五官。

随着最后一笔勾勒完,颜语的眸中雾气散尽,她冷笑着问他:“为什么不质问我孩子是谁的?”停顿了一会儿,又自问自答喟然道,“啊,你根本不爱我,怎么会在乎孩子是谁的呢?可是我毕竟是你名义上的妻子啊,公然给你戴了绿帽子你怎么能无动于衷呢……原来是我想太多,把自己想象地——在你心目中占的分量太重了啊……郁谦,你好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