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阎王扛上女巾帼

闲话

阎王扛上女巾帼 一溪明月 1604 2009-04-03 01:29:55

  太阳懒洋洋地挂在山上,柔和的光线照得身上,脸上都暖烘烘的。

娘垂着头,脸上漾着温和的微笑,膝上摆着一件几近完工的蓝底碎花的薄夹袄,一边飞针走线,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跟我闲聊。

娘有一手刺绣的绝活,当年大娘就是舍不得她的手艺,才把她从娘家带过来。除了侍候她的起居,还专门负责她的一切衣服饰物的刺绣活。

闹出风波之后,娘虽然做了爹的姨娘,大娘却再也没跟娘说过一句话。她的一切用度,也再不肯沾娘的手。

我没来那几年,娘一直偷偷从府外接绣活进来做,挣些银两贴补家用。

这些年家境渐好,她却改不了亲手做衣的习惯。

我想了想,与其让她闷在家里无所事事,成天瞎想,不如让她找些事情做着,反正有我盯着也累不坏她。

枯坐无聊,一时手痒,索性也去拿了条簇新的丝帕出来,有一针没一针地扎着。

若是现代的那帮亲戚朋友看到昔日的商界女强人,居然拈起了绣花针,怕是眼睛都会瞪得脱窗。

“漓儿,啥事那么高兴?”娘停了手里的针线,目不转睛地瞧着我,探询的意味很浓。

“又赚了一笔银子,能不高兴吗?”知道她想问什么,我微微一笑,不着痕迹地岔开话题。

“漓儿,”娘有些失望,婉转劝说:“银子够用就好,女孩子家家的,整天抛头露面的在外面奔波,成何体统?”

“嗯,”不想破坏气氛,我表现柔顺:“我知道。”

“再过几天,你就十七了,”娘温柔地看着我:“乘生日的时候,去给爹请个安。”

别以为夏府还记着我这九小姐,只不过我的生日刚好在中秋,所以娘才有这么一说。

“不去。”我垂着头,淡淡地答。

年少惨淡时尚且不肯向他求助,现在羽翼已丰,更加不会向他摇尾乞怜。

“漓儿,”娘柔柔地低叹:“不论他对娘怎样,都是你的爹,父女之情是无法否认的。”

“娘~”我不悦地拖长了音调。

“傻丫头,”娘苦心婆心地劝:“只有跟爹的关系好了,他有好的人家,才会替你留着心。”

好人家?别说夏礼贤的眼光有待商榷,就算他真的有上好的女婿人选。夏府连我在内,共有四个女儿,不论怎么算,都轮不到我吧?

更何况,先后在两个风格迥异的时空里生活了三十五年,我对于婚姻早就不抱任何幻想。

单身的生活多好,无聊时调戏一下帅哥,寂寞了拉子秋到处乱逛,多么逍遥自在,无拘无束?

“不必了,如果要嫁人,我会自己去找,不需他来操心。”我一个软钉子碰过去。

“这孩子!”娘吃了一惊,撩起眼皮看我一眼,迅速垂下眼帘,双颊染上了淡淡的红晕:“胆子越发大了,这种浑话也敢说?”

呃,这就算大胆了?

她要是知道我在外面做的那些事,怕不会吓得魂飞魄散?

“娘,”我故做轻快,低声笑道:“三小姐都没出阁呢,我急什么?”

“不许胡说,你怎么跟她比?”娘蹙起眉尖,惊悸地看着我。

晕,说一说而已,还能成了事实?

再说了,她不就是之前死了一个未婚夫吗,值得如此戒慎戒惧?

“因为她是大娘生的?”我故意歪曲娘的意思。

“漓儿~”娘低喝,不安地四下张望,生恐被人听了去,在背后乱嚼舌根。

“我跟你说着玩呢。”我急忙出言抚慰,把话题叉了开去:“对了,昨儿个那件狐裘穿着可暧和?”

“对了,”娘果然心思单纯,立刻被我引开了注意力:“你哪来的钱买这么贵重的东西?”

“我把上次娘的那些绣品卖了啊。”我说得云淡风轻。

说来惭愧,那些春宫抽象画,我画出来,骗她去绣。

她问了一次,我诳她说是客人指定的图案,她便不疑有他,老老实实地绣了,至今不知自己绣的是什么玩意?

“那能卖多少钱?”娘不以为然。

“娘,”我靠过去,亲热地搂住她的肩:“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你的绣品市面上可是千金难求呢!”

“真的?”娘开心得象个孩子。

“我骗你干嘛?”

“唉,”娘抬手轻抚我的颊:“挣了钱,自己买几件首饰存着做嫁妆多好?买那么贵的衣服,又穿不出门,多浪费?”

看不出来,娘也有虚荣心呢。

“呵呵,”我微微一笑:“只要娘穿着暧和,不生病就好。”

“漓儿,”娘忽地红了眼圈,握着我的手,轻轻地摩挲:“跟着娘,连件象样的衣服都穿不起,真是委屈你了~”

我骇笑:“娘……”

“哟~”尖锐的女声突兀地在背后响起:“大白天的,娘俩抱头痛哭,这是演的哪一出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