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阎王扛上女巾帼

春红

阎王扛上女巾帼 一溪明月 1532 2009-04-05 13:13:10

  这后院,除了林妈一年中偶尔来个次把两次,平时连夏府的狗都不肯光顾,今天这是刮的什么风?

我按住心中诧异,回过头时已是个纯真无害的小女孩。

一个年约双十,身穿湖水绿绉纱裙的少女,手里拎着一只绸布包裹,正一脸鄙夷地远远地站在我们身后。

她是夏洁房里的大丫头春红,再瞟一眼她手里提着的那个包袱,心中已有几分明白。

哼,看来她是奉命来封我的嘴了。

“漓儿,”娘急忙推开我,仰头慌张地看着她:“还愣着做什么,快请春红姑娘入内看茶啊。”

“不用了,”春红慢慢地环顾一下四周,居高临下地望着娘,不急不慢地道:“别吃坏我的肚子。”

“怠慢了~”娘表情尴尬。

按我以前的脾气,哪容得她在我面前如此嚣张?

可再世为人,我明白了很多时候韬光养晦比锋芒毕露高明得多的道理。

我局促地捉着衣角,搬起矮凳递过去,堆起殷勤地微笑:“真是抱歉,家里没什么好吃的,春红姑娘,你请坐,有什么事吗?”

“不坐了,”她省起自己的来意,微微一怔,面上的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扬了扬手里的包裹,道:“呶,三小姐心肠好,挑了些衣服给你,拿去吧。”

“多谢三小姐。”我满面堆欢,上前一步,正要去接,她唇角微弯,牵了个诡异地弧度,手一松包裹啪地一声轻响掉到了娘的脚边,笑道:“哟,真是不好意思,手滑了~”

“不碍的,”娘弯腰捡起包裹,陪着笑脸道:“难为你们小姐还惦记着我们娘俩,过两天我让漓儿去给她请安~”

“娘~”一股怒气塞在胸口,我悄悄捏起了拳头。

我被人冷落,欺侮就算了,我反正也不稀罕跟夏府有什么联系。

可是,娘这种岁数凭什么受她一个丫头的气?

“漓儿,还不多谢春红?”娘朝我使了个眼色。

我没有动,淡淡地看着春红。

“咳,”春红心虚地偏过头,轻咳一声,目光闪烁地望向娘:“三小姐说了,以后九姑娘缺少物什银两,跟我说一声就可以,不必到帐房去麻烦程先生了。”

“多谢春红姑娘,”生恐我一怒之下惹出祸端,娘急忙按住我的手:“麻烦你回去转告三小姐,我们吃的饱穿的暖,也不缺少什么。”

见我没吭声,春红的胆子又大了,她冷笑一声,道:“我们小姐还交待了,天凉了,老爷的脾气也见涨,要九姑娘多做事,少说话,没事别到前面转悠,惹怒了老爷,那可谁也保不住她。”

嗬,夏洁打得好如意算盘,以为恩威并施,就能使我老老实实地呆着?

其实她命运多舛,二十二岁尚待字闺中。好不容易找个情投意合的男人,嫁人也好,偷情也罢,都与我无关。

本打算彼此心照不宣,这事就此揭过不提。

可她千不该,万不该派个丫头到我面前来颐指气使,企图恐吓我。

我夏漓又岂是怕事之人?

“春红姑娘,”娘听了这话,惊疑不定,目光来回在我和春红的身上打转:“能否请你告诉我,到底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我淡淡地一笑:“三姐这是在教我做人呢。赶明儿个我得好好去谢谢她。”

听到我叫三姐,春红神色一变,轻蔑地撇着嘴角:“九姑娘,你要认清自己的身份,别以为三小姐怜惜你,就可以顺杆往上爬。”

姨娘生的,那也是小姐,身份上再怎么也比丫环要高,轮不到她来教训我。

“是,我知道了。”掩住内心的情绪,我不冷不淡地下逐客令:“我和娘还得干活,没什么事的话,你请回吧。”

“哼!”春红见我不为所动,自觉没趣,扭身便走:“话我已带到,你好自为之……哎哟!”

话未说完,也不知怎地“扑通”一声摔在地上,跌了个嘴啃泥。

“呀~春红姑娘,没摔着吧?”娘一惊,霍地站了起来,急忙推我一把:“还愣着做什么?快去扶她起来。”

春红涨红了脸,双手撑地,爬了两下竟没爬得起来?

“春红姑娘,”我心中诧异,嘴里殷勤探问,脚下却没有移动半分:“你没事吧?要不要我拉你一把?”

“不,不用了……”她脸上阵青阵白,哪里敢看我?慌慌张张地爬起来,连滚带爬地走了。

目送着春红狼狈在消失,我心中一动,这才走地去垂下头细细察看。

奇怪了,明明这里被我修得极平整,她怎么会在平地上摔那么大一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