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阎王扛上女巾帼

离他远点

阎王扛上女巾帼 一溪明月 1085 2009-04-09 14:44:52

  “瑾王?”子秋挑眉,惊讶地望着我:“你什么时候惹到他了?”

错了,不是我惹他,是他来招惹我。

很想把这中秋之夜当成一个插曲,但是他不放过我,那双邪魅的眼睛总是在梦里缠绕着我,幽微森冷,让我不寒而粟。

两世为人,对于危险,总是比别人敏感了一些。

我虽不可能主动出击,但也不能被动挨打,至少得有些提防不是?

“哪有那么复杂?”我微笑着粉饰太平:“只是对于有可能成为夏家一员的人,做些最基本的调查而已。”

“成为夏家的一员?”子秋的嘴张成O形,错愕地瞪着我:“你从哪里听到的消息?”

看到子秋的表情,越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明眼人一眼看出,姓杨的对夏洁毫无诚意,完全是在耍着她玩。只有夏家人一心想攀附权势,才会傻傻地相信他。

“中秋之夜,夏大学士府全家总动员,隆重迎接王驾。”我淡淡地陈述事实。

“全家总动员?”子秋鹦鹉学舌,表情古怪:“这个全家,也包括你吗?”

“嗯,”我偏头想了想,轻松地耸了耸肩:“虽然并不是我和夏礼贤的本意,但也勉强算是吧。没猜错的话,那场盛宴的主题,就是如何把夏洁低价倾销给姓杨的。”

现在想想,我当时实在是太意气用事了一些,不该装疯卖傻地讽刺夏礼贤。

倒不是后悔当众让夏大学士下不来台,而是不该曝露了自己,引起了杨予深和夏家人的注意。

我几乎可以预见,以后我们娘两在夏家的日子会更趋艰难。我虽不惧,无奈投鼠忌器,娘的心情我无法不考虑。

哎,富贵果然令人志移。这几年渐渐厚实的口袋,让我变得张扬起来,我的忍者神龟功夫,还有待提高。

“夏漓,”子秋神情严肃,斩钉截铁地道:“听我的,离他远点!这个人绝对不是你招惹得起的!我可以断言,他对夏洁以及夏家的任何一个女人没有半点兴趣!”

“我想也是。”我点头认同他的后半段观点。

至于前半段嘛,就交给时间去检验吧!

“不行,”子秋显得很不安,忧心冲冲地望着我道:“你还是从夏府搬出来吧,反正你对那个家也并不留恋,不是吗?”

“我何尝不想?”我忍不住再次叹息:“可惜,娘舍不得离开那个地方。”

离开夏家,对我而言,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扼腕ing~

“唉~”子秋皱着眉,象只困兽在房中焦躁地来回走动:“不行,我得想个万全的法子。”

相识七年,还从未见子秋这么不安。

我不禁深深好奇,杨予深何德何能,令素来有商场儒将,号称温柔一刀的腾子秋如临大敌?

我忍不住白了子秋一眼:“得了,姓杨的也不是洪水猛兽,我更不是什么绝世美女,就算他要玩,也绝对不会挑上我。你要是还不放心,大不了我答应你,以后少去前院就是了,用得着如此紧张?”

“这时候,你倒有自知之明了?”子秋斜睨着我,调侃。

“行了,不是说要去见一个客商?”我笑着转了话题:“快走吧,不然要迟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