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阎王扛上女巾帼

聪明反被聪明误(二)

阎王扛上女巾帼 一溪明月 1270 2009-04-11 19:50:40

  “腾公子,这就是你的诚意?”身后,清雅如玉的声音听不出起伏,也分不清喜怒。

拷,子秋那一脚,踩得还真是重。

沙子从伤口揉进肉里,生生的疼。

“对不起,对不起!”子秋偏头,象是没有听到我的哀叫,他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冷厉:“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爬起来给王爷陪罪?”

七年,结识七年,子秋一直对我温柔有加,即使生气也是清润如莲,我从未在子秋的眼里看到过这么严厉的神色,一时不禁呆住。

“还不快点?”子秋再次催促,眼里掠过一抹焦灼,暗含了几分担忧。

“腾公子,”皂色厚底青缎面的靴子缓缓地移到我的身前半米处停住,一双清亮的眼睛冷不防撞进我的眼底,清俊的脸上带着一丝怜悯:“你好象,踩到他的手了。”

我呼吸一窒,惊愕地瞪着那张脸,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冷汗瞬间爬满了脊背。

如果撇开他唇边那抹浅笑不谈,那眉眼,那容貌,不就是几天前在夏府出现过的杨予深?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认出我来了吗?

当然,让我感到后怕的远不止那张熟的脸宠,还有他截在风中飘摇的紫红色隐形云纹的衣袖。

毫无疑问,这正是我方才的杰作。

我迅速地垂下眼帘,下意识地想逃。

可是不对,子秋不是再三警告我离他远点?如果对方是杨予深,最少会事先提醒,绝不会令我措手不及。更何况,以我对子秋的了解,他绝不可能冒着我的身份被拆穿的危险,带我去与他面谈。

那么,他是谁?

象是看穿我眼底的疑虑,子秋苦笑一声,拱着手道:“豫王爷,这奴才年纪小,没见过啥世面,还望你大人大谅,不予计较。”

他就是传言中那个以温雅和善著称的兼管工部的豫王杨予溱?

子秋也不待那王爷答话,一脚踢了过来,冷冷地睥睨着我,厉声喝叱:“蠢材,还不快滚?”

看着色厉内荏的子秋,不知为什么,我忽然有些想笑。然而,在这种场合笑出来显然是极不合适的。

我更深地低下头,垂着手,很配合地做出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草民该死,冲撞了王爷~”

“呵呵~”杨予溱忽地笑了起来,犹如春风拂面:“腾公子煞费苦心地维护着他,本王还能跟一个孩子计较吗?”

“谢王爷恩典~”听他这么一说,我立刻展颜而笑,顺势站起来谢恩,不让他再找借口罚我。

不愧有狐狸之称,子秋被他拆穿把戏,居然面不红气不喘:“豫王,请~”

“呵呵~”杨予溱哂然一笑,领先昂然朝怡春院而去:“好,就让我听听,你有什么好理由说服我?”

子秋明显松了一口气,抛给我一个眼神,示意我迅速离去,扬起笑容紧跟了上去:“我保证,王爷听了绝不会后悔。”

“哦,”杨予溱在门边忽地转身,清俊的眸子里迅速掠过一丝狡黠:“怎么,这个蠢材不跟着一起去吗?”

“呃~”子秋怔了一下,淡淡地解释:“他手脚笨拙,人又有些傻乎乎,草民怕他再生祸端,无意间又冒犯了王爷,扫了王爷的雅兴……”

傻乎乎?要不是有我这傻瓜,他能有今天?

“每日里跟前跟后侍候本王的都是些聪明人,其实也没什么意思。”杨予溱莞尔一笑,目光趣味地停在我的脸上:“偶尔用一次蠢材,换换口味,似乎也不错?”

“那好吧,既然王爷吩咐,你就一起来吧。”子秋没有看我,冷冷地扔下一句话,与杨予溱并肩走了进去。

忍是心字头是一把刀,为了大事,为了白花花的银子,我忍。

调整好呼吸,我一咬牙,跟在他们身后走了进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