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阎王扛上女巾帼

聪明反被聪明误(三)

阎王扛上女巾帼 一溪明月 1380 2009-04-12 18:03:52

  “哟~腾公子来了?快里边请,酒菜都早已预备好了呢~”老鸨热情的声音让我不禁怀疑子秋根本不象他所说的,是第一次光顾这里。

“杨公子,请~”子秋轻咳一声,熟门熟路地引着杨予溱朝预定的雅间走去。

我生恐被老鸨认出,垂首躬腰,恨不能把自己变成一个隐形人,跟在他们的身后溜进了包间。

还好,老鸨显然对于一个仆人没什么兴趣,注意力全放在那两位主子的身上。

“行了,这里先不用人侍候,你先下去吧。”子秋塞了一绽银子到老鸨的手里,把她打发走了。

总算是又过了一关,我不禁悄然松了一口气。抬头一瞧,还真是巧了,这刚好是上次我跟老鸨谈生意的雅室,只不过布置已不可同日而语了。

墙上挂着几幅古画,我对书画虽没有很多研究,但也能看出那些字笔力雄浑沉厚,遒劲中透着潇洒,绝对是名家手笔。

靠窗的条形长几上摆着一张焦尾琴,桌边一只粉青釉玉壶春瓶,瓶子里很应景地插着一枝怒放的秋海棠,那艳丽的色泽,勃勃的生气弥补了瓶身的单调,凭添了几分活泼。

中间的圆桌上摆着一只红泥小炭炉,炉子上架着一只白描泥的茶锅,炭火烧得正旺,吐着红红的火舌;炉边放着一套青花莲池图茶具,画片是荷花、莲蓬、鸳鸯和蝴蝶,笔法随意潇洒,颇为雅致。发色沉稳,胎质白细,釉层明亮滋润,釉色为蛋青釉。

啧啧啧,子秋这家伙到底搞什么鬼,居然把他压箱底的一套宝贝都拿了出来?只不过为了争一座桥的承建权,用得着这么大手笔吗?

“……小漓?”

“嘎?”拉回远扬的思绪,猛一抬头,才发现子秋正轻蹙着眉头,不快地看着我。

而杨予溱则翘着双足,手臂悠闲地搭在椅背上,唇角含着笑,略带研判地觑着我。

“公子有何吩咐?”我收敛心神,恭敬地询问。

“替王爷泡杯茶。”子秋淡淡地吩咐。

谢天谢地,他总算没有呆到让我抚琴助兴。

“是~”我应了一声,慢慢地走过去。取了锅子,熟练的烫壶、倒水、置茶、注水、倒茶……动作流畅,有若行云流水,姿态美妙,一气呵成。

“王爷,请~”我恭敬地捧着茶盘,递到两人身前。

杨予溱微笑着接过茶,送到鼻端轻嗅:“不错,香味清新淡雅,条索纤细,色泽翠绿,汤色明亮清澈,这茶不饮已知是上品。腾公子好福气啊,手底下有此能人。”

呵呵,他不夸茶具珍贵,倒赞我的茶香,不能不说是个识货之人。

“谢王爷夸奖~”我难掩得意之情,扬着眉毛,轻声致谢,把另一杯茶递给子秋,躬身退到一旁。

“这小子,都怪草民平日太惯着他,以至闯了这么大的祸,王爷可别夸他了!”子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架式。

我不敢吭声,只把这笔帐记在心里,回去再跟他算。

好在杨予溱与子秋两个寒暄几句,话题便不在我身上打转,很快进入了正题。

子秋事先的功课做得很足,大到施工进度,桥体用料,小到施工人员调配等等,都答得让他极满意。

我心不要焉地听着,不断地偷偷打量着杨予溱。

予深,予溱,同样是俊朗帅气,同样是英挺健硕,同样是气宇不凡,这兄弟俩的气质竟有着天壤之别。

啧啧啧,还以为有权有势的男人都是一副嘴脸,原来也有他这种笑若春风,平易近人的俊男?

正胡思乱想之间,两个人已大致谈妥。

“啪啪~”子秋轻拍两掌。

从外间掀帘进来一个身姿曼妙的女子,淡扫娥媚,铅华洗净,竟是一身素白的衣裳,头上只插着一只白玉飞凤簪,款款而来,竟是风华绝代。

想不到怡春院这种地方,竟然还藏有此等绝色?

我一时不禁瞧得呆了。

“此女名鸣涛,最擅操琴,子秋斗胆相荐,希望公子喜欢。”子秋微微一笑,起身携了我告退。

杨予溱但笑不语,低头啜了一口清茶,意态悠游,似是十分满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