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阎王扛上女巾帼

一波未平(三)

阎王扛上女巾帼 一溪明月 1285 2009-04-17 23:43:49

  “这是谁啊?男不男女不女的,怎么闯到这里来了?”大夫人蹙着眉头,冷冷地极之不屑地盯着我。

她望着我的表情象是在看着一块正在腐烂的臭肉,极度厌恶与鄙夷。

“小姐,”娘谨守着未嫁前的本份,以丫环自居,垂着头,小心翼翼地答:“她是漓儿啊,你应该见过她的。漓儿,快叫大娘~”

我垂眉敛眉,恭恭敬敬地向她行了个礼:“大~”

“芸娘,”大夫人崩着脸,连眼皮子都不朝我瞄一眼,冷冷地批评:“我记得当年你跟我身边,也是读过些诗书礼仪的!到底是怎么教女儿的?你瞧瞧她,男不男,女不女,成何体统?”

“大~”我皱眉,张口欲辩。

娘拼命拉着我的手,忍气吞声地道:“小姐教训得是,是奴婢疏于管教,漓儿才会野性难驯~”

“哼,”大夫人得理不饶人,声音越见尖利:“芸娘你说得轻巧,她胆大包天,在府里公然行窃,这种卑下龌龊的行径,怎么能用一句野性难驯简单带过?”

“小姐~”娘哀哀欲泣:“奴婢以性命担保,漓儿绝对不是这种人,请小姐明察~”

“哼,赃物已在你房里搜出,还有脸狡辩?”大夫人悖然大怒。

“冤枉啊,小姐,你相信我,漓儿真的是冤枉的!”

“慢着,”我听出不对,抬起头来狐疑地望向大夫人:“府里到底丢了什么东西?无凭无据的,胡乱栽赃,那可不行。”

这些年,我也赚了不少钱,虽然娘生性节俭,但我为博她开心,陆陆续续也替她添了不少值钱的玩意,包括首饰衣物。若是他们拿这些东西来污蔑我,我岂不是冤死?

大夫人冷哼一声,轻蔑地俯瞰着我:“好个巧言伶色的泼丫头,平日装得乖巧温顺,今日可露出本来面目了不是?你要证据,我就拿给你看,免得你说我冤枉了你!看清楚了,这东西可是你的?”

说完,她顺手从桌上拈了一枝明晃晃的簪子,咣当一声扔到我的脚边。

我拾起一看,却是夏洁那日给我的那枝金簪。

我拿回去后,顺手就搁到梳妆台上,一直忘了这个茬,却被她找着理了。

“大娘,”我直视着她的眼睛,清清楚楚地道:“这枝簪子是三小姐赏我的。”

“洁儿给你的?”大夫人冷然一笑,看着我的眼神象看着白痴:“真是笑话,若是她给你的,又怎会说簪子不见了,着人四处寻找?”

我一听便明白了,原来夏洁给我下了个套,等着我往里钻呢。当时除了春红,再无旁人佐证,要想洗清自己,怕是登天还难了。

况且,就算有其他人在场,这种时候,只怕也绝不会站出来替我说话。

“许是三小姐贵人事多,忘了也不一定?”我直挺挺地跪着,心情沉重。

自己一时大意,中了奸计就算了,却无端连累娘受到惊吓,真是该死。

“好啊,事实俱在,居然还敢犟嘴?”大夫人气不打一处来,提高了嗓子喝道:“来人啊,给我掌嘴!”

“是!”旁边的仆妇早就捋拳掳袖等着热闹,听到命令,轰地应了一声,立刻围过来两个老妈子,拉着我就要开动。

“嚷什么?三里之外就能听到动静了!”夏礼贤黑着脸,很不高兴地推门走了进来,脸拉得长长的,开口就是训斥:“你这个家是怎么当的?一点小事,搞得鸡犬不宁,还不快住嘴,没的教人看了笑话!”

大夫人这几年虽不受宠,但她毕竟是元配,且夏礼贤敬畏岳父,夫妻二人也算相安无事,几曾在大庭广众之下遭到训斥?

“老爷~”她正欲反驳,忽地瞪大了眼睛,傻傻地愣住了。

我心中好奇,扭头朝门边看去,不禁愣住了。

杨予深?这家伙怎么又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