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阎王扛上女巾帼

解释与掩饰(三)

阎王扛上女巾帼 一溪明月 1151 2009-05-09 19:54:52

  他没有说话,慢慢地蹲了下去,随手一捋,已将宽大的裤腿提到了膝盖上,露出一大片淤血青紫的皮肤,他慢慢抬头,冷冷地望着我:“这就是你玩了三天的结果?”

“呃,”我尴尬地并拢双膝,挣扎着想摆脱他的控制:“这个看着吓人,其实一点也不痛,真的~”

“别动~”他的声音并不高,却透着一丝不可违逆的霸道。

“嘿嘿,”他的表情太凝重,我试图用玩笑缓和气氛:“幸亏我不是那种保守的女人,不然,就凭现在这个举动,你就非得娶我不可了!”

他没有接腔,不知从哪里变出一个瓷瓶,揭开盖,淡淡的薄荷的香味立刻充斥在鼻端。

我不放心地探出头,发现他挑出一些绿色的膏状物来,试图抹在我的伤处,我立刻死死地拼拢双膝,大呼小叫:“你给我乱涂什么?自己有没有先试用过的?我可不喜欢以后膝盖上留下难看的疤!”

事实上,我这人对疼痛比较敏感,小时受伤,最恨的就是抹酒精,那比直接杀掉我还痛苦,偏偏又不喜欢碘酒的颜色,所以一般选择硬撑。

“你还知道怕丑?”他冷冷地骂,啪地一掌打在伤处,疼得我“啊”地一声叫出来,反射性地抬起了膝。他刚好垂头,膝盖很自然地就顶上了他的下颌,发出“咔”地一声轻响。

呃,老天,一定很痛!

我掩面,从指缝里偷窥他的表情:“抱歉,不是故意的!”

他闷哼一声,抬眸扫了我一眼,普通的一眼,淡淡的一眼,却让我老老实实地安静下来,直到他上药结束。

除了一开始的麻痒,并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再加上薄荷的清凉,貌似还不错。

他直起身,把瓶子扔了过来:“早晚各涂一次。”

“那个,”我接过瓶子,抬起下巴朝院子外面一呶:“是怎么回事?”

我并不住在这里,甚至并不是每天都在。偶尔来一次也只是换下衣服就走,弄个佣人随时侍候着,会不会太夸张?这么浪费,不符合我的生存原则。

“你说玉嫂?”穆青云似笑非笑地瞟了我一眼:“当她不存在吧,我保证她会象影子一样安静,不该说的话一句也不会说。”

玉嫂?听着这名字就不舒服。

更何况有了她,岂不是我的一切行踪都掌握在他的手里?而我,不喜欢被人掌控的感觉。

“不行,我不喜欢跟陌生人相处。”我冷冷地拒绝。

“不习惯也暂时忍耐吧。”穆青云笑了笑,加了一句:“放心,她的工钱由我付。”

“那是当然,”我蹙眉,很不高兴:“可重点是,我为什么要习惯她?”

“难道你就不担心有一天豫王会要求到这个家里来看看?家里就住你一个人,会不会太奇怪了?”穆青云试图说服我。

“不好意思,”我冷冷地觑着他:“他眼里的我是一个连三餐都不饱,为养活寡母,在苦海里沉浮的可怜人。这样的人,家里却养着个佣人,岂不是更奇怪?”

“那你就跟他说玉嫂是你娘就行了。”穆青云一派轻松。

“呀!”娘是可以随便乱认的吗?

“走了,有事让玉嫂通知我。”穆青云头也不回,潇洒地飘出了庭院。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