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阎王扛上女巾帼

受罚祠堂(三)

阎王扛上女巾帼 一溪明月 1134 2009-05-07 13:33:08

  “吱呀”一声,门从外面推开,骤然射入的强光耀花了眼睛,我下意识地抬高袖子遮挡。

“漓儿~”娘冲了进来,紧紧地搂住我,哭得不能自已。

一个雍容的影子缓缓地踱入,在我身前五米处站定,冷漠地质询:“夏漓,你可知错?”

“小姐,她知错了!求你饶了她吧~”娘声泪俱下。

“娘~”我皱眉。

“别说话,求你了~”娘泪眼婆挲,扑通一声给大夫人跪下:“小姐,漓儿都已经饿了三天了,再这样下去要出事了啊!”

“娘,快起来~”

“你给我闭嘴!”娘忽地偏头,朝我厉声喝叱。

她的性子向来温婉,如此疾言厉色的样子还是一回。

那一瞬,我看到娘额头上一片可怖的青色。

我愣住了,忽然间千言万语碎成片哽在喉头,热辣辣地痛。

“小姐,”娘静静地缓缓地跪了下去,温婉的眸子里透着一丝凄然与苍凉:“老爷的事,是我对不住你,我不敢求你原谅,只求你饶了漓儿~她是我下半辈子唯一的依靠和希望啊~”

娘第一次没有在大夫人面前自称奴婢,她说“我”——我本来应该高兴,她终于摆正了自己的地位,不再以奴才自居。

可不知为什么,我半点都开心不起来。

这个“我”字里蕴藏着的深深的悲哀与绝望,却是那样的动人心魄。

祠堂里突然变得极安静,似乎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清。

大夫人紧紧地抿着唇,秀丽的脸庞上,表情依旧是一惯的优雅和端庄,只是她的瞳孔却微微地缩起,带着丝凛然,冷冷地审视着娘:“你保证?”

“我以漓儿的性命做保!”娘咬牙,温婉的脸上有一丝绝然。

我蓦地一惊,忽然明白了娘这句话背后的意思,全身发冷,如坠入最深最寒的冰窖。

娘之所以一直在大夫人的面前以奴婢自居,并不是天生的带着奴性,更不是自觉低人一等,而是因为她是真的深爱着夏礼贤。所以,她觉得亏欠了大夫人,只能用一辈子为奴为婢来弥补心底的这份歉意。

可是现在,为了我,她要放弃对夏礼贤的感情,放弃这一生赖以生存的信昂——虽然我一直不赞同她把感情寄托在这种无担当没责任的男人身上,一直希望她可以从这份盲目的执着里走出来。

但,绝不是现在,更不是以这种残忍的方式,把夏礼贤从她的心里生生地拔除。

我的任性与冲动到底给娘带来了多大的伤害?我究竟对她做了什么?

大夫人清咳一声,傲然地昂起头:“把她带回好好生管教,下回若是再犯,决不轻饶!”

“是,小姐请放心~”娘感激涕零:“我一定把她带回去,严加管束,绝不许她再惹事生非~”

“最好是这样。”大夫人冷哼一声,优雅地转身,领着一众仆妇浩浩荡荡地走了。

“娘~”我心潮汹涌,却无语凝噎。

握在我掌心的手,纤细而冰冷。

“走吧,我们回家。”娘涩然一笑,平淡如水:“我给你熬了鸡粥,得乘热喝才行。”

“好,我们回家~”

娘,今日所受之辱,一定会替你讨回来,我发誓!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