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阎王扛上女巾帼

拆伙(一)

阎王扛上女巾帼 一溪明月 1257 2009-05-11 20:02:14

  “真的吗?”丘大富眼睛一亮,重又燃起希望。

“当然,”我很肯定地点头:“不是还有豫王嘛?小王爷是他表弟,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可是,”丘大富可怜巴巴的地看着我:“这几天,我想尽了办法,却连豫王的影子都看不到。不得已,才找到腾公子,看他有没有办法见到豫王,打听一下情况?”

子秋苦笑着插言:“小弟与豫王也只得数面之缘,冒然找上门去,恐会交浅言深,惹其心烦。丘老板与其把时间耗在小弟这里,倒不如回去静候衙门的消息。”

“是啊,是啊,”我忙不迭地点头:“你耗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倒不如利用手中的人脉多方打听才是正理。豫王若是来了,我们一定在第一时间里通知你。”

“那,我先回去?”丘老板见我说得有理,擦擦眼泪,起身走了。

望着他胖大的身子消失在门外,我自嘲地笑了。

看来我还是很有些做恶人的潜质,在苦主面前居然表现得如此镇定,说得滴水不漏,真是可喜可贺。

“初九为什么没来?”子秋静静地看着我,声音低沉而有力,颇有一丝暴风雨前的平静感。

我清了清嗓子,调整一下情绪:“那天正好有些事,走不开。”

“哦?说来听听?”子秋轻言慢语,不急不燥:“故事编长点也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

“我干嘛要跟你编故事?真的病了,不过不是我爹,是我。”我干笑,垂下头避开他灼灼的视线。

这家伙今天不知吃什么东西,视线象是X光一样具有穿透力。

“是吗?”子秋慢慢地走过来,伸出手按在我的肩膀上,身子慢慢压低。

我不自觉地向后仰,直到抵住椅背,退无可退,只能被迫与他对视良久,终于败下阵来,气急败坏地低嚷:“呀,你搞什么?”

他的手撑着椅背,将我虚圈在他的臂弯里,慢悠悠地笑:“你确定,真的是病了,而不是跪祠堂跪到快残废?”

“嘎?”我激动得差点跳起来:“你到夏府去了?”

他竟然违反约定,跑到夏家刺探我的隐私?

“没有。”他迅速地否认。

“腾子秋!”歉意瞬间化为怒火,在胸口狂燃,我愤怒地大吼:“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马上算帐,我要拆伙!”

如果没有去夏府,怎么知道我跪了三天的祠堂?

“小漓!”子秋的瞳孔急剧地收缩起来,不敢置信地问:“拆伙?就因为我关心你,居然要拆伙?”

“我说过,不许到夏府,不许调查我,更不许窥探我的隐私!”我握紧了拳头,激动得不能自已。

夏府那种污秽肮脏的生活,我一个字都不想跟人提起,更加讨厌那种自以为了解,所以有足够的资格来同情我的人!

“小漓,”子秋的眸光变黯,阴沉的脸色有种特别深刻的疲倦:“七年来象这种一字不说突然失约的情况从未发生过。我只是害怕,害怕你象沛之和丘小姐那样被人绑走了……是,我是找人去夏府打听了你的消息。但是,我,只是想确定你是不是还在夏府?”

我心一颤,当时已有些后悔把话说得太绝了,可在他面前强势了七年,现在要我把说出口的话立刻收回,面子上却拉不下来,只能咽了咽口水,硬绑绑回嘴:“借口,全是借口~”

“如果这是你希望的,如果你真的认为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说到这里,子秋慢慢地撇过头去,声音轻且飘忽:“那么,就拆伙吧~”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