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阎王扛上女巾帼

金创药(一)

阎王扛上女巾帼 一溪明月 1124 2009-05-14 15:50:38

  杨予溱许是救回了表弟心中高兴,一坐下来就说个没完,那样子竟是摆明了想要在这里混到天黑,一起去喝一杯。

我一心求去,加上娘规定了必需赶回去吃晚饭,哪有心思应付?

“沛之安全回来,你怎么好象不高兴?”杨予溱不满地斜睨着我,纯粹就是没事找碴。

“王爷说笑了,”我耐着性子赔小心:“实在是家中有事,逼于无奈,待日后再买酒给王爷赔罪,如何?”

听好了,我说的是摆酒,可不是摆酒席。

至于菜钱嘛,谁爱出谁出,不关我的事。

子秋眉心一跳,瞥我一眼,低头摸摸鼻子,没有吭声。

切,也就是他鬼精灵,一下子便听懂了我的意思。

“摆酒?”杨予溱饶有兴致地望着我,打蛇随棍上:“什么时候?”

我拷,果然是越有钱的越扣门,他都当到王爷了,为了一坛酒,至于兴奋成这个样子吗?没出息!

“当然是等王爷方便,然后沛之兄病好,丘老板有空的时候,怎样?”我随口敷衍,起身便向外走。

“等一下,日期可以再另议,可地点得选好啊~”杨予溱站起来拦截。

我起来得急,又走得快,他冷不防伸出一只手,害我差点撞到他身上,幸亏我反映快,立刻朝旁边让了一步。

哪知膝盖受伤,步子迈得急,步伐虚浮,一个踉跄撞到椅子上,膝盖处钻心的疼痛传来,人已朝地上倒去。

子秋眼疾手快,立刻伸手提着我的后领,一把拽了起来。

“啊~”我哪里忍得住?当下痛得哀哀叫。

“怎么了?”事出突然,杨予溱吃了一惊,凑过来看。

“没,没事~”我咬牙想借子秋的力量站起来,试了一次竟然不成功,额上的冷汗已流了下来。

“你受伤了?”子秋面色一变,瞳色发暗,瞬间变得幽微森冷。

他脚尖一钩,带了张椅子过来,揪着我领子的手往下改揽住我的脖子,另一手搂上我的膝弯,轻轻往上一抄,抱起我就放入了椅上。

“伤?”杨予溱反应也不慢,困惑地瞪着我:“你的腿怎么会受伤?”

“不小心擦破点皮而已,哪有他说的那么严重?”我尴尬地推开子秋,试图挽救残局。

糟糕,刚才貌似叫得太惨了一点。

“给我瞧瞧,伤得怎样?”子秋哪里肯信?半蹲下来,伸手便去捋我的裤腿。

“别~”我皱眉,按住子秋的手背:“真的没事,而且来之前已上了药了。”

子秋轻哼一声,固执地瞪着我。

那眼神,分明就在说:少来,除非病得爬不动,否则你怎么可能舍得花银子买药?

我冷笑从怀里把青云留给我的瓷瓶掏出来,当地摆到桌上:“看,最好的金创药!”

居然敢鄙视我?

我虽然爱钱,但更珍惜生命好不好?

“金创药?”杨予溱伸手取了桌上的药瓶,拧开盖送到鼻间轻嗅,忽地抬头望着我,视线灼灼如炬,瞧得我没来由地心虚:“味道挺好闻,哪里买的,本王也去买一瓶?”

“呃,王爷说笑了,您若是喜欢的话,不妨拿去吧。”我垂头,避开他的视线。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