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扬跋扈:冷帝,本宫废了你!

099章:你不是她

  白汉玉做的玉箫贴到了纤薄微凉的唇瓣上面,牙齿轻启,低低的箫声从轻抚着玉箫的手指之间款款流出,透过一片白雾飘散开来。

白茫茫之间,隐隐约约的似乎可以看见一道身影,那箫声,便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身后的夜臣似乎是被箫声指引着,竟然一头便栽在了地上,辕依淡听着那箫声,似乎是要告诉她什么,而迎面而来的那种气息又很熟悉,似乎什么时候曾经在梦中出现过……

“什么人?”辕依淡动了动身子,她身上被夜凌轩点主的大穴已经被解开了。

辕依淡可以肯定那个人一定是藏在白雾里面,可是似乎是她上前几步他便退后几步,叫她不管怎么样都看不真切他的样貌,只能留一点儿蛛丝马迹给她叫她感应到他的存在。

难道那个人是想要将她引到什么地方?

他迟迟不敢露面,或许……他们真的是认识的?

可是随之,那种媚×毒发作时候的难耐也消失了,辕依淡拧眉:“你能够解除我的血咒?”

她这句话原本也是问问便是了,倒也不指望那个人真的就回答她,在她不抱希望的时候,白雾里面飘出了一道低沉而又空洞的声音,竟然是回答她的话。

“能。”

“你要我帮你做什么?”

在世间上永远不会有人真心的为另一个人付出,至少她绝对不会成为那样的人,他,一个自己根本就不认识的人,凭什么帮助自己?!

“你,很聪明。”

声音依旧还是空洞,辕依淡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和僵尸说话:“你要怎么样才肯告诉我解除血咒的办法?”

“辕依淡,断断不会如此冷静,你……不是她。”

辕依淡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见一道白光闪过,脖子上面一疼,竟然是那个人用玉箫低低的扼住了她的喉咙!

他的速度快的叫她没有时间去还手,力道却又拿捏得恰到好处,既能够叫她感到自己的性命现在正捏在他的手里,又能够叫她呼吸自如,辕依淡面无惧色的一笑:“我确实不是她。”

他是谁?和原本的辕依淡是什么关系?为何连夜凌轩还有辕相都看不出她是假的,他却能够仅仅是凭借几句话就能够如此断定她不是辕依淡?

“既然不是,那为何……”

玉箫还是抵着她的喉咙,辕依淡不敢乱动半分,眼前的白雾如轻纱,她只能隐隐的看出一张脸的轮廓,却看不真切那个人的面容。

只是依稀觉得,那声音似乎有些迷茫了。

突然,他一手就掐住了辕依淡的手肘,两指压在她的手腕上面,看样子是在探她的脉搏。

他的手不算很好看,至少没有夜凌轩的好看,颜色偏较于青白色的一类,夜凌轩的手是微冷,而他的却是冰山,寒到了极致。

“原来如此,”他松开了她,随即问了一句话,可是辕依淡却不觉得他是在问自己,“原来,你真的找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