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扬跋扈:冷帝,本宫废了你!

136章:该见面了

  一个身影一路隐藏在夜色之中,飞快的攀过城墙正打算离去,猛的被城墙上的人给拦住。

“长公主还有命令,”那人道,“去取这个人的项上人头。”

一卷画像顺风而来,原本扣住画像的小折子却在这个时候断裂,月光下,让人能够看清楚那张画像上面的人。

银色的面具衬托出那一双清冷却又深深的眸子,在画卷展开的时候眸光一闪,不知道究竟是因为那张画像上面的人,还是被银面泛起的冷光所致。

“你,认得她?”

那人狐疑道。

“没有,”他淡淡的摇头,平静的声音以及神色似乎不像是装出来的,“只是似乎觉得她有些眼熟。”

那人放松了一些:“这是辕家的女儿,当时可谓是荣宠一时的辕后,长公主有令,今晚子时之前,你一定要取这个女人的人头过来。”

银面地垂下的脸被黑暗所遮掩,叫人看不清楚他的神色,只是拿着画卷的手,微微有些收紧。

“你回去告诉长公主,银面此番定不负公主所托。”

将画卷藏于衣袖之中,银面飞身而下,重新折回安阳城。

等到那人不见的时候,城墙之下,皎皎的月光照着地上正在被灼烧着的一幅画卷,女子似曾相识的娇颜在一双墨黑的眸子之中一寸一寸化为灰烬。

银面并未遮挡住的唇角冷冷的勾出一抹嗜血的笑意,轻轻地启齿,飘渺的声音随着那已经被烧成灰烬的画卷被风吹散。

“……杀了辕依淡?!夜凌轩,也该见面了……”

————————————

“公子,”上阳轻叩了叩身侧的房门,“属下有事禀报。”

不一会儿里面便传出了夜凌轩的声音:“进来吧。”混杂着些许疲倦。

上阳轻叹,自从来了安阳城之后公子便一刻也未曾休息过,疲倦也是难免的。

“公子,这是方才属下打探到的消息。”

上阳将一个小札呈给夜凌轩,颔首道。

当看着那一双手出现轻微的颤抖,上阳一点儿也不意外,在他知道那些消息的时候又何尝不是震惊?!

一个明明已经死了三年的人,却突然出现在了这个边关的小城。

这一趟的行程,怕是注定不会太过平静。

凝视着小札上面的每一个字,夜凌轩沉了一口气,问:“这个消息,确切么?”

“皇上,属下方才前去亲自打探过,确实是真的。”

夜凌轩的神色复杂,欲言又止的样子,许久,他才问道:“她……真的已经嫁做人妇?”

这个问题叫上阳微愣,他怎么也想不到君王开口的第一句话不是问那道圣旨是不是真的是从废后的手中给长公主的,却是问她是否已经嫁做人妇……

这,是不是意味着什么?

“是,这是属下查问当地的人得知的,他们说她是差不多三年前出现在这里的,后来嫁给了当地的一个老实人。”

上阳硬着头皮道。

久违的心痛从胸口不可遏制的溢出,夜凌轩却只是习惯性的淡淡的拧了拧眉头,就连上阳也未曾发现处他的异样。

挥了挥手,夜凌轩叫上阳退出去,有些时候表面上越是平静,可是内心却越是波澜汹涌,惊涛骇浪,在退出去的时候上阳想,皇上应该就是这样的吧。

或许是在乎的,却又要让自己不在乎,还要叫别人也觉得他不在乎。

屋中,夜凌轩深沉的眸子淡淡的扫过这个光亮,内力积聚在手掌之中化为掌风飞出去,准确的将那几盏跳动的烛火熄灭,黑暗,瞬间便笼罩住一切。

“辕依淡……嫁做人妇……”他低低的质疑着,“你不是说你是有仇必报的女人吗……”

或者,还是他自以为的了解,不过是在她的伪装之下。

在怀中一个不知名的角落里面,有什么东西正挠得生疼,取出来静静地放在手掌之中,粗粝的手指摩挲着那东西,咬牙,夜凌轩将那东西远远地扔出了窗外,远到,或许一辈子也再也找不回来。

月光之下,地上静静地躺着一圈什么东西,黑色的两缕青丝,用朱红的红线紧紧缠绕在一起。

PS:好吧,下一章正式面对面……或许是明天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