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扬跋扈:冷帝,本宫废了你!

171章: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最后的结果叫人猜也猜不到,竟然会出现两个武状元,辕依淡与南枫尘对立着,谁也未曾再次出手,但是谁也没有收起招数,最后,皇上下了一道圣旨,两个人都成为了今年的武状元。

这件事情成为了盛极一时的街头传闻,翌日,便是两个人上朝的时间了。

大红色状元服,辕依淡与南枫尘一左一右同时走上大殿,看在别人眼中,他们两个就像是同样优秀却又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人,一个一看便是性子温和平易近人,而另一个,则是多了几分漠然与冷意。

夜凌轩在看到辕依淡的时候,唇角不由得朝着上面扬起,她既然选择了留在朝中,那,便是选择了他。

“微臣,见过皇上。”

两个人同时掀袍跪下,异口同声道。

坠下的珠子挡住了夜凌轩的脸,越发显得他深不可测,抬手,短短一个字却是将天子的霸气挥洒的淋漓尽致:“起————”

上早朝,因为乌国透着开国皇帝的铁律,不能允许女人在朝堂之上,所以辕依淡依旧是扮成男人。

和往日一样,是大臣们禀报发生的大事,然后等着君王的决定。

“皇上,长公主的人如今已经攻下安阳城,只怕……”那大臣擦了擦冷汗,却也只能硬着头皮道,“只怕不日将会……皇城……”

他说得很委婉,长公主的士兵士气很高昂,而且手中又有着那么一道圣旨,如今她已经昭告天下,此刻,站在这里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的,而对于夜凌轩真正的身份,则是多了很多的揣测,只是,他们却都想到了一点,那,便是夜凌轩根本就不是先帝的子嗣,仅仅是这么一条,他如今,也没有资格再站在这大殿上。

“朕知道了,”夜凌轩挥手,遣退那个大臣,转而,眼神在辕依淡与南枫尘之间来回的扫视,最后,定在了辕依淡的身上,“尹依。”

辕依淡上前跨出一步,手中的玉笏高抬。

“朕命你为御前大将军,统率三军,明日,出征。”

高高在上的语气,叫人不得不顺从,只是……

辕依淡抬起头,眼中的询问得到了他随即的解释:“明日,朕,会与你一同去,朕,将会御驾亲征。”

所以,才会有了御前二字。

朝堂哗然,却也没有人赶在这个时候站出去反对,这不仅仅是一场两个国家之间的较量,更加是牵扯着皇室的一段宫闱丑闻。

下了朝,辕依淡默默地走到最后,等到所有的人都走了,她这才娴熟的朝着夜凌轩的寝宫而去。

于公公守在宫门口,远远地看见她来了,便让开了,似乎终于明白为何皇上下了朝之后并未去御书房,却是早早的来到了这里。

“你真的打算和长公主正面交锋?”

辕依淡一进去便问道,

对于朝廷,她多少还是知道一些事情,比如,所谓的三军,哪儿有什么三军?那些精锐的士兵早已经被他派给辕昱去征战天下了,剩下在朝中的都是一些老弱病残的士兵,用这个些人去和长公主的人拼,那是变相的找死。

夜凌轩自信满满的一笑,似乎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兵行险招,你不是也喜欢刺激的?”

辕依淡面无表情:“我喜欢刺激,但是我不喜欢玩命儿。”

夜凌轩朝着她招了招手,她做到了他身后,两个人的身体恰好便可以靠在一起,后背抵着后背。

“先皇的遗旨,是你给她的?”

辕依淡听着他的语气,拧了一下眉头:“不是。”

他的肩膀,似乎在那个时候松了一下。

“我快要死的时候,被长公主身边的一个宫婢救了,”辕依淡感觉那松下去的肩膀再度绷紧,“等到我醒过来的时候,圣旨已经在她手中了。”

“还记得我曾经叫你问过的话么?”夜凌轩低声喃喃,试着敞开自己的心扉,将郁结在心中多年的事情,吐露而出,“其实,我早便猜到了,从父皇看我的眼神之中,我便觉得不对劲儿,那个时候,我听说了十三王爷和父皇的事情,我以为父皇藏起来的那一道遗旨,是要十三王爷的儿子,也就是夜臣继位的,所以……”

“后来,经过调查,我知道辕安知道那个人的下落……一旦失去皇位,我将会一无所有,命也会丢掉,所以,我选择先下手为强。我原本对夜臣是起了杀心的,但是,没想到父皇的遗旨竟然会是……所以,我才叫他活过了这三年,他却不知好歹,竟然想着在长公主与朕纠缠的时候在朝中做手脚,所以,我下旨,辕昱手刃了他。”

他的声音听上去好像是很累了,辕依淡并未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他说。

“有时候,我也在想,我……究竟是谁……”

他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狠戾,也远远没有那么有底气,他,连自己身上所流的血是谁的都不知道。

皇家,从来都很注重血统问题,或许那种根深蒂固的想法,叫他每每想起来那道圣旨的时候都会觉得针刺在后,叫他坐立不安,势必要将那些隐患统统除去!

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有那么一次诛杀。

身后,传来辕依淡瞧不起他却又一如既往狂傲的声音:“夜凌轩,这天下,终归是属于强者的,唯我独尊,谁胆敢造次,我自当叫他后悔!你没听过一句话么?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虽不是帝王家的子嗣,但是,我可以叫我的子子孙孙为皇室正统血脉!”

“夜凌轩,是你自己瞧不起你,也叫别人瞧不上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