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扬跋扈:冷帝,本宫废了你!

195章:没有答案

  皇宫的一角,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被人踩在脚下,脸上满是别人脚底留下的脏污,浑浊的脸,却有着一双异常明亮的眸子。

那些人打了他就走了,走之前有些觉得不解气的还踩了他的脸好几下,口中骂着侮辱人的脏话。

许久,他才能够移动自己蜷缩着的身子,几乎每天,他都会受到这样的打骂,遇到他们心情好的时候,他会好受一些,但是如果他们在主子那里受了气的话,不打到他吐血他们是不会罢休的。

抱着膝盖找了一处没有人的假山后面躲起来,低低的呜咽声混杂在萧萧的寒风中,少年捂着自己不断流血的伤口,低声哭泣。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快要被冻得没有知觉的时候,伤口已经麻木了没有感觉,他正打算离去,假山后面,却在这个时候迈出来一双靴子,光是看那面料和刺绣便知道,能够穿这样一双靴子的人,在宫中的地位很不凡。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夜晚,月光萧瑟,有另外一个比他略大的少年从假山的另外一面走了出来。

他并没有去注意少年长什么样子,因为,略微抬起头,他身上的一抹黄已经无声的彰显着他的身份,那是,一个比之前打他的那些人身份高贵多了的人。

再度蜷缩在地上,他对于挨打似乎便只有这样一个动作了。

只是,意料之中的拳脚并没有到来,他小心翼翼的睁开了眼,少年唇边那一抹讽刺和轻蔑的笑,尤其的刺眼。

“这样,便顺从了吗?”

声音淡淡,却不像是一个少年该有的音调。

“如今,他们打你骂你,难道你就要一直忍受下去?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有朝一日,那些人被你踩在脚下任由你打骂时候的样子?人,倘若不挣,那你,就只能被人踩在脚底。”

过了许久,当他再睁开双眼的时候,那个少年已经不在了,而他的话,言犹在耳。

只是,说得容易,况且,那个少年的身份不简单,自然不用受人欺负,那个时候,他便是那样想的。

起身,忍着痛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他正打算随着自己进宫来送菜的爹出宫,却在转角的时候,见到了叫他意外的一幕。

似曾相识的打斗的画面,依旧是那一群高傲的小公主或是得宠的小太监,但是,被打的人,却由他,换成了那个少年。

躲在假山后面,他捂住了自己的嘴才叫自己没有发出声音来的。

那一晚的风,似乎特别冷,特别刮得人生疼。

当那群人打够骂够之后,终于离去。

而那个少年,起身,抹去自己脸上的伤,盯着那些人离开的方向,小小的少年,却是浑身的杀气:“终有一日,我要叫所有人都臣服在我脚下,这片大陆,我才是真正的主子。”

那一晚,他记住了那个气势不减的少年,当朝太子,夜凌轩。

“你要是想清楚了,明晚这个时辰,到东宫后院找我。”

他以为,他一直不知道自己就躲在这里的,没想到,他什么都知道。

抹去了脸上的脏污,从容,傲然,转身离去。

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一晚改变了。

第二天晚上,常常给宫中送菜的菜农的儿子死了,溺水,尸体都不知道顺着水漂到哪儿去了,但是,却没人知道,那个男孩儿死了,从那一日开始,这世上,却多出了一个叫连城的人。

学成那日,他单膝跪地,心悦诚服的看着那个表面碌碌无为其实已经开始暗中筹谋一切的人:“连城,愿效忠于太子殿下。”

他半张脸颊浅笑,显得漫不经心:“效忠?你能够效忠到何种地步?”

“士,当为知己者死。”

这是那一日,他所说下的话,从来,无悔。

但是,因为答应过师父,对于同一个人,最多只能帮着他做三件事,所以,夜凌轩也是一样。

他要他做的第一件事,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

那些曾经欺负过他的太监或是宫婢在看到他拔剑的时候,除了不相信,只剩下无限的恐惧。

宫中死一两个太监宫婢,根本就不算什么。

第二件事,要一种能够散尽人内力,却又不置人于死地的药。

第三件事,要能够治好辕依淡身上那些奇怪的伤的药。

三件事,他未曾食言。

为他死,他也未曾食言。

当最后一抹气息散去的时候,连城脸上,是无悔释然的神色。

他终究会相信,有朝一日君临全天下的人只是他的主子,那个昔日的少年太子,今日的一国之君。

就如当初,他相信他们一定能够夹缝求生一般。

最后的最后,他想到了师父的话,这样做,究竟是因为对于夜凌轩的忠心,还是对于辕依淡的情愫。

来不及思量,便已经无处探寻,或许,这是一个永久都没有答案的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