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扬跋扈:冷帝,本宫废了你!

203章:偏要逆天

  “皇上知不知道凌迟,是一种什么滋味儿?”刘太傅突然古怪的笑了起来,问道,他的声音很大,足够叫石板后面的人也听见。

辕依淡此刻正趴在地上,浑身无力却又僵硬,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浑身上下都被打上了石膏,毒烟已经被她吸入了一些,但是她还能保持自己的甚至清醒。

她听见外面刘太傅得意的声音,凌迟……心一沉,辕依淡眼中幽幽的是杀气,她说过,夜凌轩是她的人,倘若别人敢动夜凌轩一下,那么……指尖颤动了几下,无声的杀气开始蔓延。

“来人,”刘太傅拍了拍手,有人拿着短小却是很锋利的匕首出来,冰冷的匕首刀刃上,有着冷冷的白光,“凌迟————”

手,扬起,匕首,落下。

有利器刺入骨血之中的钝响响起。

身上,传来一阵尖锐急促的疼痛,一声闷哼声,在飞快的到达舌尖的时候,被他强行压下,浑身猛的爆发出冷汗,夜凌轩闭着嘴巴激烈又而粗重的喘息着,那尖锐的疼痛稍稍有些缓解了,他震动的胸腔也没有了之前那么起伏不定。

“第一刀。”

拿着沾染着他的血的刀,那人面无表情冰冷的陈述着,像是给刘太傅复命的样子。

刘太傅捋着胡须点头:“皇上,微臣知道你是今日无论如何也不会写下退位书的,所以,微臣只能先送你上路了。”

笑意森森,刘太傅转身离去:“记住,凌迟,一定要一刀一刀的给我剐干净了!”

“是,太傅大人。”

“唔……”压制不住的闷哼声还是从他的唇齿之间溢出,地上不断滴落的除了血,更是他的汗水。

里面,辕依淡半趴在地上,浑身动弹不得,隔着厚厚的石板,她似乎还听得见外面割开皮肉的声音,一刀,一刀。

“第二刀————”

她咬破了自己的嘴唇,口中满是血腥味,咸咸的,面色因为极度的怒气而涨红,动不了的指尖,能够看得出那上面暴突出来的血脉,一股一股的跳动着。

“第三刀————”

骨络处,咯吱咯吱的声音,双眼欲裂。

“第四刀————”

“保护自己的女人,只需要我一个人。”

夜凌轩,我现在正需要你的保护,你怎么能够先倒下?!

“第五刀————”

“一梳……与夜凌轩白头相偕;二梳……与夜凌轩白头相偕;三梳……还是与夜凌轩白头相偕。”

夜凌轩,白头相偕,必须是要两个人一起老的。

“第六刀————”

“身为一个男人,最为骄傲和幸福的时刻,便是和自己的女人,一起步入那九重天阙的最高点,俯瞰苍生藐视大地,将一切都踩在脚下。”

我们,还仅仅只是做到了步入九重天阙而已……大地,还未曾真正的踩稳,夜凌轩……

“第七刀————”

“记住,在里面先憋住气,等着我……”

夜凌轩,我在等你,一直都在等着你。

“第八刀————”

“记住,你是我的人,不许出事。”

“这也正是我想要说的话。”

夜凌轩,你说过不许出事的,不管是我还是你,我们一起都不能有事,要活着走出这里的……

……

那刀子不是割在夜凌轩的身上,而是割在她的胸口,每一刀下去,她便痛得抽搐不止。

夜凌轩,求求你,求求你千万不要出事,这样的感觉叫我难受,更是彻骨的害怕。

失去。

曾经在我的生命里面被我看作是必须却又从不放在眼中的事情,这一刻,我只能感觉到潮水般的无助叫嚣着朝着我奔腾而来,在心中,那种最为厉害的情绪,叫害怕。

眸子幽幽的有着冰冷的杀气,如果,是天不要我们活着走出去,那我,辕依淡,今日偏却要逆天而行!

明明,中了那个毒便是说不出话来的,可是,当第十刀还未落下的时候,身后,伴随着叫他浑身上下汗毛倒立的感觉,一道诡异却又似笑非笑的声音响起:“十刀,你给了他十刀……”

身体僵硬住,几乎是干尸一般扭过头,他看到的,是一个宛如鬼魅的女人,唇角处冒着血,不断滴落在地上,发髻随着不知从何处吹过来的风将她一张脸若隐若现,细碎的,可以看出那满是杀气的阴沉的眸子,以及,诡异上翘的血红唇瓣。

她伸出手,比划着要掐死他的动作,咯咯地笑着:“我的人,我辕依淡的人,你也敢动?”

明明看上去没有力气僵硬而又有些枯槁的手,却势如闪电般掐住了他的喉咙!

再多的呼救声来不及说出,被她拦截在喉咙随着吼珠一起碎裂在她手掌之间。

稍稍用力,他头歪向一侧,带着不甘心与嫉妒的恐慌死去。

地上,很大很大的一滩血迹,更加刺激着她发狂。

“你先睡一下,我等会儿就来找你。”

她温柔道,追寻着空气之中的气息,去找那个伤害他的人。

门外,目睹一切的刘太傅双腿打颤,连走路的动作都忘记了,他只知道,一下,从那么高的石板上面,飞下来一个嗜血的恶魔,而这个恶魔,是他一手创造出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