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后宫——萧妃传(全本)

14.春日之筝

后宫——萧妃传(全本) grace_xhu 5103 2008-06-05 10:09:47

  皇太后的训诫,皇上的绝足倒让我的上元宫成了世外桃源,倒也无人相扰。我更是绝足不出宫门一步。除了向两宫请安外绝不多行多说。每月是只在宫中教宫女太监采露取雨,描龙绣风,得便儿也教他们认几个字,我从不禁他们欢叫喧哗,也不管他们规矩礼仪,上下尊卑,只有一条是死律:不准口出妄言,传播是非!谁沾了一点点,立时逐出宫去,永不听用。故而他们到外头也都能安守本份,不惹事端。永璘知我散漫,不问家用,故而时常派人打赏我的宫人,手上有了钱再加上我这不问世事的好脾气的主子,他们也就安心当差了。

春季是宫中的热闹季节,宫嫔们纷纷走出沉闷的宫室,在如花似锦的宫中嬉戏,一半是为了散去冬日郁结的心情,另一半也是希望能借此遇上永璘,沾得圣恩。春日情怀,帝王之家与平民之家并无不同。

我足不出户,却也不禁宫人外出。他们是正当青春的年纪,我一向禀着顺从天性的想法,自然眼开眼闭。宫女们回来说着这家花好,那处果香的,倒也不无添趣。我虽禁止他们把我宫中的事说出去,却也不禁他们说说别宫的事,只要不心存毁谤,或是别有私意就是。

皇太后带了后宫妃嫔放风筝,七皇子落水为路过的陪伴皇上的三哥所救,不到一时三刻已传到了我的耳中。七皇子是静娴太妃的独子,甫出娘胎不到一年先皇便已去世,永璘心疼这个小弟,一直看护得很尽心。凡事都由着他的性子,宠他比自己的孩子还厉害。如今已是十二岁。听闻不喜欢读书,只爱淘气。静娴太妃又很是娇养,故而无人能管。每每闯了祸,永璘也只笑说:“七弟尚年幼,不可拘紧了他。”就罢了。即算祸真惹大了,永璘也不过把他单独叫过去温言劝诫几句便放了出去。他知道幼失估恃的滋味,对这个弱弟不免就溺爱几分。

我犯了春困,听他们七嘴八舌议论着,就渐渐睡着。也不知睡了多久,有人推醒了我,我迷迷糊糊睁开眼,只满眼的黄色,笑了笑:“你来啦。”拉下脸上的绢子,他从头到脚地打量我。目光在我的脸上稍作停留,又怀疑地看看我。我将手放在依旧平坦的腹上,笑道:“皇上放心,臣妾时刻看护着呢。”他脸上浮出笑意:“你就打算这么一直躺着跟朕说话?”我缓缓坐起来,这时方在腹上显出一点点的赘肉,待得立起身,经我们手缝制的梅花长衫已完全掩住了身形。他只是抿嘴笑看。我缓缓蹲下身去,道:“臣妾叩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他不得我话音落下,便一伸手拉住我,靠在身前,伸手在我后腰轻轻一捏:“稚奴,你依旧楚楚蛮腰,不盈一握,朕的皇子呢?被你藏哪儿去了”我道:“昔日天帝之女嫁安生,以俗物在身而身重,临盆之时却认婢女代产,皇上如何怪的臣妾?”他大笑:“说的好,比出唐传奇来了。只是先帝之女怀胎九月而若无身,袅娜如初,朕日后倒要瞧瞧你是否亦有此能耐。”我笑道:“那自然是没有,臣妾不过与皇上说笑罢了。”用不着九个月,只怕不多久便不复如初,我知道,我有感觉。腹中的那块肉只不过还未苏醒,如今春回大地,它也快要伸展了。

“刚才太皇太妃跟嫔妃放风筝,独不见你。”他道:“朕想着你这一个多月也怪孤单的,故而来看看你,陪你赏赏春光。”我含笑:“春光不在臣妾宫中而在宫外,皇上一路而来,还没赏够么?”他乜斜着我:“你话里有话呢。”我笑笑:“臣妾说的是实话,皇上偏偏不爱听——那,皇上也陪臣妾放一回风筝,臣妾开心了,皇上也就将功折罪了。”他笑:“这话虽不中听,倒也像句人话。以后有什么话就直说,朕要是到你这儿来还听不到一句真话还有什么趣儿?”叫人去取风筝。

我伏在他怀中,道:“那臣妾就说句真话,皇上可不许恼。”“嗯。”他抚摸着我的背应了一声。“皇上这一个多月可有新的宠幸?”他迟疑了一下,道:“有,有两三个宫人。”我问:“皇上觉得她们如何?”他一笑,不言自明,若合心意,早已加恩。我问:“皇上,臣妾这么问,皇上可怪臣妾嫉妒?”他捏捏我的耳垂:“朕怪是无妨的,怕的人怪朕就难说话了。明白么?”我自然明白,除了他,我也不会去说。他取下我的发簪道:“怎么还是这个?朕见你用了许久了,也该换新的了。刘全,把前日潞阳王妃进的那些首饰拿来,让德妃慢慢挑拣。”我夺回簪子,插回头上,道:“这是臣妾进宫前母亲亲手自发上拔下赠给臣妾的,统共就这么一件,皇上还要拿了去,一点也不体谅人。”他微微一怔,微有惭色,道:“难怪见你总戴着,是朕的不是。”帮我扶正了簪子,执起我的左手撩上衣袖,那个蝶痕经太医治疗,早已全好了,我听从陆太医当时之言,在治疗过程中,适当剜去中间皮肉,伤好至七八分时,以各色香料拌入七彩之花调成汁,点染其上,这样当伤完全好了之后,便成了一只五彩之蝶振翅欲飞,不仅掩住了伤痕,反而成了一个美丽别致的纹身。他初见之下,自然诧异,看了半天,啧啧道:“难为你的心思,竟能化腐朽为神奇。朕看全宫中没人如你这番机巧。”“夭而不寿。”我笑:“皇上是夸我还是咒我?”他道:“罢了,别再提这四个字,朕听了心烦。”眼中却浮出忧色。他不是心烦,是忧心是害怕,怕这四个字有日成真。我轻叹:“傻皇上——”他勉强一笑,又骤而收住,长长叹了口气。

我道:“皇上,风筝拿来了。”分开了他的神。走过去拿起风筝,永璘缓缓踱过来,道:“怎么是个美人儿?朕见过有凤的。”太监叩头回禀:“往年描凤风筝只有太皇太后和皇太后两只,今年遵皇上口谕多扎了一只,只是前晌儿被玉妃娘娘要走了,所以没了。”永璘脸色不经意地一沉,我忙道:“不过是个风筝,放灾用的,谁放不是放?臣妾看这个美人就挺好的。”接过来,拉了永璘的手进屋。他犹有愤愤之色,低低道:“朕那本是——”“嘘——”我止住他,道:“皇上慎言,臣妾知道。不必去争这个气。皇上笑着点儿,这许多宫人看着呢。”他无奈一笑。我拿过笔,道:“皇上。”“干什么?”他接过笔。我将风筝放在桌上,道:“给美人起了名字,也好让美人不寂寞了。”他沉吟片刻道:“既是放灾,就是你吧,”疾笔写了“稚奴”二字,放下了笔,拿起风筝,牵起我的手:“走,朕放给你看。”

来到屋外,太监已准备好了线。听说皇上要放风筝,宫女太监哪个不要瞧?都挤在院子里指手划脚。永璘手法娴熟地打好了线,将风筝交给了太监,道:“去把朕的龙筝取来一起放。”太监忙不迭地取。那些太监都是熟手,不多时已将风筝放上了天,过来将线交给永璘,永璘示意我牵。我牵住,没想到这力好大,带的我不由前冲,他忙一手揽住,另一只手已稳稳拉住了线。“小心!”他道。众目睽睽之下的情意,我心慰却也羞涩,脸不由红了,他犹自未觉,道:“你气力仍是那么小,但愿朕将来的孩子不像你。”我微笑,抬头看那高高在上的风筝。

太监禀:“皇上,龙筝取来了。”“放!”他道。底下一阵小小的欢呼,不多时,龙筝也飞上了天。太监拿着线轴,迟疑着不知是否该递上给永璘。平姑姑接过来,笑道:“皇上,奴婢听说两只风筝若绞合一处人便有永不分离之说。”永璘笑看我一眼:“绞!”我大羞,手一松,幸好永璘还拽着。平姑姑笑应:“是!”牵动龙筝,引线过来,刹那间,轻轻一碰,两只风筝线已绞合在一处。合宫都拍手笑了起来,指指点点,小声议论。“拿好。”永璘将美人筝的线轴放回我手上,伸手接了龙筝,对平姑姑道:“德妃气力单薄,姑姑帮她拉着点。”平姑姑上前,帮我拉住风筝。两只风筝在风力下盘旋,越缠越紧。我一个已是拉不住,这会儿更是挣的手痛。平姑姑道:“皇上,放灾吧。”宫女递上剪子,永璘接过,正要剪,却听“嘣”的一声,龙筝线已绷断,我吃了一惊,永璘手快,在我的美人筝线上一剪,两只风筝遂纠缠着飘飘摇摇地飞走了。永璘大叫痛快,全宫人脸上皆是笑意。他挽了我的手回到屋中。

我为他沏上茶,轻轻拂去他衣上的灰尘。他道:“稚奴,你的三哥今天救了七弟。”我道:“臣妾听说了。”他道:“朕正在场,他那一身功夫,御水而行……”我道:“微末小技罢了。皇上别总是夸着他。”他的神色有些游离:“他那些本事并非微末小技,定有高人传授。稚奴,你当时不在,你兄长一身白衣,足踏凌波而不湿鞋,神态悠然从容,仿如上天谪仙——你一门之中,得天下之钟灵秀气,日后繁盛是可以预见的。”我道:“他就爱在人前逞能,皇上……”“你就爱挑他的不是,”永璘笑着打断我:“一样是亲哥哥,从没听你说过别的兄长不好,只是说他。他又有什么地方对你不好?”我笑:“他分了臣妾的宠,臣妾自然放他不过。”永璘哈哈大笑,伸指弹了一下我的面颊,道:“胡说八道。”我一笑而过,当然是胡说。只是三哥以布衣侍驾,风险极大,我只有说他“不好”,时刻提醒着永璘,永璘才会觉得他“好”,尽力周全他。一番苦心,不盼有人明白,只希望兄长平安。

屋中静了一会儿,他道:“稚奴———”我应了一声,走到他身前,问:“皇上可是累了么?去臣妾床上歇息一下吧。”他拉我坐在腿上,唔了一声,道:“虽未显,身子是重了。”我双颊顿时滚烫。“朕听说你在宫中教习太监宫女读书,可是有的吗?”我点点头。“这也是好的。”他道:“只是更要教他们守礼。”我道:“是,臣妾不准他们口舌生事。”他点头:“这是一,二要有尊卑,朕刚才看有些宫女对你颇为亲热,虽是显得亲厚,但有失体统。你谨慎宽柔是好的,但是待下人过于宽仁,日后万一压制不住,你岂不要失体面?”我微笑:“皇上教训的是。臣妾的性子是有些散漫不羁的,又因信佛,佛道众生平等。所以平日对宫人失于教诲,让皇上操心了。”他微笑:“操心也没有,白说两句罢了。如今宫中上下独称你贤惠仁慈,朕听了高兴,未必人人听了舒心。这不,有人在朕耳边吹枕头风呢,满心要捏你的不是。朕本来不想管你宫中的事,想想还是说了,不然日后别人提出来倒不好为你遮掩了。”我道:“臣妾知道皇上一心为了臣妾。臣妾自会小心。皇上圣照千里,也会听枕头风么?”他笑:“从古至今,枕头风是不能不听的,听不听的进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我道:“除了这个,有没说臣妾别的?”“有。”他靠在椅背上,微微合了眼,道:“多呢,朕也记不清了。”我笑:“臣妾还以为够谨言慎行的呢。平日里宫门都不踏出半步。皇上也好久没来了。”他揉着我的肩,道:“你封了德妃了嘛,又有了身孕,正是人人眼红的事情。凭你和朕百番筹划,千般避讳,也还是扎了某些人的眼啊。朕算是想明白了,皇祖母说的不错,该过的坎儿还得过,绕不过去的。所以朕今儿个来了,既然躲都躲不过,索性不躲了。朕就大大方方地临幸朕的爱妃,凭他们说去吧。”我笑道:“皇上这是说气话了。臣妾跟皇上还年轻,来日方长呢。皇上宁耐个几日,别为这些事治气。”“这后宫是该有个人来主持了,”他叹道:“朕近日颇感心力交瘁,苦无人分忧啊。”我默然,不是听不出他的话意,但此刻我自身保全是最重要的。他偏不放过我,问:“你说是不是,稚奴?”“是。”我硬着头皮:“皇上,臣妾……”“唔?”他似有不悦之意。我道:“臣妾亦有无奈。”我狠狠心,还是说实话吧,终究是要说的。“说吧。”他反有放松之色,合上了眼。“臣妾此刻有身,不宜理事。”我道:“皇上是知道的。”“不急嘛。就算要你此刻出来理,朕还不放心呢。”他道。“臣妾所怀未知男女,若为女身,恐日后有人不服,反生是非。”他道:“唔~还有呢?”我道:“现后宫有皇太后主持,太后风华正当,凤体康健,后宫虽偶有风波,但总还顺遂。臣妾还年轻,想为皇上多生几个皇子,待皇儿稍稍长大后再帮衬皇上。这也是臣妾的一点私心。”他道:“你吞吞吐吐的,虽未尽言。朕也听明白了。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太后到底是太后,不是朕的皇后哇~~”这一句大有深意。“太后理后宫并无过错,且好歹是皇上的母亲,虽非亲生,但也是照看皇上长大,皇上又何需如此急于搁置她?”“这件事容朕再想想。”他道:“不能操之过急,但也不能总这么搁着。真是恼人啊。”我心中不忍,他日理国事,回来还要为后宫操心,确实辛苦。可是皇后之位确是一盘烫手的烙铁,弄不好会烙的自己体无完肤。就算我以前百无所忌,此刻也不能不为腹中肉着想。自得知有孕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不是一个人了,凡事再不可如从前那番莽撞不顾了。听他似有朦胧之意。我轻轻起身,取了轻纱盖在他身上,叫人取了书来,坐在他身边边看边照应着他。

永璘想立后的心思暂时被我劝了下去。他召陆天放去问了小半个时辰的话,大约陆天放说了什么。他便让刘全来告诉我好好调理,他暂时不能过来。我只能领旨。过了几日,三哥悠悠闲闲地到了我宫中,说奉圣旨为我看脉,看完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不知是由于天气转暖,还是太医苑进的丸药,我的胃口渐渐大开,我没有宫妃的许多顾忌,象容颜,恩宠,帝心,佛说万法随缘,我便一切随缘,该吃的时候吃,该睡得时候睡,无多顾忌。永璘开始时尚有几分担心,时常派小顺子过来看视,后来大约见我与从前并无多变化,写了四个字“朕心甚慰”后就再不着人来了。关上宫门的上元宫是我的小世界,一切有我作主。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