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后宫——萧妃传(全本)

24.夺宫

后宫——萧妃传(全本) grace_xhu 9242 2008-06-06 17:27:31

  我并不知道外面情形如何,自怀孕后,皇上为怕惊胎,不太招我去奉乾殿,自那日三哥遭斥之后,永璘也绝足不来,我知道他一是忙,二是为了保护我,但想到他一个人要面对的事,身边又没有三哥,心里不能不替他担心。尽管我不太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隐隐觉得朝中之事与后宫有关,更与皇太后有关。我仍是不太相信她会害皇上,毕竟她是他名义上的母后,她又没有儿子,永璘平时对她也甚为孝顺。无论从哪一点来说,她都没必要危害皇上。其实我最怀疑的是静娴太妃,整个后宫之中,只有她最爱生事,而且她有一个儿子,这些都可以说是为她儿子夺皇位而来。虽然她儿子还小,但永璘不也是十一岁即位的吗?以她的性情,必不甘心以一个太妃的身份终老的,何况朝中有她的父亲——邹良义,皇上一直尊为邹公的,正稳坐朝廷大臣的头把交椅——左仆射之职。她要害永璘和我的理由是很充分的,也许起先她不动声色是因儿子太小,现在急于发难是由于发现永璘已渐渐长大,羽翼日丰,怕他真的乾纲独断后局面再也难以挽回才出此下策——至少在我看来是下策,虽然兵部尚书朱同方是邹良义的人,但这个尚书早已有名无实,永璘已借平西北之乱时,将兵马调给了浏阳王统一指挥。浏阳王才是实际的兵部尚书,天下兵马大都督。一个国家权力在谁的手中,最终是要看军队掌握在谁手中,而此刻这支军队牢牢地攥在永璘手中!

我只是没想到,皇太后也是先皇的后妃,她就算没理由去夺位,但她与静娴太妃的“感情”显然会比跟我好得多。

于是,在一个午后,她让人叫我去。我不想去,也知道不该去,可是又没有现由不去,于是我让人给承庆殿的永璘递了一封短信,就带平姑姑,彩玲儿等去了慈晖宫。

皇太后在午睡,于是我就坐等她睡醒。她睡醒后,先洗漱再传达室茶点,吃饱喝足又睡够了之后,她将我叫了进去。

她的屋子有点暗,听说她患眼疾,所以不能见亮光。我请了安,她赐坐,宫女奉茶,一切都合情合理,同平时没有两样,但我知道是不一样的,她没事从不会主动找我,我除了请安更没主动找过她,我们是名义上的婆媳,实际上的陌路。自古婆媳难相处,这是簸扑不破的真理。

她向我问皇帝好不好,我说我也许久没见到他了,并不清楚,只是听宫人说他很好,很勤政。她又问我好不好,我说很好,胎儿长大了,我几乎走不动路了,所以没有天天过来给她请安。她一副高兴的样子,说皇上子嗣不多,所以胎儿保的住是大功一件,我说还有赖两宫太后的福泽。一问一答都中规中矩,合乎宫中礼仪,只是空洞虚伪,我并不反感她,但也不喜欢她,所以也不想去讨好她。胎儿似乎感觉到这里的气氛并不令人舒适,故而骚动起来,我想借故告辞,她说不用急,再坐一会儿,她还有话嘱咐,这时我闻到一股香,这足以让我变色,这是麝香!孕妇最忌之物!俗话说七生八不生。我怀孕已是八个月,此时若小产,胎儿必死无疑的。就算我从前并未恨过她,但自我闻到麝香的那一刻起,我已恨上了她!我不能走,我若强行离开,她定会以宫规处置;我若留下,闻多了这杀人香,后果难料。这就是我恨她的原因,她令我进退皆死!

幸好永璘来了,他是急赶来的,他的汗湿了重衣,一进屋,他就闻到了麝香,但他镇定如恒,告诉皇太后我该回去吃药了,而且刚刚七皇子也来找我玩,现在正在宫中等我呢。皇太后放了我,因为有她的人质,而且是皇帝,皇帝如要闯宫,是没理由说他犯宫规的——你见过谁在自己家里乱闯被拿问罪的?宫中还是男人主宰着,皇太后再大,大不过皇帝!

一出来,我便支持不住,永璘抱起我,一起坐上龙辇,我道:“昔日班婕妤却辇之德,今日为臣妾所坏矣。”他只是铁青着脸道:“班婕妤虽贤德却终为所害,朕以为她的事不足为训!”脚下轻轻一踏,龙辇稳稳抬起,走向奉乾殿。

三哥在那儿,他仍然意态悠闲,看着琴谱,见到我们也不迎接,直到永璘把我送到他面前,他才一手搭脉,一头笑:“麝香都用上啦?好,果然有胆色!”然后说:“无碍,用的不多,先去换衣裳吧。”永璘让人帮我换了衣裳。三哥从怀中取出一丸药道:“吃下去躺着去吧。”我吃了下去,躺到龙床上。永璘已让人在龙床上放了我喜欢的木樨香,甜甜的,我贪婪地嗅着。永璘吩咐人把我的日常所用之物都搬过来,看来打算让人在这儿长住啦。

永璘走到三哥身边,三哥一边讲,他一边试弹。我看了一会儿,忍不住问永璘:“皇上不打算为臣妾做主么?”永璘问:“你要朕帮你做什么主?”我转转眼珠:“这事就这么算啦?”“就这么算了!”他回答得斩钉截铁。我翻翻眼睛,下了床。他问:“你去哪儿?”我道:“找太皇太后去。”他道:“皇祖母这两天闭关,不见人!”难怪皇太后敢这么做。我道:“那我回家,我惹不起总躲得起吧。好歹还有两个月,皇上总要让臣妾熬过去。”永璘问:“你以为宫门外就安全么?”我道:“总要好些。我娘一定不会害我,二哥也一定会拚死保护我的,至于三哥么,大不了事急脚底抹油,带个把女人逃之夭夭的本领,相信还是有的。”三哥微笑点头:“不错,是条妙计。皇上,你还是写休书吧,这种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女人,不要也罢。”永璘脸都青了,道:“你们想干什么?打量朕真的不会跟你们生气么?逼朕休妻,哪朝哪代有过?”“回皇上,”我道:“玄宗朝有过。玉环曾被三逐三迎入。”三哥道:“皇上生什么气?你昨儿个自己不也说最好把小妹弄走么?这样你办事才能安心。”我心中一动,这就要动手了?“嘣!”永璘挑断了弦。我立即闭上了口。

“朕已经许久没生气了,”永璘手按琴弦,道:“以为这戒嗔二字已修的差不多了,哪知碰到你们两个却如此不堪一击,你们好!”我吓一跳,忙跑过去抱住他,道:“皇上别生气,臣妾是跟你闹着玩儿的,臣妾不走,臣妾说过生死都陪着皇上的。”用绢子擦他的汗,他额上青筋直暴,看的我心中怦怦直跳,真怕他气出个好歹来。三哥好整以暇地取琴续弦,还试着拨了两声。永璘气色渐平,我才长长出了口气,跌坐在地上。三哥摇头叹:“痴之一字又何尝不误人以深呢?”我白了他一眼,他没成婚当然不知道,永璘于我,就是一切。三哥看看永璘,道:“皇上生气不是因为稚奴的玩笑吧?许是因为——稚奴的话字字诛心,没有皇上,萧氏亦可护得稚奴周全。”他还刺激他,我大怒了,道:“萧子风,你要再说,我就让人将你撵出宫去?”他白眼我:“真是嫁鸡随鸡,这么快就翻脸啦?”我跟永璘道:“皇上,别理他,你好歹说句话,别不理臣妾,臣妾见了皇上这样,心里好怕。”他伸手搂住我,勉强一笑:“朕想事情,不是有意吓你。朕没事,你三哥说的对,朕生气不是因你的玩笑,朕虽有时强横霸道,却不是糊涂人。”三哥在一边咦了一声:“谁说皇上强横霸道?唔,这人有肝胆。”我羞躁得无地自容,那原是床弟间的私话,永璘不防头说了出来,三哥偏又追根究底,不由埋怨地瞅了永璘一眼,他自知失言,笑了笑自解道:“朕自己说的,这弦的声音调的不准,换一根马尾再来调。”三哥笑道:“你们夫妻倒好,吵架时都恨不能拉我做帮手,这一和好,又都恨不能拿我作伐出气,要是这样,下次别拉我旁观——就是观了,我也是观棋不语了。”我和永璘都笑了,均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他说的没错儿。我先道:“三哥,都是小妹的不是,求三哥大度担待些个,小妹这儿多谢了。”永璘也便就势下台阶,道:“朕也有不是处,你是世外高人,自然不会计较这些。”三哥斜瞅了我们一眼,道:“罢了,看在我外甥儿的面上算了吧。只是下次斗嘴,点到即止就罢工了,别真的激出谁的毛病来——话我先放这儿,可别找我来救治。我纵闲散,也没那个闲功夫。”永璘笑骂:“你还真得了意了,当真不该给你这个脸子。”我伏在永璘肩上道:“三哥喻理于谏呢,幸好他立志不入朝为官,否则他在朝上一开口,谁还有说话的余地啊?”三哥跟永璘哈哈大笑,皆道:“很是,很是!”

平姑姑匆匆走进来,神色严肃又有点焦急,她跟我们是不太讲什么礼节的,因此,一进门劈头就问:“皇上调驻宫防啦?”我们仨正笑得开心,永璘脸上一时转不过来,依旧笑说:“没有啊,皇祖母闭关,德妃这两日身上不快,朕想着过几日才换呢,怎么啦?”平姑姑道:“刚小顺子来说,外头宫门的羽林已换,说是皇上跟皇太后的旨意,内廷需要严防安全,这么说不是皇上的意思?”永璘脸上的笑渐渐收了起来,他沉吟片刻,道:“外宫门羽林都尉是谁?”平姑姑一怔,她往日只在内廷,于外头事并不知晓,三哥道:“外宫门羽林都尉是蒋文寿,副都尉是陈富贵。陈富贵是浏阳王的人。”他倒知道得清楚。“叫蒋文寿过来。”永璘道:“让陈富贵暂不必回营,在耳房等候朕的旨意——不必让人知道。另外,传内廷羽林统领苏君猷即刻入宫,在戍卫房着甲胄听宣。”一连串的旨意下去,我立知事态严重,平姑姑记性甚好,一一复述了便去传旨。

屋中静静的,谁也不敢打扰此刻的永璘,永璘出了会儿神,叹息:“终于动手了。”三哥接着道:“是,没想到这么快?”“快么?”永璘冷笑:“朕可是觉着他们忍了很久了呢。”“皇上,羽林都尉蒋文寿在外候旨。”门外小太监报。永璘转头对我道:“你先在朕的床上躺一会儿,不管外头什么动静都别管,安心保住朕的龙胎,子风,你随朕出去见见这个都尉。”三哥恭身应:“是。”永璘整整衣冠,迈步就走,我担心地叫:“皇上。”他停下来。我嘱咐道:“小心!”他并没回头,道:“朕知道,德妃放心!”他从不在人后叫我的封号,今天这般说话可见内心有多紧张。我道:“那皇上去吧,臣妾就等着皇上凯旋而归。”他点点头,带了三哥出房。

他见蒋文寿在外间,与内寝宫只隔了薄薄一道墙。我终是不放心他们,坐了一会儿,便走到门边倾听。

蒋文寿参见了永璘。永璘赐了座。永璘问:“将军任羽衣都尉有五年了吧?”“是,”蒋文寿答案:“臣是大德四年入宫侍候皇上跟两宫的。”永璘道:“朕记得四年前‘三老之乱’时,你挺身而出,护着朕与两宫,若不是有卿,朕与两宫怕是难逃逼宫之难,朕今日依然记得将军当时威风凛凛,仗剑矗立于承庆殿前的情形,当直如天神降世,敬德重生。”他款款道来,蕴含情感,谁听了都不免会唏嘘往事,追思当年。我不明白他想干什么?莫非想说动蒋文寿倒戈?蒋文寿隔了一会儿道:“臣当年的尺寸微功,圣上至今还念念不忘,臣惭愧无地。”忽听咚地一声,他大声道:“臣请圣上圣心明断,趋除身边奸佞小人,以正圣听!”他是将军,声音奇大,慷慨陈词,震得整个大殿嗡嗡作响,我伸手扶住墙,缓缓靠在墙上,只觉胸闷心跳,极是难受。

大殿静了很久,忽然三哥笑了起来:“将军所说的皇上身边的奸佞小人想是指我了?”虽说谁都知道这个事,但他自己直接说了出来,我还是不免心惊,腹中胎儿动个不住,我拍拍它,心道:“安静些,让娘听完。”果然蒋文寿大声道:“不错!你伙同妖妃萧氏媚惑主上,猷言乱政,蒙蔽圣听,并以其妖术,在后宫大行妖法,违反宫规,秽乱宫廷。臣请陛下明察秋毫,按律诛除奸人,还后宫一个清静太平!”我听他叫我妖妃,心中不禁又气又恨,我甚至都未见过他,他就这样诬蔑我,真正岂有此理!一生气腹中跳得更加厉害,我支持不住,缓缓蹲坐在地,手捧着腹,努力让自己平下怒气。

永璘轻轻道:“你说的也不无道理,只是——德妃怀孕已有数月,朕心——实不忍啊。”蒋文寿道:“皇上仁慈,皇上可先将萧妃幽于冷宫,待其产子后再行处治。”我咬牙,冷宫!好狠!永璘仍是轻轻的声音,似乎很软弱又很无奈,道:“德妃处处谨慎,又侍奉朕躬多日,并无不周之处,若依将军之言,其罪必死无疑,将军——可肯看在她侍奉朕躬尚属小心恭顺的份上免其一死?”“皇上,昔日高宗一念之仁,致使武氏乱国,前车之鉴不可谓不深,臣知皇上念及旧情,不忍将萧妃处死,但萧妃貌似恭顺实藏奸诈,形似谨慎而实胆大,臣请皇上为江山社稷割舍一时之爱,以保万世之基业!”永璘再次沉默,我知他不会杀我,便不知为什么要对蒋文寿这么说。这个蒋文寿,看来是非致我于死地不可了!

隔了一会儿,永璘问:“将军见过德妃么?”“臣并未见过!”永璘便不问了。三哥忽道:“那么将军想是亲耳听到过娘娘猷言乱政喽?又或是亲见德妃娘娘媚惑主上,蒙蔽圣听?”“这……”蒋文寿一时被问住,说不出话来。但片刻后又道:“皇上,你岂能容这样奸邪之人如此犯上大臣?”永璘淡淡地道:“他是布衣,不能对你犯上,你是大臣,却可以对德妃犯上,朕若处置了他,而放过你,别人又会对朕怎么说?”还没等蒋文寿回话,永璘一拍桌子,喝:“来呀,把这个诬蔑圣上,毁谤后宫的叛逆之人拿下!”“皇上!”有人叫,接着叮叮当当的声音,蒋文寿大喝:“谁敢?!”跟着,当的一声巨响,三哥冷笑的声音:“你还是跪下吧!”跟着咚的一声,想是蒋文寿迫于三哥的威胁,跪了下来。“皇上,”蒋文寿咆哮:“皇上真要听信小人之方而擅杀大臣么?臣不服!”“擅杀?”三哥冷笑:“你未见过德妃便在圣上面前罗织德妃罪名,逼圣上杀妃,你未经圣上允许私藏兵刃在身,意图不轨,有这两条杀你还冤么?跪好!你虽身经百战,我的剑下可是不生眼睛!”他声音清越,居然有一股威势,殿中安静了下来。

永璘仍是那轻轻的声音,仿佛生怕吓着了什么人:“将军,前次朕出宫城去郊外试马,是谁派杀手行刺于朕?”我大惊,原来上次行刺的竟是他!难怪那天永璘一幅了然于胸的神色,也不加深究,想是早已知道是此人。我暗叫该死,那些刺客同进同退,身手了得,对永璘行踪又如此熟悉,永璘出城后不久,他们便出现了,我早该猜到是羽林。“臣不知。”蒋文寿道。语气中显是底气不足。“一共是三十四名刺客,”永璘道:“朕故意让他们放走了一人,死了的三十三人没有身份,没有标志,没有人认得,逃走的那人随即被一黑衣人杀之灭口,这事本已做得天衣无缝,可是你却忘了最重要的一点:死人也是有家人朋友的!”不错,任何人都有家眷朋友,他们或许会死,可是他们的家人却不会死,要将他们全都杀了灭口显然难以做到,这些人就是最好的证人!“还有,”三哥格格笑道:“蒋将军大概不会想到在下的轻功那么好,不禁亲眼目睹了那个黑衣人杀人,更是跟踪到他到了住处……”“你——”蒋文寿吼了一声,又中断了,声音中不仅有愤怒,更有恐惧。永璘轻轻叹了口气:“你起始慷慨陈词,朕念及你是三老之乱的有功之臣,又想你或许是一时受人之惑,那日行刺又或许只想杀德妃。可是你却对朕一再相逼,非要朕亲手杀了朕的爱妃,又私藏短刃入宫,朕才不得不信你心怀二志,意图谋逆弑君。德妃就算该死,也是朕的家事,岂容你一个外臣插手过问,代朕处置?将军,你实在辜负了朕对你的信任。”这才是永璘心底的话,一个君王或许能允许他的臣子乱说话,乱行事,可是无论如何不能容忍他逼宫的。皇上做的对或错,你岂可指手划脚,更逼着他照你说的去做,他不做,你就打算杀了他废主另立,那跟曹操司马昭有什么两样?蒋文寿犯的,是千古君臣大忌!我心中暗叹,此人休矣!他做的事,连寻常的帝王都容忍不得,何况是永璘这样一个甚有主见,一心想要乾纲独断的皇帝?

只听永璘问:“陈富贵来了吗?”隔了一会儿,外头有人报:“臣羽林副都尉陈富贵请旨见驾!”“进来!”永璘道。有人走了进来。“陈将军,”永璘的语气恢复了以往的镇定与坚硬,道:“蒋文寿私带兵器入殿,意图行刺于朕。你叫人将他押下去,严加看管,朕随后即有旨意处置。”“是!”陈富贵道:“臣遵旨!”“即日授陈富贵羽林都尉一职,统领皇宫外廷羽林,戍卫外廷!”永璘再下一道旨。“臣遵旨!”陈富贵大声应。“陈富贵,从今日起,没有朕的亲笔旨意羽林不得有任何调动换防,除朕特旨外,严禁宫内外人员往来,如有私行进出宫门者,一律格杀后再来回朕!”我吓得一抖。“臣领旨!”“你听好了,”永璘威严的声音:“给朕看好了这个大门,朕自有封赏,若出了意外,不用朕下旨,你提头来见!”“臣定不负圣上所托,严守宫门,如有意外,臣请圣上诛臣九族!”陈富贵概然道。“很好,去吧!”永璘干脆地道。“臣告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想是将蒋文寿带走了,我内心微觉奇怪:刚才咆哮廷前的蒋文寿此刻却声息全无,莫非是给三哥打晕了?

“苏君猷来了吗?”永璘问。“臣苏君猷叩见圣上!”苏将军熟悉的声音响起,我心里才松了一口气。“苏君猷!”永璘道:“即刻起,停止内廷羽林休假,兵士分为三班,昼夜守护内廷,严禁各宫室行走往来,如有违旨者,先行拿下,押入冷宫再来回朕。”“臣领旨!”苏君猷道:“臣请皇上,内宫多为宫眷,臣职位低下,恐执行圣意时,难以服众。”他的意思很明显,内宫全是妃嫔太妃,个个都有机会见到皇上,万一到皇上面前撒个娇弄个痴的,他岂非要做夹心人?“朕自然知道,你照做便是。”永璘冷笑。殿中静了一会儿,想是永璘在写旨,然后道:“这个你拿去,谁敢吵闹,你尽管拿朕的旨意出来,后宫之中,除了太皇太后跟德妃,朕没什么舍不得的!”“是,臣遵旨!”苏君猷道。三哥道:“请皇上下旨,准在下与苏将军卫护宫廷!”“准!”永璘道:“你可暂充羽林一职,待朕此事完结后再行去职,苏君猷,一会儿你将内廷羽林腰牌拿来给萧子风,以便他在内廷行走。”“谢皇上,臣领旨!”三哥严肃的声音,完全不似平日嘻笑之态。苏君猷道:“是,臣遵旨。有萧公子相助,臣一定不负圣命!”他的声音中大有喜悦之意。反正凡事有这个天子宠臣担待,他的肩上担子显然轻得多。“苏将军,”永璘道:“你再派一队羽林,守在太皇太后和德妃宫外,务必保护好两位宫眷的安全,朕将她们托付给将军了。”“臣不敢受皇上此言,卫护内廷用臣职责所在,臣一定尽心竭力,护得两宫平安!”“那你去吧!”永璘道。“皇上,”他道:“皇上身系社稷,臣想调一队羽林跟从皇上差遣。”“你的羽林要分守各处,又要卫护太皇太后和德妃,担子已是不轻,朕已让浏阳王调左右卫军的精兵前来协助将军守卫,估计夜里也该到了。”原来他早有安排,我的心至此才完全放下,只觉浑身酸软,手都抬不起来。三哥道:“浏阳王人马到来之前,臣请跟随皇上出入宫室。”永璘道:“准!”等于他的随身保镖了。三哥平日没正形,遇到大事还是挺有章法的。苏君猷叩头走了。

永璘长长吐了口气,显是刚才内心也甚是紧张。三哥道:“皇上去歇一会儿,外殿有臣守护。”“皇上,”内监急匆匆来报:“太皇太后昏厥,请皇上速去看视。”我刚放下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今晚怎么尽出事?“快!”永璘的声音不再镇定,充满了焦急:“备辇。子风,你去叫醒德妃,随朕一起去看望皇祖母。”三哥走进来,见了我,怔了怔,马上过来横抱起我,埋怨:“你躲这儿干什么?不是叫你休养保胎么?”我道:“快点,三哥,太皇太后那边……”“我知道,你不要急,”他道,吩咐宫人:“带上娘娘的药!”又对我道:“不是还有皇上吗?你不想活了,这么折腾自己。”说着已走到外面。永璘已坐在辇上,看着三哥抱我出来,不由一怔,忙伸手接过,一见我便明白:“你都听见了?”我点点头。“你呀,”他叹口气,理理我的衣服,吩咐太监:“起辇!”三哥陪在辇边。永璘问他:“德妃怎么样?”三哥皱皱眉:“皇上,早点了结了吧,再弄下去,不仅德妃,我看连累的人还要多。”永璘嗯了一声,将我搂进怀里,轻轻在我隆起的腹上放上了他宽大的手掌,我稍稍安心。

我们匆匆忙忙赶到慈宁宫时,太皇太后端坐在大殿正中,脸如莹玉,正气凛然,原来她没事。他们祖孙玩花样不要紧,我哪里跟着吃的消?看到太皇太后无事的一刹那,我眼前一黑,差点栽倒,幸好永璘和三哥一左一右及时扶住了我,将我扶到椅上,喝了几口水,眼前才渐渐亮了起来。太皇太后问:“皇帝那边的事处理得怎么样?”永璘一一回禀了,太皇太后道:“皇帝处置得甚是妥当!”好整以暇地喝了口茶,道:“那皇帝打算如何处置后宫之人呢?”永璘冷冷地笑容。“玉妃是你的妃子,你看着处置。”太皇太后道:“别太过份就是,静娴太妃是先帝的人,又有七皇子,无论如何要给她留个体面,至于她……”她又看了一下西面:“让她荣养吧。”永璘眉一挑:“那朕的母妃……”“皇帝!”太皇太后蓦地提高了声音打断了他的话,严厉地看着他。我拉拉她的衣角,低低道:“听太皇太后的吧,别叫她为皇上担心。”听永璘的口气,孝懿皇后之死竟与皇太后有关!永璘方不说了。“还是德妃懂事知礼。”太皇太后道:“皇帝,有些事忍不得也得忍,这是没办法的事,人生在世,哪能事事顺心遂意?哪能没一点点遗憾?你是皇帝,要有海纳百川,包容万宇的气度。你看看德妃,原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人,现在为了你,什么都忍的下,皇帝难道还不如自己的女人?”我吓一跳,这话可太重了,忙道:“太皇太后的话臣妾万不敢当,臣妾是萤火之光,自然不能与皇上的日月之辉相比,况且——前些日子,臣妾还犯了妒嫉,让皇上好一顿说呢。”永璘忙道:“朕什么时候说过你?”我直冲他使眼色,这不是给他全面子么?

“噢?是吗?”太皇太后嘴角漾出一丝笑:“皇帝,有这回事?”永璘狠狠瞪我一眼,只好应:“是。”太皇太后道:“这女人不妒,跟自己男人的情分也就生分了,你说是不是,皇帝?”我大喜,原来她这么支持我。“是。”永璘也只好应着。“那么,今儿我做主了,”太皇太后道:“许德妃日后嫉妒,皇帝听到了吗?”我忙道:“谢谢太皇太后。”这么大一个便宜,不捡白不捡。永璘多半心里在骂我,可是面子上又不能驳太皇太后的话,答应着:“是,孙皇遵懿旨。”“回太皇太后,”安姑姑道:“皇太后宫里的小常来说,皇太后来要给太皇太后请安视疾,但被内廷羽林拦住了,皇太后要传皇上去问呢。”太皇太后刚刚转晴的脸又阴了下来,道:“告诉小常,皇上正在侍候我呢,不能过去。有皇帝在这儿替她行孝,她就不必过来了,让她好生保重自个儿的身子,内廷羽林遵的是我的旨意,为的是皇帝前儿遇刺,宫内需加强防备,叫她没事儿在自己宫里待着荣养。她是太后之尊,别为了小事跟羽林拧了,于她体面也不好看。”我原知道太皇太后是个精明人,没想到嘴上也这么厉害,今儿才算真正见识了,我心中佩服,不由道:“太皇太后,你真厉害。”话出口才知不对,永璘跟三哥大笑,宫中人捂着嘴笑,太皇太后也不由莞尔。我大是不好意思,忙低下头。太皇太后对永璘道:“皇帝,德妃纯朴至诚,你要详加爱惜。”永璘笑应:“是。”转头又看了我一眼,似乎在说:你今儿是得了彩头儿了。“闹了这半夜,我也累了。”太皇太后道:“皇帝去吧,德妃怕也累着了,今夜就在这儿睡吧。”永璘应:“是。”我忙叫:“太皇太后。”“嗯?”她扭脸儿看我。我道:“臣妾想……想……”“你想干什么呀?”她笑着问。我看着永璘,心想:你倒是说个话儿呀,你要带我走,太皇太后总不好过于拂逆。偏偏这个人就是不开口,三哥微笑道:“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就这一句,又让太皇太后笑了:“原来为这个呀,既是这样,皇帝带了德妃去吧。萧小哥儿这几天跟着皇帝,卫护一下,你的功夫平儿也夸好,想来是不错的。”“是,臣遵太皇太后懿旨。”三哥恭身道。见她老人家进了屋,我们才退了出来。

我埋怨永璘:“你刚才干嘛不说话?”永璘淡淡地道:“我巴不得皇祖母留下你,为什么要说话?”我一怔,没想到他这么想,他伸出手,我扶住他,上了辇。“去……”他似乎犹豫了一下,改成:“回上元宫。”我自是不敢问,看看三哥,他不说话,也没表情,我只好自己闷葫芦。

永璘再没跟我多说话,照料我睡下后,就带了三哥去承庆殿,听说一夜未睡。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