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后宫——萧妃传(全本)

48.内兄龙弟一家亲(上)

后宫——萧妃传(全本) grace_xhu 1467 2008-06-30 14:41:49

  夜里,太监请醒了永璘,他一动我便醒了。看他走到殿外,好一会儿才回来,对我道:“你怎么起来了?”忙过来搂我躺下,我道:“臣妾觉着心惊肉跳的,象是要发生什么事情似的。”他道:“凡事有朕呢,别怕,睡吧。”给我盖上被子,我抓住他的手,问:“皇上要出去么?”“不出去,”他安慰:“朕去嘱咐点儿事就回来陪你。”走到外面召人来说了些什么,仍回进来搂我躺下,道:“睡吧。”然而我一直不安,折腾到快天亮方迷糊了一会儿。

永璘下了朝过来时,我正在梳头,心中没来由的烦乱,怎么也梳不好。见了他进来,便胡乱挽了个髻,用梳子叉住。他打量着道:“你越来越好看了。”我问:“皇上有什么心事么?”他沉吟了一下,道:“朕说了你别着急,你的三哥受了伤——”果然是……“不过没性命之忧,”他忙道:“你别这样子,倒吓着朕了,来,稚奴,喝口水。”我喝了口水,定定神,道:“他又闯祸了,是不是?人现在在哪儿?”“朕叫人看护着。”他道:“朕带你去看,你先吃了药再去。”叫人拿了保胎养荣丸,让我吃了,过了一会儿才道:“走吧。”扶着我出来上了辇。

三哥在奉乾殿,脸色苍白,上身缠着白绫布,一层又一层的,仿佛伤在了胸口。“三哥,”我轻轻叫,他微微睁开眼,一笑:“吓着你了吧?”听他神智尚清楚,我略略放心。永琮拿了药进来,我一怔,他怎么在这儿?永璘接过药,亲自喂三哥喝了,才向我道:“两人本是一块儿喝酒下棋的,后来听说刑部大牢有人劫牢,就一起赶过去了,碰上劫牢的,动上了手。三郎替四弟挡了一剑,这才给伤着了。”原来如此。永琮道:“那些人似乎认得子风,骂他是朝廷走狗,为虎作伥。”这怕是比那一剑更伤三哥之心。“嗯,”永璘道:“等子风好了点再说吧。”似乎并不想追究下去。永琮道:“他是为了臣弟才受的伤,臣弟照料他。”“不必了,”永璘道:“你拚斗了一夜,也累了,快回府去休息,这儿朕自会人照应,”我看永琮似乎不大开心,便道:“王爷也是好意,不如让他在榻上休息一会儿,皇上看护着两人也放心些。”永璘道:“便是这样吧。”

我叫人安排永琮躺下,他冲我感激地笑笑,我埋怨道:“王爷睡吧,不然皇上又该操心你啦。你跟三哥啊,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跟孩子似的,成天胡闹,好好儿的下棋不好,去刑部大牢凑什么热闹?那儿没官兵么?”“臣弟知错,”他有点羞赭地笑:“是臣弟照顾子风不周。”我冷哼一声,道:“算了吧,你受了伤,皇上就不心痛啦?都是兄弟,伤谁都一样,三哥总比你好些,他有功夫在身的,快睡吧。”让人拿来永璘素日的卧具,看他合上眼,方走回永璘身边。

我替永璘拉了拉衣袖袍角,整理他的衣衫,就便儿道:“你这两个兄弟没一个不让人操心的,皇上事儿多,没时间看顾,我看早点给他们说个媳妇儿,敢怕就好了。”永璘笑道:“你说的是,朕放在心上了,改明儿就叫人留意着便是。”伸手替三哥擦擦额上的冷汗,望着三哥道:“记得小时候有次四弟生了病,烧了三天,朕也是这样守着他,心中害怕极了,就怕他出事。好容易哥俩儿都平安长大,又要为他们受伤担心了。”我道:“皇上手兄情深,真是个多情君主。”他笑:“又学会拍朕的马屁了?怪道皇祖母说小心你的迷魂汤呢。”我笑道:“皇上昨儿没睡好,又上了早朝,定是累了,也去休息一会儿吧,这儿有臣妾照应着呢。”“朕不累,”他道:“三郎教了朕一点儿吐纳之法,挺管用的。”我道:“他那些旁门左道的东西皇上别信,更别学,不然伤了龙体就不好了。”“你不懂这个,”他忍着笑着:“少插口吧,若是闲着没事,把窗边台子上那些奏折给朕工工整整抄出来,认真些儿,别龙飞凤舞的,叫人看着累。”“是。”我便过去帮他抄奏折。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