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后宫——萧妃传(全本)

43.岂知恩宠亦艰辛

后宫——萧妃传(全本) grace_xhu 3022 2008-06-23 20:17:39

  第二次他并没大宴群臣,只在园子里一家人赏春,太皇太后坐在亭子里逗公主取乐。三哥让人在草坪上铺了大片的丝绸云锦,与永璘半躺着说话。他放浪形骸惯了,宫中习以为常,也没人去管他。嫔妃与其他小皇子小公主跟宫女太监一起嬉笑玩闹。我靠在柳树上,用柳枝“钓鱼”——将柳叶都抹至柳条底部,一点一点地点着水面,水面上便划开一道道的涟漪。平姑姑走过来道:“皇上叫你呢。”我走过去,永璘打量着我道:“她们要去划船,你也去吧,加件衣裳。”我应:“是。”加了披风跟妃嫔们上了船。

我坐在船尾,依旧“钓鱼”,岸上的人越来越远,越来越小。船上也越来越喧闹,她们有她们乐的,我有我的,我在心中默默做唐诗联句玩儿。不知不觉船到了湖中心。忽的船轻轻一震,这时我觉得有人推了我一把,我猝不及防,跌入水中,原来还是有人想我死了,去了玉妃,祥贵人,还有别人,即便皇上已不再召幸我,结果依旧是一样的。

我渐渐下沉,神智模糊了……

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吐水,吐了一滩的水,我呛的咳嗽起来,三哥抱着我,给我裹了永璘的披风取暖,一边用手搓我的手脚。

永璘盘膝端坐在地上,冷冷地道:“朕再问一遍,是谁推贵妃落水的?”他问的很慢。过了半晌,一个嫔妃道:“刚才打水草的船撞了上来,贵妃娘娘坐在船尾,大概是失足落了下去,并没人推……”“拉下去。”永璘淡淡的神色:“告诉敬事房,褫夺封号,按欺君罪处置。”不理那人的哭叫谢罪之声,扫了一眼其他嫔妃们,道:“还有人胆敢说谎么?”嫔妃个个胆战心惊,无人敢答。

“你们打量朕隔得远看不见是不是?”永璘作色道:“告诉你们,朕虽不在船上,眼耳口舌鼻心意都在那儿盯着呢,朕统共一个稚奴,难道还叫你们作践了不成?”他语气忽高,吓的她们一下子跪了下来。“你们打量着朕几个月不幸她,她失了宠,就以为她可以任人践踏侮辱?你们就错了主意!”永璘厉声道:“朕宠不宠她,幸不幸她是朕的事,她只要一天坐在贵妃这个位置上,你们就要按礼敬重!朕还要告诉你们,只要她一天在这宫里,你们谁也休想越过她的位子去!她若给人害死了,朕把你们全拉去陪葬!天下女人多的是,朕不在乎换一批。你们若想保住自己的身家性命,荣华富贵,就给朕好好侍奉她,敬重她,保护她!听见了没有?”她们都应:“是。”“好了,说吧,谁推得她?”永璘恢复了平常的语气再次问。三哥不悦地道:“回头再审吧,先送稚奴回去。天冷水凉,我怕她盯不住,冻病了。”“你们不想说就给朕在这儿跪着,跪到想说为止!”永璘站起身,从三哥手中接过我,上了辇。我听见太皇太后在身后悠长无奈的叹息:“你们啊——一天都不让哀家省心!”

“平姑姑,”三哥进宫便叫:“烧热水,煮姜汤来。”永璘将我抱进屋,放在榻上,拿过被子裹住我,问:“还冷么?”我笑:“臣妾身上很冷,心里却有点暖了。”他眼圈儿一红道:“都是朕不好,不该让你去坐船的。”“是她自己走神儿,”三哥道:“你也快去换件衣裳,这儿交给我,快去!”永璘才去换衣。三哥取了热姜汤,喂我喝下。永璘已换好衣服出来。三哥让开,永璘坐到我身边,握住了我的手,问:“你终于肯回头了?”“水烧好了。”平姑姑进来道。永璘将我放入热水中。我道:“皇上回避一下,等臣妾洗完了再来陪皇上说话。”他轻轻道:“朕不走,朕陪着你。”我脸红。此刻穿着衣裳当然不要紧,一会儿……我道:“你先出去么——”他怔了怔,道:“好吧。”起身走了几步,忍不住回头道:“稚奴,朕很久没见你这个样子了。”说罢出了屋子。

我洗好,换了干净衣服出来。三哥跟皇上正在吃茶。三哥笑着打量我,道:“清水出芙蓉,有几分意思。”永璘笑嘻嘻的,心情颇好。我低头蹲身:“皇上。”他问:“还冷么?要不要喝点热茶?”我道:“不冷了。”“真的不冷?”三哥故意道:“心也不冷了么?”我低下头,抚弄着衣角。永璘拉过我搂在怀里,道:“朕暖着你,成么?”我轻轻一挣,嗔道:“大白天的,你做什么?”三哥大笑,道:“合着是因为大白天啊,皇上,那你还是晚上来吧。”永璘笑着放开手,我忙走出屋子。

晚上,永璘走进屋,我示意他别出声,这宫中人多,不比上元宫,奉乾殿。轻轻关上门,解衣宽带,他搂住我,盯着我的眼睛,低低问:“今儿的心带来了么?”我笑笑:“只带了一半儿,皇上要就拿去,不要就拉倒……”“朕要!”他打断我,咬着我的耳垂道:“哪怕你今天心全没带呢,朕也要了!”将我放到床上,道:“朕就不信暖不了你的心!”我闭上了眼。

他松开了手,我要起身,他按住我,道:“别动。”我笑看着他,他在我耳边道:“朕要让朕的龙种在那儿待的时间长一点,只有皇儿能拴住你的心。”我脸红,他的手指在我脸上轻轻来回划着,道:“你是个冰雪做的,心也是冰的,容易暖不过来。朕广有天下,却如此害怕得不到一个女人的心,你知为什么么?”我道:“那是因为皇上在乎臣妾,所以一心想要臣妾的心。”他点点头:“你聪明,象你这么聪明的人,为什么又常常要做傻事?一次又一次地惹朕生气,当真不怕朕杀你?”我道:“臣妾怕,可是有时性子上来,就顾不了那么多了。”他笑起来:“你的性子大,有时比朕还大,朕还总当你是个好性子的人呢。”“好性子不等于无性子。”我道:“皇上的龙性可也不小啊,又打又踢的。”他道:“你的小心眼儿里就记得这些……”未说完已咳了起来。

我忙起身帮他捶着背,问:“怎么总是咳?”他摇手道:“朕不要紧——”我道:“皇上——应多休息,听说还常常整夜不睡地批折子?”他道:“事情多,做不完。”我靠在他怀中,道:“该睡的时候就睡吧,臣妾陪着您睡。”“你可是今儿自己说的,朕可没逼你。”他笑。我道:“臣妾是自愿的,只要皇上肯多睡几个时辰,臣妾愿意陪着皇上。”他搂着我,叹:“朕的稚奴又回来啦,朕真的开心。”“臣妾的皇上也回来了,”我道:“可是臣妾并不开心。”“噢?”他笑问:“为什么?”我道:“皇上瘦了,憔悴了。皇上也不怎么笑了,有时皇上的样子让臣妾好怕。”“只要稚奴回来,朕自然也就回来了。别担心,朕知道你胆儿小,不会吓你的。”搂着我缓缓躺下,道:“睡吧。”我合眼,很安心地在他怀里睡了。

第二天起来侍奉太皇太后早膳,太皇太后问:“昨儿皇上来了?”我点点头,红了脸。“你们……”她迟疑下问:“没再吵嘴?”我摇摇头。安姑姑笑道:“皇上今儿一早出去时可高兴呢,还赏了奴婢两个小金裸子。”太皇太后放了心,道:“这样才好,这才是过日子的样子。这么说,昨儿那几口水没白喝。”宫里人都笑了。我红了脸,低下头。

永璘下午过来请安,太皇太后道:“上元宫也闲置了很久了,皇上今儿叫人去收拾收拾,把贵妃母女搬过去吧。”我道:“太皇太后,允臣妾住这儿吧。”她笑道:“你同皇上好了,就该回去陪着皇上,没事儿陪我一个老太婆做什么?”我跪下道:“臣妾母女多蒙太皇太后福庇,在太后这儿待长了,臣妾习惯了太皇太后,太皇太后也习惯了臣妾,我跟公主一走,太皇太后宫里该清冷了。臣妾不舍得离开这里,求太皇太后恩典,让臣妾跟公主陪着太皇太后,替皇上承欢膝下吧。”“这……”太皇太后迟疑:“皇上看……”永璘道:“孙儿听太皇太后的,稚奴说的也有理。”太皇太后想了一会儿,道:“既是这样,把东配殿那儿全都收拾出来,做个隔墙,皇上喜欢替人盖房子,这会儿也替自己盖栋房子吧。留一个角门儿通这里,后头自有进出的门。这样皇上进出也方便。”永璘笑应:“是。”安姑姑笑道:“我正为这个不自在呢,想着娘娘母女回去,这儿又该冷清了,没想到娘娘这么体贴人,真是个菩萨!”我脸红。



下一章:<<金绡红帐羞为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