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后宫——萧妃传(全本)

56.千秋为计巧说情(下)

后宫——萧妃传(全本) grace_xhu 2135 2008-07-01 16:11:18

  永璘咬牙冷笑,道:“这种狼心狗肺的东西还有什么好怜惜的?朕正要派人去告诉敬事房,杖毙!”我一抖,原料他要杀人,却没想到是这个法子,那是一点体面都不留了。太皇太后也没说什么,看了一会儿他,问:“诚贵妃说呢?”我还没开口,永璘已道:“她只是贵妃,没权处置,一切听朕的。”我看着太皇太后,她淡淡地道:“没权处置,总有权说话吧?我想听听她意见。”永璘道:“皇祖母还不知她的为人?蚂蚁都踩不死,她要是不开口求情那反倒是奇事了。”太皇太后没理他,只看着我,问:“你怎么说?”我道:“此事若为臣妾,臣妾同意皇上说的法子,若为目下,臣妾也赞成皇上的做法。若为了皇上,为了万世基业,臣妾还求皇上和太皇太后慎重从事。”太皇太后问:“这话是怎么说的?你倒细说来听听。”我道:“若为臣妾,后宫妃嫔诽谤贵妃,阴谋构陷,嗣机争宠,私藏禁药,已是犯了宫规;为目下,后宫各逞机谋,手段阴毒,已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不杀不足以平息后宫平息后宫纷争,警醒宫人,维护宫纪,皇上做的没错儿。”永璘脸上松了松。太皇太后道:“那为了皇上,为了万世基业又是怎么说?”我道:“为了皇上,是因为皇上正励精图治,文治武功渐成根基,国家大治指日可待,皇上眼见得要成为一代雄主。若为了杀妃一事,被史官记上一笔,无疑是个抹不去的污点,后世子孙仿效起来,宫妃动辄被杀,不免有违后宫祥和之气,也易使后宫为怨气所集,一旦有动,便成红丸绞杀之案,昔日太宗英明,太祖伟业,尚不免弑兄屠弟,斧声烛影,而后来子孙受害,亦多为此阴影而来。”“那你的主张是……”太皇太后盯着我问。我鼓起勇气道:“不杀!不入冷宫!叫其闭门思过,过几年再放出来,只要皇上圣心明鉴,她们自是已知末路,再无起复之日!”太皇太后目光一闪,沉默下来。

宫中静静的,过了好久,太皇太后道:“你们说的都有道理,皇帝已成人,你又素有贤德之名,我不偏向哪一个。皇上要杀,那我老太婆来担这个名份,不能让皇上为这两个不成器的东西毁了名声;若要放,成全了诚贵妃的仁善之心,也为她跟皇上的皇儿积积荫福,是杀是放,皇上自个儿看着办!”永璘是个好强的人,不怕杀人,但怕自己十全武功受损,史笔如钩,落个爱杀妃的名声就不好了。

他咬牙想了半天,道:“但凭太皇太后处置!”太皇太后反倒说:“这天下是皇上的,后宫也是皇上的,皇上如今已是乾纲独断,还是皇上自己个儿做主吧,无论是杀是放,皇上都不要后悔!”永璘倒下不来台了,目光转过来,我轻轻道:“皇上,史笔如钩,皇上何苦为了两个女人坏了自己的名声?臣妾为皇上——不值啊!”他低头沉吟半晌,终于下了决心:“孙儿听皇祖母的,不杀!”“这才是圣君!”太皇太后立即敲定了他,道:“我早知道皇上会想过来的,这两个人放在那儿,只要皇上不去幸他们,不囚也是囚了,不废也是废了,两个女人又能生什么事儿?不过是两个可怜的蠢人罢了。皇上,天下或许有时要用重典,但后宫祥和还是第一位的。”“是,”永璘也展开了眉头:“皇祖母说的是,孙皇受教。”太皇太后满意地点点头,道:“但活罪却不可不受,回头你告诉敬事房,罚她们去冷宫待几日,等她们受够了那滋味,再叫诚贵妃求皇上恩旨放出来。”“是。”永璘应。她送了那么一个大人情给我,我自是感激,至此才彻底放下心来,脚上便觉大痛,低头看看,脚趾碰破了,流了血,瘀青了好大一块。遂低低叫:“平姑姑!”示意她,她马上去拿伤药。

太皇太后转向我道:“以前见你才思敏捷,能逗皇上开心,那不过是小巧,你行事谨慎,仁厚善良,也不过贤慧,如今看来,你是有大见识的,肯为皇上想到后世之名,皇上有了你,我也可以真正颐养了,来,把公主抱来,叫皇上贵妃娘娘见见,看看会说什么话了?”安姑姑抱了公主过来,小丫头瞪着一双漆黑的眼睛,看见永璘就伸出小手直笑,就算永璘再有气,见了女儿也不能不乐。他伸手接过,公主在他胸口揉搓,安姑姑逗她:“叫啊,叫啊,公主平时怎么叫的?”公主张了几下口,终于迸出一声:“爹……爹!”我大惊,怎么叫这个?永璘却是大喜,怔了片刻,忍不住一把搂住女儿,狠狠亲了一口,道:“再叫一声!”公主咯咯地笑,又叫出了“爹爹”,这一次清清楚楚,所有人都听得真切,我忙道:“臣妾死罪!”“什么死罪?”永璘不以为然,看着女儿道:“这不叫得挺好么?来,朕的宝贝,再叫朕一声爹爹!”公主又笑又蹦达着小腿,我忙道:“公主,该叫父皇了!”“行了,”永璘不耐烦地斥我:“她还小呢,叫爹爹不也是一样么?来,宁寿,看爹爹举你!”一下举了老高又放下来,再举再放,逗公主笑个不停。我转头去看太皇太后,她也浑没在意,看着永璘父女二人,一脸慈爱的笑容。我放下了心。永璘逗了一会儿公主,太皇太后道:“行了,别逗的她兴过了头,睡不着觉,让她去吧。”永璘才将公主交给乳娘,公主一见自己要被抱走,哇地哭了,永璘一脸不忍之色,但太皇太后发了话,他自然不便说什么,眼睁睁看着女儿哭着被抱走了,不禁轻轻叹口气,带着我向太皇太后告辞。

我服侍永璘睡下时,见他有点闷闷不乐的,便劝道:“皇上,太皇太后是对的,小孩儿闹的狠了睡不安,皇上若是真舍不下公主,过两日我求求太皇太后,把公主接过来陪皇上几天,好吗?”他“嗯”了一声,我道:“皇上睡吧。”他听话地合上眼,我给他打扇,直到他睡着了,才去榻上睡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