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后宫——萧妃传(全本)

50.絮絮喁喁说体己

后宫——萧妃传(全本) grace_xhu 3672 2008-06-30 14:41:49

  太监来禀欣嫔过来送东西,我怕惊醒了刚睡熟的永璘,便走到殿外去见她。

她穿了件藕合色芙蓉宫服,倒也显得年青娇丽,见了我蹲身道:“参见贵妃娘娘。”“起来!”我扶起她,道:“姐姐越发妖艳了。”她有些不好意思,道:“怎比的上贵妃娘娘倾城之色?即便孕育龙胎,也一样秀色夺人呢。”这次怀孕不比上次,早早便显了身,自然是不大好看的,我装没听出她的讥刺之意,道:“姐姐前来,可是有事要找皇上?”她道:“臣妾闲来无事,做了点茄鲞,皇上当日最爱进的,另外还有几样时新小菜,给娘娘开胃的,听说皇上今儿没听侍讲,便巴巴儿赶来孝敬了。”我笑道:“多谢姐姐费心,惦记圣上,也关照我,我替皇上和自个儿谢谢姐姐的苦心了,只是皇上这两日批折子太累了,这会儿正在歇息,等皇上醒了,我定将姐姐的心意呈给上,皇上必定欢喜呢。”

本来说到这儿,识趣的就该谦谢告辞了,她偏偏不走,看了屋子一眼,道:“皇上睡了吗?唉,这皇上日夜勤政固是好的,也要保重自个儿身子,这宫里宫外不就指靠着皇上一个人么。”反而提高了声音。我心下暗恼,她为了引永璘注意,竟不顾他的身子,打扰他休息。实在可恨!脸上也不得不带着笑,道:“谁说不是呢?”“娘娘日夜侍候皇上,该多劝劝皇上体恤自己的身子,才是万民之福。”她接着高声道。我只好道:“姐姐说的是。”屋中咳了一声,听永璘的声音问:“谁在外头呢?”到底是惊醒了。我愈加着恼,欣嫔已道:“皇上,是臣妾!”“欣嫔啊,”永璘在内道:“进来吧。”她满脸喜色,看了我一眼,得意洋洋地进去了,我更气,胸口发闷,直欲作呕,生生忍着也跟进来。

欣嫔回了送来的东西,永璘只淡淡地嗯了一声,道:“难为你还惦记着朕,把东西交给贵妃吧。”她便有些讪讪的,永璘问:“公主好吗?”她一听又来了劲儿,道:“公主好,会说好些话了,一个劲儿地要见父皇,还说要给皇上摘果子吃呢。”“嗯。”永璘道:“好生教养,得空教她认两个字,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到底也是皇家公主,一个大字不识也是不成体统的。”“是。”她气势矮了许多,她自己识字不多,自是无法教养女儿。我心头烦恶,可她不走,我若吐了,她必认为我矫情撵她,故此只能强自忍住,按着胸口,永璘道:“那你去吧。”“是。”她委委屈屈蹲了身,看了永璘一眼,又看看我,我连口也不敢张,自是无法替她说话,只强笑点点头,她转身走了。

看她出了院子,我再也忍不住,冲到盂前呕吐。这一下憋得久了,直欲把胃都翻出来,酸气一阵阵上顶,冲得满脑门子酸气,发胀,实是难受之极,永璘一边拍我的背,助我呕出酸水,一边叫人拿酸梅汤来。

好容易呕干净了,我漱了口,接过酸汤喝了两口,才舒服些。永璘轻轻问:“好些了吗?”我正为反应难受,又为刚才的事生气,忍不住发作道:“还不是因为你?非要什么皇子,否则我何必受这份罪?”他一笑,也不以为忤,扶我坐下,道:“难为你受苦了。”听他温言相慰,我的气使不出来,只好长叹一口气,道:“我心情不好,你别怪我。”“是朕为了皇儿让你受罪。”他道:“朕之错,怎么怪得你?”我止不住笑,他倒是明白。“来,枕着朕的腿,你也休息一下。”他轻叹:“这个孩儿真的够折磨人的。”我缓缓躺下,枕着他的腿,道:“是臣妾不对,反应大,影响了心情,冲皇上发了,皇上别恼臣妾。”他捋开我的头发,在我脸上轻轻一吻,道:“你聪明贤慧,文才又好,识大体,将来教养孩儿定能守住朕的基业,朕之所以只想让你生子,便是有这个原因在里头。当然,朕爱你,也希望有你跟朕的亲骨肉。你不会怪朕吧?”我笑:“皇上说的这么可怜,臣妾还能说什么?左右都是命呗。小时候常听娘说爹是她的魔障,皇上也是臣妾的魔障。臣妾不怨。”他又轻轻叹息道:“欣嫔什么样儿你也看到了,她的公主痴顽得紧,现在还只晓得吃睡,那两个皇子你素日见过,心里自也明白他们成不了大气候,前玉妃的女儿倒是好些,可是娘是这样,朕怕她将来跟她娘一个性子,那也就废了。所以着如妃看顾。如妃人老实,又不争不妒,性情是好的。”我道:“皇上想的周到。”起身喝了酸汤,仍复躺下,道:“臣妾不好,没能阻止欣嫔,打扰了皇上休息。乃至皇上心思郁结,是臣妾之过。”“她立意要吵醒朕,朕知道她是想让朕去她那儿,哼,朕就偏不给她这个恩典!”我笑道:“皇上就这点不好,眼里揉不得沙子。这皇宫虽大,就只一个皇上,又这么潇洒俊美,貌若潘安,才比子建,业超秦汉,怎么怨得别人想呢?皇上素日体贴温存,是个最懂女人心事的,还为这个事计较?”他笑了起来,道:“你给朕送了那么多顶高帽,无非是想劝朕多去去其他嫔妃处,这招你使过多次了,朕不上当。朕喜欢跟你在一起,谁也拉不走朕。你也别想推朕走,这事儿也别提了。你别的都好,就这点最招朕烦。”

我伸手抱住他的腿,道:“臣妾何尝想这样?”“那就不准再说!”他立即打断了我的话:“我知道你不怕招朕生气,朕气你也气不了多久,但朕自有法子对付。”我掩嘴笑,问:“皇上想怎样呢?”“朕就拿这些妃子作法,叫她们难受,你素日是个心善耳软的,人都叫你观音,你要想普渡众生,就别招朕不高兴。”他警告我。以他素日为人,我想他做的出,便一笑道:“皇上怎么跟个孩子似的?成天计较这些事——不害躁!”“朕是怕了你唠叨,”他笑起来:“听都听腻了,你还说个没完。”“那臣妾以后装哑巴,什么也不说,让皇上也清静清静——”话没说完,耳朵就给他拧住,他又笑又骂:“你又跟朕说气话是不是?小心朕先拿你作法,让你瞧瞧朕的手段。”“痛的。”我打开他的手,揉耳朵:“皇上没轻没重的。”“叫朕看看,”他忙道;“没伤着你吧?”我没好气儿:“你自己劲大也不是不知道,晚上折磨了我不够,白天还要来磨,真正我给你磨死了,两下里都干净!”他一把抱住我道:“朕不是有心的,你别说这个话,朕回回听了心里跟针轧似的疼。朕控制不了息,总害你受苦……”我卟嗤一笑,道:“你呀,总是前倔后恭的,非把人惹上火来说了那些话才罢休——罚你这么抱着,不抱够一个时辰,不许动!”他笑:“朕巴不得呢。”伸手将我搂入怀中,我嗔:“轻点儿,别伤了皇儿——你倒是让臣妾有透气的地儿啊。”他调整了姿势,我躺在他怀里。

我用手描着他衣上的绣龙,轻轻道:“皇上,这胎若是皇儿,你准许臣妾以后不生了吧?臣妾怕苦怕痛,皇上知道的。”“朕不听你这些个软话!”他笑:“你得给朕生到不能生为止,别尽想着躲懒。”我道:“皇上要龙胤繁衍,这后宫多的是年青貌美的妃子,最多臣妾多吃些辛苦,亲自替皇上教养便是,臣妾不想生了!”“由不得你想不想,朕就要你的皇儿。”他道。我生气:“我说不生就不生!”他道:“这话你同皇祖母说去,她要是同意,朕没意见。”我气得哭:“你就是欺负我,后宫那么些个女人,你就只会欺负我一个……”“别哭别哭,”他忙道:“朕心疼你的,朕爱着你,怎么是欺负?生孩子是女人的天职,你不生,朕总不能叫你三哥来帮朕生吧?”我又气又笑:“你就认准萧家的人性子软和好欺负!”“朕认准萧家家教好,福泽厚,你的哥哥姐姐们无一不风流潇洒,人品出众。不仅长得好,仪态美,性情才学都是一流的,比朕好些个兄弟还强呢。”

原来是这样,我道:“那也是娘教得好,爹生得好,跟臣妾生不生孩子无关。”他笑:“你的家教不会比你娘差,这点朕认得准,朕自问也不比你爹差,所以咱们的孩儿定会青出于蓝。你别多说了,反正朕就只认准了你一个。你想躲懒,门儿都没有。”我赌气:“那你让臣妾死吧,强如被你这么揉搓着呢。”他低笑:“朕没死,怎么舍得让稚奴死?朕要卫护稚奴一辈子,让她陪朕白头到老。”我冷哼:“皇上别做梦了,臣妾未必能活那么久呢,反正三哥若是死了,臣妾也活不长了,到时看你还怎么乐?”他放开我,推我坐起,看着我问:“这个话是什么意思?”我自知失言,道:“没什么,我说错话了……”“你跟朕说清楚,”他盯着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低头不语。“好,你不说,朕问三郎去!”他道,象是真的要叫人了。我只好道:“我说。”“说吧!”他神情挺严肃地道。我道:“皇上知道我三哥是有师父的,我出生那年,他师父来家带他去学道,见了臣妾,便告诉我爹娘,说我与三哥将来会大富贵,常人难及,只是寿数不长,虽非同生,但会同死,疯疯癫癫的,自也不会有人把他的话当真。臣妾刚才只是说笑,皇上别存了这个在心里头,那臣妾真的有罪了。”他笑笑:“没什么,朕也只当闲话听听。”可看神色,却是存上了心事,我暗自后悔,忙用别的事岔开,引他开心了才罢。

永璘料的没错儿,陆德宜不肯跟劫狱的人走,还义正严辞地骂了他们一通,三哥这个好人是当定了的。永璘连他的江湖名声都替他保全,当真是仁至义尽,可看三哥的样子,却是不怎么领情的。有次两人争执起来,永璘骂他“只顾义气,枉顾朝廷律法,真真是草莽行径”,三哥眼一翻,立马拂袖而去,把永璘气个半死。可几天后,三哥携酒而来,两个人又和好了,真搞不懂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但凡我有一言半语的规劝,永璘还斥我多事,叫我“照管好自己个儿就行了,他的事朕自有处置”,弄的我也不好多说,心里想:难怪永琮要跟二哥交好,你这样对一个外人,永琮当然不悦。可永璘一向是个任性的,也只好由着他的性子罢。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