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后宫——萧妃传(全本)

59.伯牙子期会知音(上)

后宫——萧妃传(全本) grace_xhu 1623 2008-07-01 16:11:56

  我睡着了,醒来后,车驾已停。我整整衣服头发,掀帘下车,外头已全黑了。将士们支帐点火,正在安营休整,便知要在这郊外露宿了。我扶着平姑姑问:“皇上呢?”“在那边!”平姑姑一指右前方,我抬头,果然永璘站在几十米外,正负手看羽林扎御营,便扶了她慢慢走过去。

到了跟前,放开姑姑,缓缓下蹲,道:“皇上!”永璘转身搀扶,笑道:“醒了?”我笑:“臣妾该死,侍候着皇上竟睡着了。”“你易困么,又担足了心事,一放松难免乏累。”他搀着我的手缓缓走,一边道:“朕没怪你,以后别总是请罪,你跟那些妃嫔不一样,别叫宫规绑得像个偶人似的,朕就失了乐趣了。”我掩嘴笑:“皇上自坏规矩,那以后臣妾失礼时,皇上可别又说臣妾的不是——那都是皇上教的。”“这不是在外头么?”他笑着道:“朕也不是叫你没规矩,该讲规矩时讲,不该讲时讲规矩不免矫揉造作了。象刚才,睡着了也要请罪,那不是太假了么?朕不是那种斤斤计较规矩的人,事君唯忠,只要心中有忠义二字,规矩上错一点儿,不要紧的。”讲到这个,倒让我想起三哥,忙问:“三哥呢?怎么没见?”他道:“他说遇见了道儿上的一个朋友,去会友了,想是明天才能回来呢。”该死!叫他护驾,他却自个儿溜了,要是二哥在,非骂死他不可。“不怪他,是朕叫他去的嘛。”永璘笑道:“幸而你二哥不在,不然只怕朕也不得如此舒畅。”我嗔:“皇上把臣妾的二哥想的太不堪了,二哥人虽严肃,对皇上可是忠心耿耿的。”他淡淡地笑:“他是对老四忠心耿耿吧,对朕的那份忠心只怕还是看在贵妃娘娘的面子上呢。”

我暗自心惊,这个念头在他心里,二哥迟早要受累,停下步子,跪下道:“皇上恕罪,二哥性情耿直,不擅言谈,但心里却是忠君的。他与浏阳王一起打过仗,出生入死,或许情感上对浏阳王比对皇上深厚些,不过他从没对皇上有过丝毫不敬的想法。臣妾自幼得二哥护佑,深知二哥为人,不是不忠不孝之人,望皇上明鉴!”

“起来,”他伸手拉起我,道:“这动不动就下跪的毛病儿不好,朕说过多次了,别说你有了身子,便是没有,跟朕说话也用不着这样拘礼。”将我搂入怀中,道:“朕并没怪他么,老四是朕的亲兄弟,忠于他也即是忠于朕,朕了解他的为人,对朕或有些芥蒂,但正如你所说,他忠孝双全,是个直性子的人,朕有时倒是挺敬重他这品格的。”他话里有话,什么“忠于四弟即是忠于朕”,这句话便可安上个不忠的罪名。天下之人只能忠于一个人——就是皇上,即令亲兄弟也是一样。他现在说不介意,只是因为西北未靖,浏阳王和四哥都是将来用的着的人,所以不便怪罪,一旦四海升平,再无外患,只怕这祸事就要临头了。我心中暗暗担扰不已。但素知他的性子,再说下去,只怕反会招来他更多的猜忌与不悦,若是当真惹恼了他,后果如何不堪设想。唯今之计,只能暂时搁下,日后再慢慢劝解于他,使他放弃成见,与二哥合好。

心中计议已定,便笑着道:“二哥算好的了,大哥才真的是古板呢,小时候动辄用圣人之语教育我们兄妹,臣妾见了他可是很怕呢。”“是么?”他抬头想了一下,道:“朕见过他几次,人虽有点严肃,但这方面倒是还好,他在淮阳抚琴而治,是个雅臣呢。”“是么?”我有意引开二哥之事,闻言笑道;“臣妾还不知道呢,皇上可愿跟臣妾说说?”他道:“左右他就要回京了,到时你自己问他吧。”却是不想再说了。我见他比先时冷淡,知他心中终是介意二哥之事,一时苦于无计,只好伴他慢慢地走,筹思破解之法。

吃完了,跟他靠在帐中喁喁细语,有心讨好他,拣些有趣的事儿说给他听,逗得他阵阵开怀大笑,忘了饭前之事,心中才略略放下心。

说的久了,有点累,靠在他怀中刚有朦胧之意,便听人回报:“皇上,萧三公子回来了。”“噢?”永璘语气喜悦:“快叫他进帐来!”“皇上,”兵士口气犹疑:“三公子……他喝醉了。”我清醒过来,醉了?“好,朕去看看他。”永璘高兴之下,也没多想,推我起身,我忙跟着站起来,道:“臣妾陪陛下一起去。”他也没多说,只点点头。我实是担心三哥酒醉之下做出失态之举,惹恼了永璘,想伺机开劝。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