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后宫——萧妃传(全本)

61.皇恩浩荡赦罪奴(上)

后宫——萧妃传(全本) grace_xhu 2111 2008-07-01 16:11:56

  永璘跟三哥谈的投机,午膳也没同我一起吃,我正因胎动,有点不舒服,所以也没吃多少,一直靠在辇中休息,看书。到傍晚时,宿营休息。永璘才过来扶我下辇走动。

到了帐中,明晃晃的烛光下,他才注意到我的脸色,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不舒适?”我道:“臣妾觉得有点累。”他忙扶我坐下,问:“要不要叫三郎来看看?”我摇摇头,轻轻拿下那朵牡丹放在床边,他扶我靠下来,将手放在我腹上,我握住他的手,道:“臣妾不想吃饭了,你去跟三哥他们吃吧,臣妾歪一下兴许就好了。”“朕陪着你,”他怜爱的声音:“朕不能让稚奴一个人受苦。”我笑笑。过了一会儿,胎儿动起来,我咬住唇,死死抓住他的手。过了一会儿,才渐渐平息下去。他给我拭着冷汗,问:“怎么样?”“皇上的龙子,劲儿好大。”我强笑:“臣妾……不中用,太……弱了……”“稚奴!”他难过地看着我,道:“是朕——让你吃苦了。”我轻轻摇头,微笑:“为了皇上,臣妾什么苦都愿意吃,只要皇儿安康就行了。”“来,你休息一会儿。”他道:“朕叫人给你热了点儿粥,等你醒了,若是想吃再吃。”“嗯。”我也实在没了力气,合上眼休息。

醒来后,永璘坐在一边看折子。我缓缓起身,走到他身后抱住他。“醒了?”他拍拍我的手,我问:“是不是有急事儿?”“没有。”他合上折子,道:“例行问安的。”顺手搂过我,道:“气色仿佛还好,想不想吃点什么?”“随便。”他便叫人拿来粥,看我吃完,道:“陪你出去走走吧。”叫人拿了斗篷给我披上,扶我走到外面。

永璘知我不爱热闹,没向人多的地方去,只捡僻静处走。我低低道:“皇上,安全要紧。”“没事。”他笑:“四周都是士兵,羽林在里头,我们在最里头,放心吧,看上去虽没多少人,朕一走动,多少双眼睛都盯着呢。”我靠在他肩上,道:“昨天三哥问的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还要你跟他去闯荡?”他低笑:“大约是吧。他一直在教朕剑术呢。”我问:“皇上要是去闯荡,带不带臣妾呢?”“不带,”他故意道:“你这么娇娇弱弱的,还闯荡呢,没走几天就病了,那不是朕的累赘么?”“那臣妾叫三哥带,他不怕累赘,认识的人也多,一路都会有人照应。”我道。他道:“你是朕的妃子,当然该听朕的——你三哥也得听朕的。”我道:“可是三哥说江湖上很多女侠,又漂亮功夫又好,皇上要是看中了谁,臣妾怎么办呢?”他低低笑:“那朕就娶回去,跟你共事一夫呗,这有什么难办?”“臣妾不要!”我佯怒:“臣妾不让她们进宫!”“那朕让她们住在夏宫别业里,”他道:“得空儿就去看看……”“皇上——”我跺脚,恼道:“你又来气臣妾了!”他笑着搂住我,道:“朕逗你呢,朕谁也不要,只要稚奴!”我呛了风,咳嗽起来。“别说话了,静静儿走走吧。”他道。

走到快外头了,看见几个太监升了火,在聊天,永璘便站住了。正要往回走,隐隐听见说“皇上”,他便留上了神,示意我别作声,回头打手势让跟的人停下,然后带了我悄悄儿走近。

几个太监正围着火喝茶聊天,刘全也在,永璘看看我,我笑笑,我叫姑姑派人招了他回来,放在最外层侍候永璘,永璘并不知此事,我不免有点心虚,拉过他的手写:“皇上恕罪!”他轻拍一下我的头,一笑作罢。

“皇上待娘娘真好,昨天还冒险去给娘娘采花呢。”一个小太监道。“要说咱们皇上跟娘娘,”一个年纪大些的中年太监道;“我在宫中这么多年,还没见过帝妃之间那么好的,从前先帝对孝懿皇后也没这样。”我冲永璘笑,在他手上写:谢谢皇上啦。他只是笑,并不作答。

“你说皇上也真是,”先前的小太监道:“为什么要带娘娘出来?从来有身子的娘娘们都是在后宫静养的。”另一个小太监道:“听说是太皇太后的懿旨,许是让皇上照顾娘娘呗。”“切——”先前的小太监嗤笑:“在宫里就不能照顾啦?非得出来一路上受这份罪。”永璘手一紧,我写:臣妾很爱这份罪呢。他又一笑。“我听说,”后来的小太监压低了声音道:“后宫那些娘娘都嫉妒贵妃娘娘,害了贵妃娘娘好几次,亏得咱们皇上圣明,救了娘娘……”“咳,”那中年太监咳了一声:“这些事跟咱们没关系。”小太监们便不响了。我在永璘手上写:救命之恩,结草衔环。他回写了:以身相许即可。我脸红。

“娘娘真美,就象那画上的观音娘娘似的。”先前的小太监道:“听说娘娘人也很好的,不仅待人和气,也从不打骂宫人,也不禁宫人说笑,上元宫的宫人还说,娘娘闲暇时还教宫女太监读书识字呢。”“真的?”后一个太监羡慕的口气:“从小我娘就希望我读书,可是我们家穷,要不也不会来这儿了。”语气中有黯然之意。先前的小太监揶揄道:“那你去求娘娘啊,说不定娘娘大发慈悲,跟皇上说把你调入上元宫读书识字呢。”“我没那么大福份。”那小太监憨厚的笑声,道:“能在这一路上侍候皇上娘娘已经是上辈子修来的了。”永璘在我手上写:赏你了!我笑笑,写:我使唤的人够了,用不着,他挺懂事的,让他仍侍候皇上吧。他写:朕的不就是你的么?我笑,靠进他怀中。“哎,刘公公,你不是侍候过娘娘么?你说娘娘怎么样?”先前的小太监问。刘全沉默了好久,才闷声道:“娘娘是观音!”就不说了。永璘轻吻我的鬓,显是心中情动。“这就么一句啊?”那小太监等了好久没听到下文,口气不免失望。“行了,睡吧,明天还要早起侍候皇上呢。”中年太监道。永璘方带了我轻轻走出来。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