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天才皇后(完本开始解禁)

第七章 清怡院

天才皇后(完本开始解禁) 幻月公主 3712 2008-06-05 08:37:43

  “连皇后都得罪了,看来这宫里我是呆不下去了,还是赶紧逃吧。”可是该怎么逃啊?我望向天空,行星大哥哥,大姐姐,你们就赶紧再排成一条直线吧,要不然,小妹我小命休已,又从怀里拿出埙,叹道“这快破埙有什么用啊?”

突然从空中掉下一抹人影,向我鞠了一躬,“主子,请跟属下来。”说罢抱起我就朝天空飞去。逃离了皇宫。

出了皇宫,我看见了那人,他却唤我主子。

“我不是你主子,不过,还是谢谢你救我出了皇宫”。我礼貌的谢了他一句。“今日之恩,来日当涌泉相报。”

“姑娘拥有这块埙,就是属下的主子,盟主说了,只有拥有这块埙的女人,才有资格做盟主的女人。”他毕恭毕敬的对我说道“姑娘请随属下来。”

“我,谁的女人?”我指着自己,“不过,反正我也没地方去,跟你走也无妨”。皇帝应该想不到我在那里吧?哪里还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啊?

“是,主上”。那人领着我上了一辆马车,我心里虽不安,世界上应该没有比皇宫更危险的地方吧,这人能进出皇宫,且能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带我走,说明的确有些本领,任何有本领的人都不会对我这个小丫头有企图吧?而且他还叫我主子呢!也许这将会是我人生的转折点也说不定,想到这里,我便安睡过去。

“主子,到了”他掀开车帘,扶我下车,我下车,却看见被我救过的那人在那里笑嬉嬉的看着我。

我一楞“怎么是你?”他到底什么身份?一看这排场,虽然比不上皇帝出行,但怎么样也比的上王爷府的前呼后拥吧。

他的脸上扬过幸福的笑容,亲自走到马车下,一把拥过我,“我终于等到你了”。

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我不知该怎么反应,虽然我救过他一命,也用不着这样吧!“你……”。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哦”他紧张的松开我,“跟我来吧”。

“恩”。我救过他,他应该对我是没有坏心的吧!这样想着,就跟他进去了。哇,我忍不住要惊叹,这里虽然没有皇宫那么富丽豪华,但也是宏伟壮观。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看出我的惊讶,他一脸自信对着我道“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我的家?”我不敢确定的又重复问了一遍。

“是啊!你我的家”。他加重了语气对我说道

“你跟我?”天哪!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我不能住在你的家”。我想要走,就算我救了他一命,他也用不着这样吧!

“他到底有什么好?你忘不了他?”他突然抓住我的肩,膀上传来生硬的疼痛,“好疼。”

“对不起”。他惊慌失措的送开手,“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说的他到底是谁啊?”我来到这才一个月都不到,怎么可能认识你说的那个什么他?

“就是皇帝啊!你跟他怎么样?”他抓住了我的手。

“这根本就不是你该问的事,我跟你,我只是纯粹的救了你一命啊”我也有点恼怒,“再说了,我只是代替蕊儿嫁进去的,根本就没跟那个皇帝发生任何事”我甩开了他的手,哪有人会像他这样,对一个根本不是很熟的人问出这种话。

他刚刚好象还很生气的样子,可是为什么,现在,他又抿住嘴,无意识的笑了起来?我疑惑的看着他,这人还真是古怪。

“你叫他那个皇帝”。他又爽朗的笑了起来。

看着他神经质的样子,我没好气的对他道“谢谢你把我救了出来,不过,我想我该走了”。我向着门口走去,什么你的家,我的家,你我的家。

“你要走?”他突然跑过来,抓住我的手,猛的俯下身来,吻住我的唇,那感觉,就像在天上飞一样,很温柔。我猛的一惊,推开了他“你干什么?”我用手使劲擦去他的味道,恨恨的看着他,怎么他们古代的男人都这样,一点都不尊重女人。我差点哭了出来,跑了出去。

“主公,要不要追,门口的两人进来问道

“她跟本就不喜欢我”。他坐在椅子上,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不用了,让她走吧!”

“可是主公……”两位属下还想说些什么。

“你们下去吧”他朝两名属下挥了挥手, “是”两属下领命前去。

跑出门外的我,根本就不知道该何去何从,这个皇朝的形势我是大体理解了,可是,怎样谋身倒是一个大的问题。

“皇上,蕊妃娘娘不见了”小李子公公急报皇上,“宫城内外,奴才们已经找遍了,就是没有发现蕊妃娘娘身影”。

皇帝的脸色绿的吓人,“你们怎么当奴才的?连娘娘都看不好,要是娘娘有个闪失,我要你们人头落地,还不快再给我去找。”

“是,是,是,”小李子公公瑟瑟发抖的退下了。

“蕊儿,你去哪了,昨天不是都还好好的吗?”他痛苦的在龙椅上坐下,“你知道吗?朕真的很担心你。”

“启禀皇上,皇城上下我们已经搜遍了,没见到娘娘,蕊妃娘娘可能已经不在皇城了,”一侍卫慌慌张张的进来报告。

“启禀皇上,昨天夜晚有人闯宫,极有可能是那人掳走了娘娘,”另一侍卫有进来急急的说道

竟然有人可以在他的眼皮底下劫人,此人定是来头不小,莫齐枫心里想着,那他定是想要来威胁朕了,他已经拿定主意,来人提的要求他都会答应,只要能换回蕊儿平安。

可是等了多久,竟没有人前来谈条件,他开始坐卧不安了,“不行,朕要亲自出宫,找寻蕊儿。”

这次从宫中出来,手上分文未带,又不敢贸贸然回家,说不定皇帝的人和他的人都已经在门口守着我了。

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境遇,一时之间,我也拿不定主意,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全身上下,唯一值点钱的就剩下这条‘倾城之恋’了,可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舍得当的。

街上的行人和以前一样,无不惊奇的望着我,我知道是自己这一身衣服带来的效果,可我也管不了这许些了,关键是怎样才能赚到钱!就照我以前想的做吧!要去青楼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来到清怡院门前,那些准备去青楼逛逛的男人眼睛都看直了,嘴里直嚷嚷“这简直就是仙女下凡,美艳不可方物啊!”

“是啊,你看她的身材,真是惹人遐想,”

“你看她穿这身衣服多有韵味”

“你瞧她那清纯样,世界上竟有如斯美人”。

一句句不堪入耳的话传来,我真想赶快逃离这地方,可转念一想,既是青楼,这些事定是免不了的,只好硬着头皮进去。

那老鸨一看,我竟给她带来如此效应,高兴的要留我吃饭,哪怕是在她这呆会儿,她都能赚上大把的银子。

我都还没来的及说出我的意图,她就迫不及待与我闲套。“姑娘,看你这身打扮,不像本地人,打哪来啊?”。

周围围着我们的,还有好多人,我只好道“老板娘,你先忙吧,我等你会”。我是有事求于人家,不好再打扰到她做生意。

“没事,你别管他们”她一甩丝帕,我顿时打了个喷嚏。

“您还是先忙吧”!

“真的没事,你放心吧”她赶走了那些男人,“姑娘来我们这有何贵干啊”!

“这正是我想要说的”我道。

“姑娘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她道“直说无妨”

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好半天不吱声,她便道“姑娘若是不嫌弃,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随心就好”她的眼中闪过一丝算计的眼光。

我心想,妓院就是妓院,哪会有那么多好人,但面上也不好拂了去,只道“那怎么好意思,要不我在你这献艺,当作是我在你这里的开销”。

“那可怎么行,我不能让姑娘受这等委屈啊!”她做客套状呵呵一笑,笑的好深沉。

“我只是献艺而已,不用担心的”。我笑笑。

“那好吧!”她装出极为难过的样子。“从今以后,你就叫我柳妈妈吧”

“柳妈妈”我轻唤了她一声,“不知妈妈这里可否有古筝,小沐今晚就可以演出的”。

“有,有,有”她拍了下我的手,“你叫小沐啊?那妈妈以后就叫你沐儿吧”。

“柳妈妈,这个你看一下”。我拿出图纸,这是准备到这里来的时候就画的一张吉他的图象,若是有,就很好办了。

“这是什么?”她问道

“是一种乐器,妈妈只要能帮我找些工具,我就可以制作出来,”说罢,把需要的材料列了出来。

“没问题”。

“那谢谢了。我看着她走出去的背影,心想,还真是个好人啊!

想来,我今天来时的服装惊动了他们,名声早已传了出去,晚上,清怡楼来了不少的客人,楼下已经排满了人,我缓缓出来,身上穿的依然是现代我比较喜欢的公主泡泡裙,温柔却又不失清纯。全场灯光亮了,我便弹奏古筝,唱了起来。

你是我最苦涩的等待

让我欢喜又害怕未来

你最爱说你是一颗尘埃

偶而会恶作剧的飘进我眼里

宁愿我哭泣不让我爱你

你就真的像尘埃消失在风里

难得来看我却又离开我

让那手中泻落的砂像泪水流

你是我最痛苦的抉择

为何你从不放弃飘泊

海对你是那么难分难舍

你总是带回满口袋的砂给我

难得来看我却又离开我

让那手中泻落的砂像泪水流

风吹来的砂落在悲伤的眼里

谁都看出我在等你

风吹来的砂堆积在心理

是谁也擦不去的痕迹

风吹来的砂穿过所有的记忆

谁都知道我在想你

风吹来的砂冥冥在哭泣

难道早就预言了分离

(music)

你是我最苦涩的等待

让我欢喜又害怕未来

你最爱说你是一颗尘埃

偶而会恶作剧的飘进我眼里

宁愿我哭泣不让我爱你

你就真的像尘埃消失在风里

风吹来的砂落在悲伤的眼里

谁都看出我在等你

风吹来的砂堆积在心理

是谁也擦不去的痕迹

风吹来的砂穿过所有的记忆

谁都知道我在想你

风吹来的砂冥冥在哭泣

难道早就预言了分离

一曲一毕,楼下一片哗然,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如此动听的各声他们恐怕没听过,这个我是知道的,古代的歌曲过于呆板,都是一个调调,又怎么会好听?只听一汉子道“姑娘再唱一曲,”楼下众人纷纷响应。

我见热情这么高,本想再唱一曲,柳妈妈却道“我们姑娘今天累了,各位请明天来捧场,我只得做罢。

名声是早就传了出去,第二天,坊间传闻:清怡院新来的倌人沐儿姑娘,歌曲双绝,姿色无双,惹的众多文人雅士纷纷倾心。

歌曲----哭砂,http://mp3.baidu.com/m?f=ms&tn=baidump3lyric&ct=150994944&lf=2&rn=10&word=%25BF%25DE%25C9%25B0&lm=-1

本人比较喜欢刘芳的版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