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老公,我们离婚吧(全本)

父亲发大火

老公,我们离婚吧(全本) hongzile 1993 2010-01-07 17:08:23

  倒是旁边的林天仲总是一脸的忧色,不说不笑的,听到王磊刚才说的那句话,心里更是有种刺痛感。因为,他们林家在上海这个富豪云集的发达城市里,也还算不太寒酸,虽然谈不上是几十亿几百亿上千亿的那种巨富,但上亿的资产还是有的。

只是这个很快都会过去了,等将来家里的公司破产了,静舒也就跟普通人家的孩子没啥区别了。

想到这里,他不免有些感叹,都怪自己以前没做好准备,认为静舒年纪还小,就没有好好替她想一下婚事,现在好了,在如今这个喜欢攀比讲究身份的年代里,不知道这孩子将来能搭上什么样你的人家,唉……

“爸,你干嘛呀,一直不吃……”静舒这时观察到了父亲桌旁的筷子一直没动,就关心地问了一句。

“呵,我不饿,呵,你们吃,别管我。”林天仲努力笑了笑,笑容悲凉而含蓄。

然后,他也拿起了筷子,试着吃了点东西。

能安安心心地陪着自己的女儿这样吃一顿饭,现在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奢侈。



静舒看到爸爸这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心里也有些疙瘩。

只是当着同学的面,她也不好问,只好劝自己安下心来,静静地吃饭。

可这时,她突然在眼角的余光中瞥到了婉容张着口,眼睛看着某个地方,一副吃惊的样子,嘴里还小声地嘀咕着:“哇,这个男的好帅……”

她纳闷地抬起头,顺着方向一看,顿时呆住。

冷少澈!他怎么会……

她眼皮忽地跳了一下,胸口也起伏了一下,情绪明显有些激动。

她父亲的目光这时也望向了前边那个男子的身上,脸色瞬间阴沉得如同冬日里的寒冰。

只见前边有一个面容冰冷眼睛犀利的年轻男子,在一伙人的跟随下,英挺地走了进来。

他有着一张刀削斧凿般的精美脸庞,一双深邃墨黑的忧郁眼睛,看人的时候头都不会抬一下,不动声色中就透着股成熟、冷静、淡漠的气息。

他就是这里有名的大集团,纵横国际集团新上任的老板,冷少澈。

为人极为低调,很少在媒体面前接受采访,关于他的介绍更是简单得寥寥的几行字,没有知道他的身世,也没人知道他的背景跟来历。所以有关他的一切,一直都是街头小报乐于挖掘的对象。所以,突然出现在商界里的他现在对大部分的人来说,仍然代表着一种神秘。

这个有着怪僻神色的男子一见到这张桌前的几个人后,就直接走了过来。

身后几个高大魁梧的黑衣保镖也紧紧地跟了上来,像古代的侍卫在保护某个高贵的年轻王爷,气势凌人。

“呵,伯父,这么巧呀,你们也在这里!”冷少澈一来后,就十分礼貌地林天仲打了个招呼,然后冷冽的目光在身旁的其他人身上一一停留,最后落到了静舒的身上……

静舒随之低下了头。

感觉他的目光大概停留了几秒,就扫过了。

不知为什么,她现在很怕见到这个人,虽然以前很熟悉,但现在一见到他,她就会感到莫名的心虚,很想躲避。

自从他回来后,就一直装作跟她不认识的样子,她有时见了面,都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

“哼,你这畜生,还有脸叫我伯父!”林天仲这时气哼哼地瞪了冷少澈一眼,眼中满是怨气。

静舒一听到自己的爸爸在这样骂冷少澈,都有些担心,怔怔地抬起了眼。

“我只是出于礼貌,来这里跟打个招呼,伯父犯不着这么发火,呵~”

冷少澈那张轮廓锋利的脸上仍然是淡定的神情,然后他站在那里,若有若无地斜睨了旁边的静舒一眼,突然走到了林天仲跟前,靠在他脸前目光压了下来,低声地问了一句:“不知道我前几天跟伯父提的那个条件,伯父考虑得怎么样了?”

哼!

林天仲这时突然大火,啐了一句,拿起桌上的一杯酒,就朝冷少澈身上泼了过去。

高贵的红酒沿着冷少澈那件意大利手工精制的顶级西服,流淌了下来……

所有的人都大惊。

静舒更是慌乱不已,不知道爸爸到底怎么了,一见到冷少澈,就如此的火大。

冷少澈身旁的那些黑衣保镖,这时也准备冲过来,吓得静舒都直冒汗。

还好,后来冷少澈冷冷地使了个眼色,又把他们全都给逼了回去。

然后,他悠然拿起桌旁的一张纸巾,把身上那些打湿的地方轻轻地擦着,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脸上十分的平静跟自然。

擦干净后,他才朝怒目逼视着的林天仲淡淡地笑了一下,说:“听说伯父身体不好,好像还有高血压,实在没必要对一个晚辈这样发火……”

“你这个畜/生,给我滚!”林天仲显然还在气头上,立即又臭骂了一句。

呵。冷少澈冷冷地一笑,仍然那么的不介意。

“那我就告辞了,不过,我的时间有限,希望伯父能早点给我个回复哦~”

留下了这么一句模拟量可的话后,他就带着他的人朝别的桌里走去。



看到他走远后,静舒不停地安抚着脾气暴躁的父亲,希望他能够冷静下来。

婉容跟王磊则呆呆站在一旁,对刚才发生的那一幕目瞪口呆。

本来好好的一顿饭,就被刚才那突然发生的小插曲,弄得什么心情都没了。

“爸爸,到底怎么了,你怎么对冷少澈这样发火?”静舒小声地问道。

“哼,那个畜生,他竟然想……”林天仲一想起那天冷少澈对他提的那个条件,气就不打一处来。牙根咬得紧紧的,脸又气结地涨红了起来。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