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老公,我们离婚吧(全本)

找上门

老公,我们离婚吧(全本) hongzile 1993 2010-01-12 15:40:50

  繁华的商业中心,一栋叫做长安的大厦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金贵的光芒。

这是著名的大型集团,纵横国际的总部所在地。

静舒今天来了。

跨过那光亮的玻璃大门,她坐上了那豪华如飞机头等舱的升降梯。

然后,她来到了十八层的总裁办公室门前,对着笑容可掬的前台小姐不卑不亢地报出了自己的名跟姓,要求见他们的总裁冷少澈。

“林小姐,请问你有预约吗,我们总裁不随便见人的。”前台小姐礼貌地问了一句。

“我……我没有,不过,我们是朋友,你跟他说一下好吗,他肯定认识我。”静舒想了一下,吞吐地说,情绪有点紧张,因为这里富丽堂皇就像座宫殿,显然不是她这种青涩的学生可以贸然闯入的地方。

总裁的朋友?

前台小姐听了,明显有些犹豫。她上下打量了静舒一番,感觉这人连见都没见过,可不能随便轻信她。而且,既然是总裁的朋友,为什么不直接打总裁的电话呢?由于可以推断,应该关系普通,既然关系一般,就不应该就此去打扰整天都日理万机的总裁。冷总裁一向脾气不好,万一因为这个迁怒于她,那她这份体面的工作估计就不保了。

“这样吧,林小姐,不如您还是先把你的事情跟我说一下,待会儿,我再转达总裁,他现在不在这里,免得你在这里白等,呵。”前台小姐礼貌地笑了笑,准备打发人了。

“噢,这样啊……不然,我还是下次再过来吧。”静舒失望地垂下了眼,准备回去了。

也怪自己事前没好好想一下,像冷少澈那种高高在上的人,她哪那么容易见得着的呀。只是今天如果没找到,那她们家就真的要搬了。所以,她想了一下,还是决定,不如留下来等好了,也许等一下他刚好回来,就能碰到了。

她笑着对前台小姐说:“不然,我等他,好吗,我在外边等,可以吗?”

这……

前台小姐听了,明显有些为难,因为这丫头显然还过于青嫩,不太懂得察言观色,其实她刚才明里暗里早已示意她可以走人了,可她却这么固执,碰到这种拜访者,最为难了。

“您今天可能等不到了,小姐,我听说总裁好像飞去别的地方开会了,估计今天不太回回来……”

哦?唉……

静舒低垂下了脑袋,一脸的无奈。

自己运气怎么这么差,难道住了这么年的房子,就真的要搬出来了吗?

她失神地从前台那边走了出来,低着头,感到有些难过。

碰——!

在刚走出门的时候,突然跟一个高大的身影撞了个正着……

然后,是一声尖锐的咒骂:“你瞎了眼啦,走路都不看方向!”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静舒不停地哈腰着,使劲地道歉。

然后抬起头,看到一个三四十岁的男子在恼怒瞪着她,不过,她并没有撞倒这个人。不过,当她抬起头,看到自己眼前撞到的这个男子,她瞬间呆住。

冷少澈!

“总裁,这位小姐刚才说要找你。”前台小姐见到总裁回来了,赶紧笑着解释了一句。

哦?

冷少澈抬起头,淡淡地看了静舒一眼,眼神仍然有种说不出的冷漠。

“你要找我?”声音低沉像是在问一个陌生人。

静舒有时都非常害怕去面对这种感觉,一起曾经生活过多年的人,如今却变得如此的陌生……

“是的,请问,我们可以找个地方坐下来,说一说好吗,我有事情。”静舒一顿一顿地说着,一种有点请求,又不像是在请求的语气。

答应,当然最好了;而如果不答应,那也无所谓。

冷少澈沉默着,平静的眼神在她身上来回看了看,似乎在搜寻着什么。

静舒都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他内心里一定还非常的恨自己。

“张海,带她去贵宾室等我,她是我的一个朋友,别怠慢了,呵。”

一会儿后,冷少澈突然对转过头对身旁的助理说了一句,然后也没看静舒一下,就直接朝总裁办公室走去。

静舒傻傻地站在那里,目送着他的身影走近那散发着尊贵气息的总裁办公室。

“呵呵,林小姐,这边请!”直到张助理笑嘻嘻地做出了个恭维的姿势,她才回过神来。

她点了一下头,然后惶惶不安地跟在了他后边。

看到冷少澈刚才那冰冷异常的态度,她感觉自己这次可能不会有什么结果。



“以后只要看到这个女人来找我,务必马上通知我!”

走近办公室的时候,冷少澈表情严肃地对一直对他恭维地微笑的前台小姐叮嘱道。

“哦,知道了,知道了,是,是总裁!”前台小姐赶紧不停地点着头。

看到他那异样严肃的神情,想必这个学生样打扮的女人应该是个重要货色了!

眼睛尖利的前台小姐瞬间就明白自己以后该做什么了。



长安大厦装饰奢华的贵宾室里,天花板上灯光映照着一片的璀璨。

当那扇门啪地推开的时候,发出了轻轻的响声,那个人随之走了进来。

静舒轻轻地抬起头,望着眼前这个长得高大又成熟的身影,睫毛忽地抖了一下。

“找我干嘛?”冷少澈头都没抬一下,就冷冷地问了一句,然后走到她对面一张豪华的办公椅上坐了下来,一脸平静地看着她,那镇定自若的眼神像是在进行一贯的商业谈判。

“我……”林静舒被他的冷漠的态度折磨得吞吐了一声,然后撩了一下自己眼前的头发,有点慌乱地说,“我们家破产了,听说跟你关?”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