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小小乞丐(全本)

第十章 嫁衣为谁

穿越之小小乞丐(全本) 卜影 2019 2008-10-04 11:19:35

  “落裳,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啊?!”眼前还是那个温柔可人的落裳。

“小姐,我们回房说吧!”落裳张望了下那边的落西城,我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那个臭流氓居然还傻站着。

“我们回屋,别理他。”亏我还有点悔恨之心不想走了,居然这样对我,那就别怪我狠心了!哼哼!

落裳回头看了好几次,终于恋恋不舍的跟我进了房间。

“小姐,这是我从落童那儿拿来的衣衫,明天你最好穿男装,这样不太容易认出来。”落裳打开包袱,里面是一件最普通不过的家仆装。

“落裳真是细心啊!谢谢!”

“小姐不要跟落裳说谢。”

是啊!穿男装的话会比女装好很多吧?!电视里不是经常演古代女人都女扮男装的么?而且那些傻子古人没一个能认得出来的。

“小姐先试试吧?!看看大小合适不?不合适我就连夜赶制一件。”

换上衣衫,尺寸居然出奇的合适,简直是为我量身定做的。把头发束高在盘起藏在帽子里,镜子里是个俊俏的家丁,不仔细看的话,还真是很难看出是女人。

“既然很合适,那落裳就告退了。”落裳做了个半跪的姿势。

“落裳过来,坐这儿。”我指了指身边的床沿。

“落裳不敢!”这回真跪下去了。

“我明天可就走了,再也不是你小姐了。”

落裳迟疑着走到我身旁,却不坐下。我费力一拽,终于把她拉到身边坐了下来。

“落裳,你确定你明天不跟我走么?!我们可以另想办法逃走,或者直接都办成小厮趁乱逃出去啊!”我还是不放心把落裳留在这个性格阴晴不定的男人身边。

“多谢小姐关心!落裳真的不走,有个人代替小姐那是最安全的方法了,而小姐可以信赖的人除了落裳,别无他人了吧?!而且,少爷他一定不会责怪我的,也许小姐和少爷接触的时间不够多,虽然他这一年来性格变得沉默寡言,阴晴不定,但是他内心绝对是个善良的人,也许就是考虑到山庄里几百号人口,他才没有公布小婉小姐的死讯,不然的话,我们这些人都要流离失所了,而他却要一个人承受这些。”落裳叹了口气,继续说,“不过也都是迟早的事了,最近很多家丁都不干了,少爷什么也没说就给了工钱准他们离开了,现在剩下的大半都是无家可归或者跟随老爷很多年的人了,像我,落童,还有落易大叔他们一群人。”

听了落裳的话,我再一次动了恻隐之心。

如果是我经历了这些,我还能这样坚持的留守着么?作为现代人的我,从懂事以来按照所有普通人一样的轨迹生存着,努力向更高层的知识层面攀爬,只为了某一天的出人头地。我不明白古代人在这个被称为江湖的世界是以怎样的目标而努力着,权势?金钱?还是爱情?亦或者只是简单的活着而已?

“小姐,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少爷的!少爷身边还有落易大叔一行人,你不用担心的。”

“我..我才不担心那个臭流氓呢!”被看破心思的我很是窘迫。

他身边有体贴细心的落裳,忠心耿耿的落易大叔。我只是一个来自异世界的无关人士,我没有武功,没有温柔,我什么也给不了他,我的离开,对于他来说顶多只是被逃婚的耻辱吧?!这样的情感很快就会被忘记的吧?!

落裳走了。

躺在床榻上的我辗转反侧。从这里逃出去后,我又该何去何从?何时才能回到现代?这一刻,我才突然意识到自己有多么迷茫,这个不属于我的世界里,我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根本无处可去。难道真的要像小说里写的那样流浪江湖吗?就像落西城说的,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能逃到哪去?这个四处纷争的江湖,我能活多久?

我有些害怕了。因为我的未来完全没有了方向。迷糊间,我看见自己在一条暗黑永无光芒的路上匍匐前进,周围满是荆棘,刺得我遍体鳞伤,可是我依旧在前进着。我到底为了什么?

我迷糊的睁开眼,听见外面是震耳欲聋的鞭炮声,锣鼓声,还有嘈杂的人声。

“小姐!小姐!起来梳妆打扮了!”是落裳。

披上外衣开了门,落裳一脸幸福的表情站在门外,我向外看去,却一个人也看不见。而声音却不绝于耳的不断传来。

“声音都哪来的啊?!我怎么一个人没看见?!”

“人都到主楼那边去了,大家都去迎接宾客了。少爷吩咐我来给小姐梳妆打扮。”看到落裳脸上的幸福表情,我有些迷惘了,难道我真的要嫁人了?我不是要逃跑的么?

“我大清早就跑去衣料店把做好的嫁衣拿过来了,小姐你看看好看不?!”落裳拿着新衣在自己身前比划着。

我就这样死死的盯着落裳,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想不起来。落裳似乎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了,把衣服放了下来。

“小姐?怎么了?!”

“啊...没事,很好看!”

落裳甜甜的笑了笑,就坐在梳妆台前开始了一系列的化妆过程。梳头,画眉,扑粉,抿胭脂。一个决然不同的落裳就这样展现在我眼前。

精心打扮过的落裳少了一分随意,多了一分精致,还有艳丽。

貌丰盈以庄姝兮,苞湿润之玉颜。眸子炯其精郎兮,多美而可视。眉联娟以蛾扬兮,朱唇的其若丹。

“小姐,怎么样?!”落裳的神情里,有着幸福的羞涩。

“嗯嗯!”我似乎被眼前的落裳迷住了,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落裳流利的换上新衣,带上首饰。为她量身定做的凤冠霞帔更是将她的美淋漓尽致的衬托出来。

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

这个婚礼,原本就是属于落裳的吧?!一时间,我突然有了这样的错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