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小小乞丐(全本)

第三十章 夜之诡异

穿越之小小乞丐(全本) 卜影 1998 2008-07-13 09:55:43

  和苍月从客栈出来才发现客栈的名字居然也是用苍月来命名的,那这里也属于苍月山庄的企业了?苍月的年纪也才比落西城大一岁,到底哪里来的如此雄厚的资金?而且这个客栈的位置也坐落得很是偏僻,是在偏向不落城方向的山脚下,开客栈难道不是为了赚钱吗?在这样的位置,怎么可能会有客源呢?

“喂!你昨天说苍卜是故意关门的,什么意思啊?!”我这人心里有疙瘩是会很不舒服的。

“你自己去问他好了!”

待我们刚到山庄附近时,就看见苍卜伸着个鬼鬼祟祟的脑袋在门口张望着,和我们的目光对上之后,连忙把头缩了回去,门轻轻的带上了。

我边跑边喊:“苍卜,你给我停下!”苍卜一看见我追了过来,也开始跑了起来,跑了没一会,我已经累弯了腰,想起他那天提着食物上山的事情才发现自己有多蠢,从来都不爱锻炼的我,怎么跟人家怀有一身武艺的人比啊?苍卜在不远处冲着我傻笑,说:“我让下人给庄主和姑娘准备早膳去。”身后的苍月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们。

跑了一下能量都消耗了,好在人多力量大,看着着清一色服装的男人们端着各色的菜就去了苍月阁,我迫不及待的也跟着进去了。发现那张超大的桌子真的不见了,换成了一张四方的大理石桌,这样一来,使得屋内看起来格外的空旷,还真有点不适应。

看到苍月也走了进来,我高兴的说:“苍月,桌子是你让他们换掉的么?!”

苍卜替他答道:“可不呗!你嫌...”

苍卜还没说完,苍月就冷冷的瞪了他一眼,不过那几个字也足够我知道的确是他下的命令,其实根本不用问,这里除了苍月,谁还敢随便乱动?

所以这顿早餐我吃得格外的开心。

之后的一,两天内,生活变得十分的无趣,苍月和苍卜似乎很忙的样子,总是看见他们在苍月阁内和一些看起来武功很高强的人商谈着什么,最可恶的是居然完全不让我靠近,门口的守卫非常的奉公职守,使得我的好奇心只能腐烂在肚里。

第二天夜里,不知是吃坏了东西还是着凉,肚子疼的厉害,看着外面黝黑的世界心里很是害怕,可是实在疼痛难忍,只好硬着头皮去了茅房。就在我刚解决完准备回房时,却听见无声的夜里发出摩擦的滋滋声,我心想:莫非有贼?再仔细一听,这分明是开门的声音,哪个贼要偷东西还这么猖狂的?如果连翻墙的武功都没有还想在古代当小贼,那不是找死吗?我忍着臭,躲回茅房,半圆的月光幽幽的照射着大地,我看见两人已经走了过来。他们的装束统一都是黑色的夜行衣,而重要的是,他们手里提着一个麻布袋,一人提着一头往某个方向前进着。要知道,苍月山庄是三面环山的构造,除了出口一个方向之外,周围都是山,而在这山群的包围下,还有另一个去处——那就是花海“沧海桑田”的方向。

我注意到在那两个人身后跟随着还有一个人,竟然是苍卜!这么晚了,他们到底要干什么?麻袋里的东西又是什么?我拼命忍着好奇心等他们走远,从我看的电视判断,我这样贸然的跟去,是很容易被发现的。就在我准备出动的时候,从苍月阁的方向竟然也走出一个人,是苍月!!苍月随意的看了看四周,也朝着那个方向去了。

等了大约10分钟,确定他们已经走远,我偷偷摸摸的走了出来,往花海的方向走去。虽然苍月山庄很大,但是平时走来并不觉得很远,而现在,却感觉那路仿佛没有尽头一般,虽然完全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可是心里却极端的害怕,似乎在告知我前方的危险,可是要我半途而回那是万万不可能的。揣着紧张害怕的心,慢慢的靠近。

等待我的,到底会是什么?

我不敢完全靠近,在能够看到花海的某个角落里停了下来,从山庄通往花海的地方,两边的高墙都到了尾部,不知是来不及还是根本没打算建门,通道就这样完全敞开着,仿佛是后花园一般,颜色各异的花朵在月光的沐浴之下显得格外幽静,仿佛都是开在地狱的彼岸花。我也不知道脑中为何会产生这样的比喻。

那两个穿着夜行衣的人开始挖坑,苍月和苍卜在一旁看着。他们挖坑的位置是花海的边缘,不一会儿,一个坑就完工了,原本指望他们把麻袋中的东西拿出来,没想到他们连着麻袋一起扔进了坑中,再把土慢慢的填回。这时,苍月做了个很奇怪的动作,他平举右手,拳头握着,我看见从他的手缝里不断有细小的东西撒在刚填好的土地上,剩下的两个人将剩余的一些土又填进刚才的坑洞上,再不断的踏平。四个人转身往回走。

我看了看四周,全是高墙,我又没有轻功,不能飞到墙壁上,好在月光被墙壁挡着,正在我所站的位置上留下了一大片的阴影,我紧贴着墙壁,听见他们沙沙的脚步声慢慢靠近,屏住呼吸。

他们看来并没有发现我的存在。那两个黑衣人走了不远就朝着左边的方向进入了屋内,而苍月和苍卜继续往山庄的更深处走去。

又等了约莫10分钟的样子,我大口的喘着气,黑夜和他们奇怪的行径让我格外的恐惧,轻拍自己胸脯让自己平静下来。我感觉自己正站在某个秘密的入口处,几步之遥,我就能揭开事实真相。

我左顾右盼的来到花海前边,估计着大概的位置找到刚才他们挖坑的地方。正在我犹豫着要不要把坑重新挖出来的时候,我听见身后响起了诡异的脚步声,顿时汗毛直竖,心里念了句:完了。

一只冰凉的手,从后方掐住了我的脖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