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小小乞丐(全本)

第二十九章 夜深人静

穿越之小小乞丐(全本) 卜影 2075 2008-07-26 14:09:45

  “两位公子!”倾城扶着栏杆,不舍的表情溢于言表,虽然嘴里叫的是两位公子,眼睛里却只有苍月一个人。看来对苍月是用情至深啊!可惜,苍月这个不解风情的呆子!

这些话我也只能在心里骂骂了,他那耳朵简直比兔子还长。

“倾城,我们还会再来的!”我冲她挥挥手。

“我有说还会带你来吗?!”苍月白我一眼,我惊讶的发现,原来他也可以有这么丰富的表情。

“我自己没长眼不认识路?还是没长脚不能走啊?!”

身后原本安静的人群,在倾城出现的那一刻变得骚动起来,我听见人群里窃窃私语的声音:“哇!是莫倾城呀!果然是名副其实的倾城美人!”

难道这些人都没有见过倾城吗?莫非被苍月一个人给包了?倾城应该是这里的红牌吧?红牌肯定是最受欢迎的,如果要包的话,价格肯定要比所有人出的价加一起还要高,老鸨才会同意吧?那得多少钱啊?真是罪孽啊!

走到楼外,苍月递给我一把伞。我撑着伞独自走在前头。

“你确定你认识回去的路?!”苍月讨厌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被他一说我才想起的确是不认得,在现代我也是个超级路盲,走了一段完全是凭感觉,而我的感觉往往都是错的。没办法,只好停住脚步。

“不认识还走那么快。”苍卜那个死家伙肯定骗我了,谁说他不话多的?简直比鸭子还吵!

苍月山庄的地理位置是三面环山,通向外界的路是由小石板铺成的,周围的泥被雨水冲刷后使得地面有些滑。

“刚才不走得挺快嘛?怎么现在慢起来了?”

“你想摔死我啊?!没发现地很滑啊?!你干吗老跟我斗嘴?!”

“......”

慢慢悠悠终于晃到了山庄门口,发现大门居然紧闭!!我推了推门,真的完全锁住了!

“怎么回事啊?!苍卜知道我们出去了的呀!”我抱怨着。

“我能进去,你自己看着办吧!”这个时候他居然还有心情跟我斗嘴!想想现在怎么也得有个11点多了吧?!

“你以为我会让你走吗?!”说着我就死命拉住他的袖口,想抛下我,没门!“我们喊喊吧!但愿能听得到。”

“不用喊了,苍卜是故意的。听见了也不会来开门的。”苍月还真不是一般的镇定。

“等下!你说什么?故意的?他干吗要把我们锁在外面啊?!你可是他主子也!不要命了他?!”明天回来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那个死老头子!

苍月意味深长的看着我,半饷才说了句:“走吧!”就往外走去。

“喂!我们去哪啊?!”由于手是拽着苍月的袖口,身体却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要跟着他走,被他一拉,脚底一滑,一屁股就坐地上了。

看着苍月哭笑不得的脸,我真是又恨又气,站起身来准备破口大骂,谁知根本没站稳,这下可好,脚崴了!

咬着下唇,忍着疼蹲下身揉着自己的脚踝,真是衰透了!

“没见过你这么蠢的女人!”他一边说一边蹲下身帮我揉着。

他还好意思说,不知道谁害我摔倒的!

“你一共见过几个女人啊?真是!”想到苍月山庄里一个女子都没有,正好拿来反驳他。

发现他半天不说话,微低的脸在黑夜里看不清表情,仿佛完全融入其中。一个愣神,就已被他横抱在怀中。

“我...我们去哪啊?”羞涩瞬间窜进我的内心。

寂静的夜,我们不再说话,苍月脚底与地面摩挲的声音听起来很有节奏感,头弗在他胸口,可以听见他强有力的心跳声,抱着我走了这么远,竟然没有一丝气喘。如果是落西城,早就把我扔地上了吧?!

怎么又想到他了!混蛋。我心里骂着自己。

他的步伐很稳,一点都不觉得颠簸,闻着他身上特有的男子气息,意识渐渐模糊,直到双眼紧闭。

我在一阵剧痛中醒来。想叫却叫不出来,发现嘴里被塞了个布团。

“好了!”苍月立在我身旁。

原来我们已经到了客栈,刚才应该是他帮我把脚给治好了,试着活动了下,果然。

“谢谢!”把塞在嘴里的布团拿了出来。

“不客气,把我的足袋还我!”苍月伸出手。

足袋?什么东西?我正莫名其妙着,突然想到有个足字,不就是脚的意思吗?难道?难道他刚才塞我嘴里的是他的袜子?!!我连忙探出身去看他的脚,明明都穿着啊!难道我理解错误?

“蠢死了!”苍月丢下这句话就走了出去。

我展开那个布团看了看,是很简单的布嘛!长条形的,看起来应该是洗脸用的毛巾。

这...这不会是擦脚的吧?!拿到鼻子前闻了闻,没有任何的味道。谁来告诉我,或者给我台电脑,让我查查足袋是什么意思啊?!

苍月这个混蛋!

不过,为了让脚早些恢复,决定先饶过他这一晚。

雨似乎已经停了。

落家一定有在找我了吧?顾家一定很担心顾小婉的生死吧?凌落和凌芝和落家的渊源我也还没有搞清楚,落裳的话,因为我的离开,心里会不会好受一些?至少不会再有所误会了。

难道自己要在苍月山庄呆一辈子吗?怎么可能?我想人家也不一定让啊!可是除了苍月山庄,我又该何去何从?怎样才能回到现代?只要一平静下来,这些问题就不断的在我心里打转,却永远没有答案。

苍月说苍卜是故意关门的?到底是什么意思?苍月,这个拥有无尽财富的男人,为何要将山庄建在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呢?总觉得他的背后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如果他和落西城见面了,落西城会不会稍微高兴一些?

想到这两个男子,竟有一些相似之处。同样是不苟言笑,同样有些莫名其妙,只是落西城似乎对自己的背景,生活已经倦怠了,完全是机械的背负着自己的命运;而苍月,我感觉他是为了命运而活,为了命运而默默酝酿着什么。

“我吃多了吧?!干吗拿他俩对比啊?!”自己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了。

被子一蒙头,睡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