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小小乞丐(全本)

第五十三章 心碎无痕

穿越之小小乞丐(全本) 卜影 1942 2008-07-26 21:53:14

  “还活着...是什么意思?”我迟疑着问。

“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的。”苍月替落西城答道,“不过,你们这身装束还真是奇怪啊!而且大清晨的从外面回来。”他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着我们。

“呵呵!这是不是挺有个性的啊?!”我现在能说什么?

“小姐...”身后的落裳突然轻声唤我。

“嗯?”我回过头,落裳正死死的看着被我放在臂弯上的衣服。

“为什么不穿落裳的衣服呢?”

“这个...”我求救的看着落西城,一面对落裳那双眼,我就大脑缺氧,想不出任何的借口来。

“因为你的衣服被弄脏了。”落西城这话一出,我恨不得立马掐死他!!接着,他做出的举动,我想直接把自己弄死算了。

他抽过我手上的衣服,一把展开,淡黄色衣衫上的一抹红色的血迹华丽丽的展现在众人面前。

“你干什么?”我伸手去抢衣服。

“你在害羞吗?”他意味深长的看我一眼,接着将目光转向其他人,大声的宣布,“昨晚,颜小小已经是我落西城的女人了!”

“妈呀!我完了。”这句话原本似乎该我说出来的,结果一询声,竟然是一直躲在柜台后面的小二。正好又撞见落裳幽怨的眼神,她紧咬着下唇,原本由于整夜没睡而苍白的唇被咬出丝丝血色,泛着诡异的猩红。我身子往落西城旁边一缩,自然的反扣住落西城的手,希望能从他身上汲取一些安全感。

眼角瞟向正对面的苍月,强忍着的愠怒从他紧握的拳头表现出来,随即用来自地狱最深处一般的声音拨开我试图掩藏和遗忘的伤口。

苍月说:“那我想知道,西城,昨天你脑海里的那个人,是小小,还是顾小婉?!!”顾小婉三个字,他特意强调式的重重的说出来。

我身形一个踉跄,后退一步,可由于手被落西城攥着,无法挣脱。我感觉自己的心口被揉进无数个碎片,有一只无形的手不停的揉捏着我的心脏,那些碎片尽数在我的心脏内肆虐蹂躏,鲜血淋漓。我痛得站不起身,手捂着心口处,企图蹲下身来,却被落西城紧紧的拉着,只能半蹲着。

“你放开我。”我几乎是哀求着。

“小小...”落西城喃喃的叫着我的名字。

“西城,你还没回答我呢!”此时的苍月就像看台的观客,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看着我和落西城在台上兀自悲伤。

落西城看了看我,我看见话语到了他嘴边又被咽了回去,最终归于久久的平静。突然觉得好可笑,我到底凭什么去和那个与他相爱多年的女子去争?我到底拿什么资格去心痛?可是,我越是这么想,心里的痛就越加剧。而此时,落西城握着的我的手也稍稍松懈了些,是因为他要说的是“顾小婉”这个名字吗?是因为又想到那个已死的女子而想要松开握着我的手吗?那只昨晚才刚解开我衣衫的手,那只据说是把我从死亡处拉回来的手,解救结束了,是时候该松手了,对吗?

我顺势从他手里挣脱出来,忍着心口的疼痛站起身,跑向二楼的房间。

锁上的不只是门,还有我和落西城的距离。

为什么昨晚我明明听见他叫的是我的名字?是我太自以为是所以才产生了那样的幻觉吗?所有的事情都是真实的,唯独这一点是虚幻的吗?我告诉自己,不要哭,不要哭。可是脑中总是不断的重复着昨夜他和梦幻般的亲昵,和他握着我的手,信誓旦旦的说要娶我的话,再也控制不住受伤的情绪,悉数化成眼泪。

如果眼泪流完,悲伤可以不复存在,我愿意哭干我的眼泪。

“小小。”听到敲门声,我忍住哭泣,可还是会抽泣着。

“谁啊?”

“苍月。”心再一次失落。

擦了擦眼泪,做几次深呼吸,开门给他一个自以为灿烂的笑容。

“抱歉,我并不是有意要伤害你,只是希望你看清某些事情。”他的语气真诚得让我想再一次落泪。

“谢谢。”

苍月伸手抚上我的脸,我瑟缩着躲避开来。

他的手在空中愣了几秒,长叹一声垂下手臂,柔声道,“怎样?要不要和我回山庄去?他们现在的处境那么危险,你还是不要跟着了吧?”

“他们是为了救我而来的。”

“你的意思是还要跟着他们了?可是,西城他...”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许是害怕再一次揭开我的伤口。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并不害怕那些危险,因为大家都在一起,怎样都好。可是落西城,他,心里希望陪伴在他身边的,不是我颜小小吧?

又是一阵刺痛,“好吧!我跟你去山庄。”

“先好好洗个澡,换了衣服再走吧!我把你的衣服带了一件过来,在床上搁着呢!”我回头看了看床上,叠得整整齐齐的淡紫绸衫安静的在床角躺着,看来刚才哭得太专心了,那么显眼都没有发现。

只带了一件过来,是因为苍月算准了我会跟他走吗?不想再想了,也许一切都是命定,相遇并不一定能走到最后。

小二战战兢兢的帮我准备好水,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看得好不郁闷。

“你别担心了,苍月不会把你怎样的。”看着正在倒水的小二,抖得水都要洒了出来。

“真...真的吗?姑娘会帮我求情?对不对?”倒完一桶,他感激的看着我。

“本来你就没做错什么啊,我相信苍月不是不明事理的人。”说到这,突然想起那夜在花海的事情,一阵寒意升起,我不经裹紧身上的衣衫,触到身上的衣服,情不自禁的抓起衣领凑到鼻子前闻了闻,熟悉的味道让我猛的惊醒,我在做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