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小小乞丐(全本)

第五十八章 往事如风

穿越之小小乞丐(全本) 卜影 2007 2008-10-03 08:11:25

  我感觉周身的温度骤降,几乎要将我的思维冻住。我脑海中的想法停止了流动,滞留在某个画面--那个诡异之夜,掐着我脖颈的冰凉的手,还有,那埋葬了未知生命的妖冶花海。

我抬头看看对面的苍管,一直毫无表情的脸上隐约可以察觉出一丝令人恐惧的杀气。他的目光扫过我的脸庞,转向窗外。

“我也是无意中听到的,当时庄主和灵鹫门的门主正在屋里谈话,我刚好有事要参拜。当时那门主的声音抖得都快尿裤子了,虽然没有完全听清,但大概意思我还是明白了。那个门主正好当天晚上闹肚子,跑到茅房去了。刚出来就看见一个黑衣人立在门外,要不是房间里点了灯,还真是发现不了。为了安全起见,他偷偷跑到前堂,大喊抓贼啦,抓贼啦,然后让手下去屋外探了探情况,这才敢回房。回到房间看见床梁上用匕首插着一张纸,内容他没念出来,不过后来庄主和他就谈到许多小帮派的掌门人无故失踪的事,猜的不错的话,就是那个黑衣人做的。”

胖子一口气说完这些,倒了杯水解渴。剩下三个人开始讨论起来。

“你说那纸上到底写的什么啊?如果要杀人的话,何必先通知呢?”

“可能是先劝降,不同意的就咔嚓!”那个高个儿在脖子上比了个杀的动作。

“要归降也得给个时间考虑吧?”

“可能就是第二天再去啊!”

“不可能!如果那样,江湖上早传开了,怎么可能有那么多人还失踪?肯定是当晚就把人解决了的。”

“那也不对啊!不管是不是当晚,剩下的人都可以传啊,那黑衣人总没把那些帮派灭门吧?”

“这个...可能因为帮派太小,再加上是突然失踪,其他人也管不到门主的去向,并没太在意吧!不过,这样的事情多了,就容易被注意到了。再加上这次灵鹫门主意外逃生,我估计现在很多门派都开始加强戒备了。”

“嗯!话是这么说,不过敢一个人去的话,那人武功肯定是很高的,看来这江湖又要出事了。”

“管他呢!反正咱们不是掌门人!”

“哈哈哈哈!!有道理!喝酒!”四个人举杯共饮,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多么豪气干云的侠士呢!

简单的几个菜,随意的吃着。脑中不断的把他们的话和那夜的情形联系起来,无故失踪,从外抬进来的不明物体,苍卜承认那是个尸体,这一切的一切,我真的很难说他们没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那个黑衣人,也许就是我对面的这个男人。突然意识到自己离某些可怕的阴谋居然这么近,也许,一个不小心,我就会被卷进那巨大的漩涡当中。

稍过了一会,四个人吃过就走了。应是朝着不落城的方向去搜寻落西城他们的下落了。之后陆续又来了几批人,竟然都是为了落西城而去的。看着那阵势,心里想着,这么多门派,把落西城他们分成一块快的,一个门派分一斤也不够用的吧?!

其实想打听的事情,从那些人嘴里大约也都知道了。但还是怕会有些遗漏,过了午饭时间,逼着小二把店门关了把他拖到后院。苍管被我用“只是保护我,不是跟踪我”的理由给留在前堂了。他似乎也乐得清净,要了壶竹叶青,自己慢悠悠的享受起来。

从小二嘴里的确没有再打听到关于不落城的什么有价值的消息,无非是些不落城变得冷清之类的消息罢了。不过,却意外的听到小二对于苍月对我的态度的评价。

“小小姑娘,你跟庄主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啊?”

“怎么了?”

“我虽然没去过几次山庄,但是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有女子在那儿出现。”

“没多久吧!一共在他家也就住了不到10天吧?!”我仔细回想着。

“那天,我看到庄主抱着姑娘进来,我真是下巴都快掉了。而且庄主当时的表情,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

“什么表情?”

“温柔。”在我映像中一直比较滑稽的小二,突然用一种无比严肃的神情和语气说着。

我想象着当时熟睡的自己被苍月一脸温柔的抱在怀中,那样的情景,应该是很甜蜜的一幕吧?!

“那你知道的苍月,他是怎样的人呢?”我还是无法抹掉记忆里那一夜的深刻恐惧。

“其实我接触最多的是管家,当年家乡的饥荒死了很多人,我爹娘把最后的粮食留给我了,我当时十三岁,在我饿得快不行的时候,管家给了我几个白花花的馒头,问我愿不愿意跟他走。那会爹娘都已经不在了,只要有饭吃,刀山火海我也肯去的。到了山庄之后,我发现原来不只我一个人被救,还有很多像我这样的孩子都在山庄里,吃饱穿暖。管家教他们武功,教我和另外一群孩子经商。不过,庄主似乎两样都要学。我爹娘在世的时候就做的小本生意,我也会帮忙,倒也算小本行了。”小二看看我,眼里有着复杂的感情,悲伤,苦笑和感激。

小二喝了杯水,继续道,“庄主小的时候好像武功就很好,但还是很勤奋的练习。可是,他从来不和我们说话,我们碍于他的身份,也不敢主动搭话。也没见他笑过一次,哭过一次。管家对庄主就像爹爹对孩子一样,虽然很好,可也很严格,有时候看得我们都觉得难受。甚至有几次还用鞭子抽过庄主。庄主比我们顶多就大2岁,虽然地位比我们高,可吃的苦也比我们多多了。我们都很奇怪管家的做法和庄主隐忍的态度,可我们做下人的哪有资格问那些?”

单凭小二的介绍,我并不能完全感受到苍月的苦。可是,想象着一个孩子的童年,没有欢笑,没有泪水。就像机器人一样生活着。这样无趣的童年,对于一个孩子来说,那是极端残忍的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